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澎湃社论

假如云南副省长没有参团暗访

暗访可以是发现问题的一种途径,但解决问题还是需要更完善的法规和正大光明的执法。

作者:金泽刚

“疑罪从无”应从每个执法者做起

刑事案件,一旦定罪就会限制甚至剥夺当事人的重大权益,对其可能造成一辈子的负面影响。

作者:刘昌松

“第24条婚规”有严重瑕疵

“第24条婚规”确实不是一个成熟的选择,甚至有严重瑕疵,我们还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作者:南都社论

荒唐!贫困户的名额竟如此被买卖

扶贫只是基层工作的一部分,当一个地方有人胆大到连扶贫款都不放过的时候,其他领域的大致情况其实可以推断。

作者:鲁宁

对金融大鳄“玩火”坚决说不

对金融大鳄“玩火”要坚决说不,大方向不容置疑。

作者:陶短房

在美洗钱的英达,只能高价和解

英达放弃庭审、不作无罪辩护,固然丧失了证明自己无辜、彻底洗刷罪名的机会,却也因此不至于要面对一场必输的战斗,并背负战败的惨烈后果。

作者:新京报社论

重罚姚振华,震慑力堪称巨大

针对宝能的重罚,有关部门或许可对“量刑”参照标准给予更多说明。

作者:郑山海

政能亮丨预防禽流感,也需要“心理疫苗”

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有关部门要公开透明地发布权威消息,避免引发不必要的社会恐慌,并且做好已发病例的救治工作,减少死亡病人例数,就是通过正当的信息和成功的医疗案例,…

作者:朱昌俊

解决“自己证明自己”,需改变举证逻辑

面对“奇葩证明”难消的现状,不妨借鉴司法中的“举证责任倒置”制度,让公共机构自身来承担起更多核实与证明的责任。

作者:北青社评

“副省长被逼购物”有多大警示意义

毕竟他是主管旅游的副省长,他的遭遇最终定能引起旅游行政部门的高度重视,假如他只是一名普通游客,他的遭遇又能引起谁的重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