凤凰网首页 资讯首页

睡倒研究生给院士爷爷的一封信

把此事上升到道德高度,针对个人道德大加批判,实属过于敏感,如果互换角色,意识到中国的大学教育多么行政化、多么衙门和官僚化,人们可能就对“昏睡”能有更多的理解。

官员们退EMBA 但勿退学习之心

希望EMBA退潮了,官员们的学习热情和求知愿望,不减反增。学习本身是没问题的,有问题的,是借学习之名的投机和钻营。

对职业乞丐,喊打喊杀之外

无论在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中国还是在富裕的发达国家,乞丐总是我们生活中不愿缺席的一部分。有人是因为生活所迫,有人是一种生存方

告别“假日办”应是一场休假扩权

唯有沿着这种休假扩权的思维,理顺落实带薪休假的各级监督机制,全面打通带薪休假的执行障碍,才能在真正意义上告别“假日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