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守英

善待农民地权是农地三权分置的前提

农地三权分置改革的目标能否达成取决于实施,实施的关键取决于能否善待第一轮农地改革分到13亿多亩耕地的小农。

作者:李文溥

大学智库如何做到价值中立

对于大学智库研究人员的教师,应当适当减少一些教学与科研的工作量指标,让他们有时间有心情,无所事事,“踱踱方步”,深思熟虑,出点真知灼见,出点真正管用的政策思想、…

作者:王庆峰

食盐体制改革为何遭遇推动难

盐改如何大步往前走,分区垄断是个坎。这个问题,出在密密麻麻的当地盐务局身上。

作者:乔博娟

依法处置“僵尸企业”刻不容缓

2017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必须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任务,注重探索处置“僵尸企业”的法治路径,健全优胜劣汰的市场化退出机制,从立法、执法、司法三大层…

作者:方绍伟

特朗普会整垮“美国的民主”吗

美国的制度信仰和制度力量超出一般人的想象,触犯制度所要付出的代价更是其他“低制度代价社会”所无法理解的。

作者:王鹏 赛明明

瑞典怎样有效防治腐败

瑞典实施了很多权力制约和监督制度,实现了全面监督、全民监督。比较特别的制度有社会监督制度。瑞典的民众和媒体都有很强的监督意识。

作者:周其仁

周其仁:降低成本有两个主攻方向

劳动力便宜,体制成本下降,带来了“中国奇迹”;有成本优势才有国际竞争力。

作者:常江

网络“抹平”了你和父母与世界的距离

观点间的媾和与博弈既是互联网文化的常态,也是互联网生态相对于传统媒体生态独具魅力的特色,它确保了不同代际的人在拥有平等的“世界接近权”的同时,仍能保持历史赋予自…

作者:赵灵敏

谁能制约特朗普这位另类总统?

由于美国的体制依然运转良好,司法、媒体,甚至情报机构层层设防,特朗普要制造大恶并不容易。

作者:张弘

传统文化该如何“革故鼎新”

复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重大的任务,或许需要很长的时间,切不可不分青红皂白,将糟粕也一并承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