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历史出品

兰台说史•这片无主之地 为何两个国家都不想要

2018-03-08 21:23:52 凤凰历史 重光

苏丹总统巴希尔1月17日会见了被召回的苏丹驻埃及大使哈利姆,苏丹方面说其审视了苏丹与埃及关系现状和地区形势,已经指示相关部门解决与埃及关系中悬而未决的问题。过去数十年来,多个问题使苏丹与埃及的关系呈现紧张态势,其中不仅有尼罗河水资源分配问题,还有边境领土纠纷。

埃及与苏丹在阿拉伯世界中的位置

自1956年来苏丹独立以来,其就与埃及就北纬22度线附近的哈拉伊卜三角地带的主权归属问题争论不休,而这块面积达2万多平方千米的争议领土旁,还有一块既不属于埃及,也不属于苏丹的土地--比尔·泰维勒,两国对此地均无主权要求。

虚线画出的灰色区域为两国存在争议的哈拉伊布三角与两国都不主张拥有主权的比尔·泰维勒(梯形区域)。

比尔·泰维勒是一块位于埃苏边境上的四角梯形区域,面积达2060平方千米,其名在阿语中意为“深水井”,来源于该区域内一口同名水井。比尔·泰维勒境内多荒漠与干谷,土地贫瘠,气候炎热干旱,无人定居,也未勘探出有价值的自然资源。但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领土总是多多益善的,埃及与苏丹为何争夺哈拉伊布三角,却都不要比尔·泰维勒呢?这块无主之地(拉丁语:Terra nullius)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比尔·泰维勒

埃及入侵苏丹

1820年,埃及赫迪夫(奥斯曼土耳其语,意为总督)穆罕默德·阿里帕夏为了垄断尼罗河流域的奴隶贸易,并寻找埃及工业化所需的矿产资源,借口肃清残余的马穆鲁克势力,挥师南下入侵苏丹。凭借着先进的新式枪炮与欧式战术,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的埃军(仅一万人)在短短四年内奔袭1500千米,击败了数倍于己却仍在使用大刀长矛的苏丹诸政权武装,基本确立了对苏丹中部与北部(包括比尔·泰维勒)的统治。

1840年的穆罕默德·阿里帕夏画像

随后埃及还进行了多次入侵行动,在1840年攻克苏丹东部的卡萨拉,1855年占领法绍达(在今南苏丹)及其周边的白尼罗河上游地带,1865年进占包括萨瓦金在内的苏丹红海沿岸地区,1870年攻占苏丹最南端的赤道州(在今南苏丹),1874年占领苏丹西部的达尔富尔,由此整个苏丹都成了埃及的领土,成了向埃及输送奴隶与资源的殖民地,埃及由此几乎统一了整个尼罗河谷,建立了一个面积近400万平方千米的大国。

浅绿色部分是埃及在1820年至1822年间占领的土地,其中已包括了苏丹的大部分。浅黄色为埃及在1880年前占领的土地。

英国殖民埃及与苏丹

事与愿违,埃及未能完全开发苏丹的煤铁铜等矿产资源,从苏丹捕获大量黑奴送回埃及训练为士兵的计划,也因苏丹奴隶不适应埃及的环境,加之路途遥远,条件艰苦且疫病横行而最终泡汤,1822年至1823年间捕获的三万名苏丹奴隶,最终竟只有三千名幸存下来。这样一来,埃及费了大功夫征服苏丹,却未能助力埃及的工业化,也没能使埃军战力增强,富国强兵两者皆未实现。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由于缺乏资源,加之列强压制,埃及近代化进程停滞不前,局势逐渐向埃及不利的方面发展。埃及财政情况逐年恶化,以致于其不得不向英法等列强举债维持政府运转,最终债台高筑却无力偿还,只得向英法出让关税制定权、修筑铁路与运河的权利等作为抵押品。这使得埃及被英法从经济上逐步渗透,一步步丧失了经济、军事、内政与外交自主权,自1876年起,埃及政府更是由英法两国委派的英法公民操纵,成了英法用来剥削埃及资源与其人民财富的傀儡,埃及一步步滑向英国殖民地的深渊。作为埃及的一部分,苏丹也遭受着英国殖民主义的压迫。

埃及苏伊士运河开通后的首批过往船只

重画边界的战争

1881年,再也不堪忍受埃及统治与英国殖民压迫的苏丹民众在自称“马赫迪”(Mahdiy,指伊斯兰教经典中再度降临世间的救世主)的苏菲派修士长老穆罕默德·艾哈迈德·本·阿卜杜拉的带领下,发动反对埃及统治与英国殖民的战争,谋求苏丹实现独立。

穆罕默德·艾哈迈德·本·阿卜杜拉

1882年,穆罕默德·艾哈迈德率领的军队于欧拜伊德靠长矛与刀剑,首次战胜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