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宋“铁嘴”宰相:平息边境战事,反对王安石变法,怒怼老丈人祸国


来源:汉周读书

null


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大臣富弼、文彦博同日拜相。

当时宰相是富弼、翰林学士是欧阳修、御史中丞是包拯、侍讲是胡翼之,这四位号称真宰相、真学士、真中丞、真先生,是为“四真”。

在名臣辈出,如群星闪耀的仁宗朝,富弼任宰相,是众望所归。富弼几年在相位,都按惯例处理政务,顺从公议,不存私心。官员按职守工作,天下无事,号称太平宰相。

仁宗年纪大了,有一次上朝时突然晕倒,抬进宫内。大臣们都见不着,也不知里面情况如何,人心惶惶。

富弼和文彦博到大内探望病情,以祈祷为由,晚上留在宫。两人召集内阁成员王尧臣、李沆等一起商议:“万一仁宗有个三长两短,该提前备好储君人选......”做好了一应准备,以免朝局震荡。

次日,仁宗好转,危机化于无形。但富弼胸有沟壑,从容不迫,值得佩服。

null

01

富弼的仕途,有极其光辉的一页,就是出使辽国不辱使命。

宋初“澶渊之盟”让宋、辽之间和平相处了几十年。到仁宗庆历年间,西夏挑战大宋的权威,连连战胜宋军。

辽国皇帝辽兴宗派使者萧英、刘六符到大宋,目的很明确,要敲竹杠。提出割让关南地,多赔偿钱财等条件。来人兴师问罪:“你们为什么关了雁门关?大修城墙,操练士兵,是不是想动手啊?大辽国雄兵百万,早集结在边境,就等着你们呢。”

无奈当时大宋正与西夏苦斗,再来个辽国,肯定吃不消,宋仁宗便派出使团去与辽国谈判,使者就是富弼。

特使富弼见了辽兴宗,道:“关了雁门关,是为了防西夏,修城练兵是正常国防课题!当年辽国能在南方得到那么多好处,是因为那时的南方是一盘散沙。现在可是一统的大宋国,您有必胜的把握吗?何况打完仗,好处都归了那些肆意挑起战端的大臣,抢了东西还立了军功得到奖赏。可陛下您呢?又得到了什么?不但没有得到金钱,还失去了精兵良马,无异于'偷鸡不成蚀把米',您说呢?”

想不到一席话,说的辽兴宗连连点头:“富大人讲得太有道理了,分析透彻,鞭辟入里。”

但辽兴宗仍坚持:“这样吧,把关南之地还给我们就行。”

富弼回复道:“以前的分界线每个朝代都不一样,地归谁?没人说了算。”

再一通心腹言语:“北朝以得到土地为荣,南朝便以失去土地为耻。辽宋以兄弟相称,您的做法有失兄弟相处之道吗?友谊的小船怎能说翻就翻呢!”

讲得辽人哑口无言。最终订下盟约:宋朝给辽国的岁币增加银十万、绢十万。辽国则负责约束西夏,使其与大宋和谈。

条约是吃了点亏,但大宋得以专门对付西夏。而后西夏觉得辽国出卖了自己,便断交与之交战。

至此,大宋撬开辽夏同盟,使宋、辽、西夏三足鼎立的格局逐渐稳定下来。

富弼以三寸不烂之舌立下大功,闻名朝野。

null

02

某年,河朔发生大水,老百姓到处流浪讨饭。朝廷在城里设置灾粮分发点,当场熬粥派发。

但是灾民实在太多,经常会有踩踏事件发生,甚至有人因为挤不进去,近在咫尺,却饿死在粥锅旁。

而且灾民大量涌进城中,造成流行病蔓延,非常不利于求灾工作。

于是,富弼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动员当地的富户都开设粥场,加上国家补助的粮食,设置了尽量多的赈灾点;动员有过经验的退休和闲置人员参加粥场管理;山林河流出产的自然物放开让灾民们使用;死的人全部大坑合葬,称“丛冢”;第二年麦子成熟,让灾民按路途远近领了口粮回家。

这一套有效的措施,成为后来大宋救灾的成功版本。

03

当时范仲淹对富弼有知遇之恩,富弼也佩服范仲淹的风范。富弼尊称范仲淹为六爷。但碰上意见相左的时候,吵得面红耳赤,二人丝毫不让。

有人劝富弼:“范公对你恩重如山,你怎么一点面子也不顾?”富弼称范仲淹为六爷。

富弼道:“我和六爷是君子之交。他老人家举荐我可不是让我当“应声虫”!”

听后的范六爷呵呵大笑:“我就是欣赏小富同学不随波逐流的作风!”

别说不给六爷留面子,就连老丈人晏殊的面子也不给,富弼照样开炮。

一次宰相吕夷简使诈,被富弼揭穿,晏殊在中间和稀泥当老好人。

岂料富弼当着皇帝的面怒斥道:“晏殊党同吕夷简,祸害国家!”差点没把岳父大人气死。

幸好这事发生在宋朝,如若放在今天,不用老婆赶,富弼应该就会自觉地守在门口。

当年出使辽国,正是宋辽剑拔弩张之时,使者弄不好就有去无回。现在想来吕夷简推荐富弼,多少还有点公报私仇的性质。

富弼这种大公忘私的风采,后世大为赞叹!

null


04

年轻时的富弼名扬天下,人称洛阳才子。范仲淹读了他的文章大为欣赏,特意推荐给晏殊等人看。

晏殊也是当时的大才子,“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祝燕归来”就是处于他的手笔。 晏殊觉得这小伙有才华,当即打听:“不知这小富结婚了没有?”得知晏殊单身,遂将女儿嫁给了他。 宋神宗时,王安石变法,富弼持反对意见。当场甩脸:“我不懂什么叫青苗法。”

见富弼反对变法,神宗欲重用王安石的宋神宗很不高兴。不料富弼接着来了一句:“老臣希望陛下二十年内,不要提用兵一事。”

神宗甚觉扫兴,其实富弼也知道神宗的态度,便坚决地要请辞退休。

一来年纪大了,二来施政方略不同,宋神宗最终同意了。又问富弼:“您觉得谁来接班比较合适?”富弼说“文彦博。”

神宗沉默半天,道:“王安石怎么样?”富弼沉默不语。

就这样,富弼退休回到了老家洛阳。他在老家也没闲着,自己精心设计,建了一个一流的园林,一亭一轩,一沟一壑。园林之盛况空前,在当时的洛阳数一数二。

其后,宋神宗不时有重启富弼的意思,但是富弼都以年老体衰为由推辞了。

有一次富弼和好朋友邵雍去参加个法会。邵雍是当时最著名的智者,精通易学,以一介平民在士大夫中享有盛名。

邵雍问:“听说皇上又请你出山?”

富弼说:“你瞧我这身体,吃不消喽!”

邵雍说:“皇上召你,你说生病躺床上。法会召你,你一请就来。”

富弼甚为感悟!此后深居简出,不问政事。悠游山水,颐养天年。

元丰八年,在洛阳去世,享年80岁。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