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资讯首页

县委书记“主动辞职”,然后呢

公共决策的机制性弊病迟早得面对。一次群体性抗议,一场辞职风波,总不能如县委书记田自力所言,只是“空留下一段是非与恩怨”,然后一切恢复如昨,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县委书记辞职,以谁的震怒为依据

一个官员职位的去留与升贬,在一个项目的决策中,究竟是以民意的不震怒为依据,还是以项目方的震怒为参照,这个过程,看上去是组

“超载服毒”如何才能不再循环

因超载罚款而引致的服毒悲剧所展示出来的边际效应已经在下降,且不断被后来者“模仿”,这已然是比悲剧本身更令人遗憾之处。

破既得利益才能让社会抚养费公平

就是要建规立制把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权关进笼子里。如果不在规范和监督征收权上下功夫,而只是反复重申法律法规过去已经规定了的内

东耶血案:陌生邻居的不满与愤怒

其实,在一个不断循环的宏大暴力场中,任何极端事件、挑衅行为和报复象征,都会引发族裔冲突和对立。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对“中华民族”这个概念的理解和如何巩固这个多族群的国家,在一个简单的提法上就有如此针锋相对截然相反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