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耕身

何江只是中国教育的一个“意外”

何江当然比所有人都更有资格享受他仅凭个人努力所取得的成功,但中国教育乃至中国社会不能。中国教育或社会总不能说:看,尽管我们已给他设置了重重关卡,但他仍然站在了哈…

作者:印荣生

不能让大学生在工厂死的不明不白

这起年轻学子的不幸遇难,不只是简单的安全事故,也不只是一个家庭的悲剧,很多人关注这件事,是大家联想到如今大学普遍存在的“老板导师”现象。

作者:邹振东

如何看中国官媒在Facebook上成网红

在国际的传媒格局中,过去的中国就是一个“屌丝”,属于非主流。新媒体时代给了中国一个逆袭的机会,关键是中国能否抓得住这个机会。

作者:叶匡政

悲哀的是对杨绛先生的道德审判

杨绛先生勇敢地拿起了笔,记录下带着自己体温和血泪的历史,让我们重新感受到那些在苦难重压之下人性的尊严,正是这些痛苦、恐惧、茫然和希望,让我们明白自由、正义、人性…

作者:钟厚涛

谈论蔡英文不应陷入性别的盲点

蔡英文的当选,更多的是一种政治游戏,如果只是从性别的角度或从蔡的婚姻状况来评析蔡的政策,无疑是隔靴搔痒,抓不到肯綮之处。

作者:邹振东

从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看蔡英文

台湾现在是一张放不平的桌子,真正要解决桌子的不平,需要把地铲平。要做到这个,无论对于台湾,还是两岸,都需要大格局。只是,蔡英文会有这样的大格局吗?

作者:镜子

杨绛:江湖已远,传说落幕

斯世已远,斯人已逝!我们不说一个时代已经落幕,我们只说,明朝长路,我们可还期盼得到杨绛与钱钟书这样的两人?

作者:敬一山

他被抓了,“理想时代”会落幕吗

希望出版社和主管部门更敬畏读者和市场,既不因人而非书,也不因书而非人。

作者:储殷

高考名额分配:离善政有多远

在涉及重大公众利益的问题上,充分的讨论与公开是最起码的要求。

作者:西坡

江苏考生家长到底在愤怒什么?

从全国的大棋盘看,教育扶贫是为了削峰填谷。但简单的数字平等主义,很难说服已经觉醒的人们,何况还有北京、上海这样的特例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