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沉思:高见之书4月荐读

在这个信息碎片化的时代,为了寻找高品质的阅读体现,凤凰评论将推出“高见之书”栏目。该栏目旨在通过对新书的爬梳,大浪淘沙,遴选出优秀的书籍,推介给读者,为泛娱乐时代的深阅读提供指引。此为第二期,凤凰网主笔张弘整理。

面对“辱母”,美国公民如何“自卫”

被告“是否处在非法侵害的紧迫危险”、“是否为免除侵害必须自卫反击”。这是“是否自卫”的唯一考量,不会考虑其他无关条件。

美国为什么能产生平权运动

美国平权运动带来的另一个思考是,为了纠正过去的歧视给受害群体带来的伤害,是否要用可能影响其他群体的法律和政策来予以补偿?

为什么要反思庚子事变

纵观庚子事变,民族主义的觉醒和爱国主义情感或许是义和团反教排外的原因之一。但是,没有毓贤等官方极度排外人士的纵容与扶植,它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发展壮大,并很快蔓延到华北各地。

政治妥协如何影响英法的历史进程

在很多时候,妥协并不容易实现,《妥协:政治与哲学的历史》证实,对于政治妥协的不同理解,在英国与法国造成了不同后果。

别错过这四本1月出版的新书

在这个信息碎片化的时代,为了寻找高品质的阅读体现,凤凰评论将推出“高见之书”栏目。该栏目旨在通过对新书的爬梳,大浪淘沙,遴选出优秀的书籍,推介给读者,为泛娱乐时代的深阅读提供指引。

高见之书丨别错过这四本1月出版的新书

在这个信息碎片化的时代,为了寻找高品质的阅读体现,凤凰评论将推出“高见之书”栏目。该栏目旨在通过对新书的爬梳,大浪淘沙,遴选出优秀的书籍,推介给读者,为泛娱乐时代的深阅读提供指引。此为第一期,凤凰网主笔张弘整理。

如何衡量中国对世界文明的贡献?

虽然科学知识具有普遍性,但是科学文化却具有鲜明的地域性,这是因为不同的地域对于科学的价值理念的认知各有侧重。同时,不同的社会系统也是千差万别,在不同的社会系统当中,其制度化的表达肯定会呈现出特色各异的科学文化。

马勇:我的晚清史研究心得

这些年来,我读了很多回忆录,最深的感受,就是后死者的话语霸权。我竭力支持、推动着口述史的研究,就是因为人人都做口述史,才能鉴别历史的真假。如果不是人人都做口述史,那就可能让后死者形成话语霸权。

提防到理解:一部史书里的两岸交流

两岸过去长期分治,双方对近代史的看法有很多的差异,这跟国共两党党派意识有关系,也跟不同的学术环境、不同地区对于传统的态度差异有关,由此导致两岸学者对中国近代史的认识不同。

文学该像茅盾那样介入政治吗

中国古典文人一直有一种潜流,就是不与社会合作,把这个标榜为知识分子的独立性,这样的影响在今天没有经过认真反思。比如我们今天看到一种盲目的逻辑,只要提出反对似乎就占领道德优越的立场,在今天当代知识分子当中,受这种古典文人思想和方法的影响很强烈。茅盾全面介入中国社会政治进程,他与中国社会历史进程持合作态度,这点是他后来在文学和现代文化史上被低估甚至贬低的原因之一。

雷颐:绅士与屠夫,有时只有一步之遥

20世纪20年代对富农的屠杀,开始是政治原因,后来变成经济原因,直到50年代斯大林死掉,延续了将近30年的古拉格群岛才被拆掉。奥斯维辛以后杀戮也没有停止,比如卢旺达大屠杀,难以想象几个月之内杀掉80万人。审判米洛舍维奇的时候,还有很多人为他抱不平,米洛舍维奇作为塞族的领袖杀了多少人?

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如何产生的

中国人自身早些时候没有这概念,因为我们自认为大中华,是天下的中心。近代以来中国人忽然意识到他们(西方人)跟我们不一样,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西方人来了之后,受到刺激产生了中国的民族主义。

李永忠:“重大政治改革”不只是为反腐

相对而言,改“行政监察”为“监察行政”比较容易,行政分权相对来说动静小一点。把监察权从行政机关分离出来,监察机关就能覆盖所有的公务员,所有的公职人员。这样的试点,对下一步党内分权也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黄兆强:读书人不能作践自己

如果不是为生命,只是为了得到一点权力和利益,来帮助统治阶层讲话,用牟宗三先生的话来讲,就是“自贱”,自己作贱自己,根本不配称为读书人,更不要想被称为儒家。

李永忠:“永远在路上”为六中全会“点题”

近日,由中纪委宣传部、央视联合制作的八集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热播,舆论普遍将这部专题片看成是十八届六中全会的预热。这些曾经极具震撼力的落马“老虎”暴露了哪些问题,“从严治党”又该从哪些层面发力?凤凰评论《高见》栏目专访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