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资讯出品

六中全会策划(1):苏荣为何说“放出来也没脸见人”?

2016-10-24 10:45 凤凰资讯 边驿卒

编者按:十八届六中全会于10月24日至27日召开,全会的主题聚焦“全面从严治党”和“制定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

回顾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历程,反腐斗争力度空前,超百“虎”入笼,没有“铁帽子王”,没有“铁券丹书”。

此前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通报称,“一个时期以来,党内政治生活中出现了一些突出问题,有必要制定一部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准则。”强调“新形势下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重点是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关键是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领导层组成人员必须以身作则,模范遵守党章党规,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坚持率先垂范、以上率下,为全党作出示范。。

由此可见,“全面从严治党”,是吸取党内高层腐化的教训,每名党员干部都应当以这些反面典型为镜鉴。

苏荣

凤凰网“十八届六中全会”系列第1篇

副国级的苏荣为何说“现在放我出来也没脸见人”?

引发广泛关注的反腐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播出过半。在10月20日的第四集《利剑出鞘》中,原副国级高官苏荣落马后首次露面。

苏荣在片中悔过:“现在就放我出去我都没法出去,怎么去见熟人,同学,特别是老领导,我无法去见面,我没脸去见面。”

苏荣是十八大后落马的高官中,“家族式”腐败的典型代表。

前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在2015年两会上对他的前任苏荣曾有过一段这样的评价:“苏荣是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原江西省委书记,是我的前任。苏荣的问题,主要发生在他主政地方期间,时间长达近10年。他不仅具有其他腐败分子的共性特征,还有一些更为严重的突出表现,比如纵容家人擅权干政、形成家族式腐败,影响十分恶劣。”

今年3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刊登的文章《家风败坏,祸起萧墙》点名批评了苏荣家族,称苏荣是典型的家族式腐败。

据媒体报道,现已查实苏荣有13名家庭成员涉案,可谓夫妻联手、父子上阵、兄弟串通、七大姑八大姨共同敛财。那么,苏荣“家族式腐败”都有哪些家庭成员涉案?这些家族人员和亲属又是如何利用苏荣的关系聚敛财富的呢?

妻子于丽芳:涉猎甚广、贪得无厌

2014年6月苏荣被宣布落马后,于丽芳的名字在新闻里爆红。

于丽芳是苏荣的第二任妻子,在苏荣担任江西省委书记期间,在江西政商界有“于姐”之称的她,被指多次染指江西的矿产资源、土地出让、房产开发、工程项目等诸多领域。而不少江西省内的高级领导以贿赂“于姐”的方式,变相贿赂苏荣,以此获得苏的信任和提拔机会。

于丽芳

据媒体报道,于丽芳常给苏荣吹耳边风,甚至直接站到前台。他一方面让苏荣安排请托的干部,一方面依仗苏荣的影响,直接给省市领导打招呼提拔使用干部,很多官员不敢拒绝,对“于姐”的指示一一照办。对于办得不得力的,还向苏荣施加压力。

苏荣若是没有给解决,于丽芳就大吵大闹。

据媒体报道,于丽芳收受某领导干部钱款后,让苏荣提拔其职务,苏荣答应帮助解决,但未能如愿,于丽芳就和苏荣大吵大闹,苏荣只好辩解说“我已经尽力了,别再闹了”。于丽芳还经常以“要不要老苏帮忙”,暗示官员送钱送物。

据江西省纪委书记周泽民回忆,(一次)苏荣的老婆住院,在深圳做手术,得到消息后,江西一批干部纷纷坐着飞机到深圳去看,不是白看,去就要带礼金。

一些官员还盯紧“于姐”的艺术爱好,向她赠送瓷器、书画等“雅贿”。

于丽芳很喜欢陶瓷艺术。在苏荣担任江西省委书记期间,她以“省委书记夫人”的身份长期在景德镇拜师学画并拥有个人工作室,广受景德镇官场及艺术圈的追捧和欢迎。

已落马的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江西省原政协副主席许爱民、江西省发改委原主任李安泽,都曾经向于丽芳赠送了瓷板画、书画等物,其中李安泽赠送给于丽芳一副傅抱石山水画,价值或达千万之巨。

景德镇坊间传言:于丽芳“从景德镇拉走的瓷器几个火车皮都装不下”,连苏荣也在“忏悔录”中承认,“自己简直成了瓷器经销商”。

于丽芳还在景德镇拜了“画作有个性”的龚循明为师,学习在瓷板上画画,作品曾“被业界高度赞扬”。

对于于丽芳的作品,景德镇的一名陶艺家称,“她的画作完全没得看,上不了台面。”“于丽芳根本不会画画”。事实是,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评选时,想评上大师的人就会找到龚循明,谈妥条件后,他就会找到于丽芳操作此事。这样的结果导致了景德镇大师泛滥。一名知情者说,巨大的商业利益是“大师”泛滥的直接推手。

其女婿程丹峰在忏悔时曾发出感慨:“苏荣人生最大的失败是娶了于丽芳”。

苏荣在落马后的“忏悔录”中也写道:“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

放任“三爷”,废职亡家

与于丽芳相比,苏荣的儿子在卖官鬻爵上“毫不逊色”,曾多次插手江西干部任免。苏荣儿子叫苏铁志,系武警北京指挥学院原副院长。

苏荣儿子苏铁志

“于大姐”在江西肆意捞钱的同时,“苏公子”也未得闲。苏荣把一些官员介绍给儿子认识,苏铁志于是通过这些官员帮朋友拿项目,从中收取巨额好处费。他曾多次插手江西土地、工程项目及干部任免,而这些幕后交易的背后都有掮客的影子。

2014年12月,一篇题为《副县长做生意资金链断裂引发江西官场地震4000万元行贿款成中央巡视组掌握苏荣问题重要线索》的报道披露,江西省新干县原副县长刘建军通过认识号称是“苏荣外甥”的曹正光(男,41岁,吉林省白山市人)搭上苏铁志的关系,刘建军花巨资为曹正光、苏铁志买豪车,结果在曹正光的运作下,他成功当上了新干县副县长。

事实上,这位号称“苏荣外甥”的曹正光也只是苏铁志身边的一名掮客。

上述文章还称,刘建军知道曹正光只是苏荣儿子苏铁志的酒肉朋友。不过,曹正光帮他运作成功当上了副县长,这让他更加相信曹正光与苏铁志有着很好的关系。

苏铁志在中纪委宣传片中也吐露了父亲贪腐的真实原因:“他也感觉是最后一届了吧。以前他也不会把他的下属介绍给我们”。但是苏荣到了江西之后,他就会把他圈子的一些朋友主动介绍给苏铁志认识。然后,苏铁志通过这些官员帮朋友拿项目,从中收取巨额好处费。

清代的官场上曾经流传过一句谚语,叫做“莫用三爷,废职亡家”。

“三爷”,指的是这三种人:子为少爷,婿为姑爷,妻兄弟为舅爷。如果对亲属任意放纵,最终就难免落得个“废职亡家”的结局。

在苏荣家里,不仅“少爷”,其“姑爷”和“舅爷”也都参与了贪腐。

2015年11月17日,苏荣女婿,湖南省张家界市委常委、副市长程丹峰落马被查,成为苏荣家族中第14位涉案成员。湖南省纪委通报称,利用其岳父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的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巨大。

一位接近湖南省纪委人士曾透露,程丹峰利用其岳父在江西的影响力,收受了江西一房地产开发商赠送的价值百万以上的一套房产。

程丹峰在忏悔书中说:我变成了贴着苏荣女婿标签的坐台先生,经常在周末的时候出现在江西,在几名商人的安排和请托中,在众多政府官员的笑脸相迎中,享受着虚荣心的满足,完全忘掉了我自己是谁,我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而且,甚至发现其实自己并不需要去岳父面前说什么请托之事,一样能够有好处、有红包,仅仅贴在身上的苏荣女婿的标签就成为了许多官员和商人追逐的目标,这种自我膨胀和爱面子的思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表示不会怨恨妻子苏晓娟和岳父苏荣。他说“我唯一怨恨的是我自己,我怎么就被苏荣女婿这个标签搞晕了头,忘记了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苏荣女婿程丹峰

于丽芳的娘家同样也得到了苏荣的荫蔽,实现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苏荣的“大舅哥”于平安便是一个典型代表。

在任职青海、甘肃省委书记之前,苏荣曾担任吉林省委副书记。

据吉林知情人士介绍说,于丽芳1994年与苏荣结婚之前,于平安经营一些小生意,事业发展一般。于丽芳与苏荣结婚后,并未上过警校,也没有在公安系统任职过的的于平安,进入吉林省公安交警系统工作,并获得飞速提升。也正因为攀上了苏荣这棵大树,于平安找到了一名歌舞剧院的演员为妻,此人后来也当上了狱警。

2005年左右,吉林省交警系统发生一起重大贪腐窝案,多名交警被查处。经调查,于平安也卷入到这起案件中,最终受到处理,随后便赋闲在家。

苏荣升任副国级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后,于丽芳从2013年开始,密集返回长春,希望能恢复于平安的公职及薪资待遇。2014年6月14日,苏荣被中纪委“双规”后,正在长春办理此事的于丽芳被中纪委带走调查。于平安也被调查,一度失联很久。

2015年年初,于平安在长春的一所公园内自杀身亡。现场的急救人员检查确认,于平安应该是前一晚服用了大量安眠药物。据悉,于平安卷入苏荣贪腐案,曾与于丽芳一起向一名私营企业主巨额索贿。

就在苏荣落马前夕的那个春节,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一档特别节目《家风是什么》。苏荣回忆起当时看到这个节目,他的直觉反应竟然是不敢看。苏荣说:

“我说我的家风是什么,我都不敢看这个节目。我家“于姐”成了江西权钱交易的代名词,家教上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不称职的丈夫,我本人出问题,老婆变得贪婪无度,收敛钱财不择手段,儿子利用我的职权影响受贿数额巨大,显然是你苏荣本身的问题,把家庭带坏的。”

(资料来源:人民网、中纪委网站、共产党员网、《中国经济周刊》、第一财经日报、新京报)

责编:苏醒 PN052

聚焦热点,
不止于通稿。

进入栏目首页

边驿卒微信号

获取更多“不止于通稿”的
精彩内容。扫这里

推荐阅读

  • 凤凰聚焦
  • 数闻画说
  • 在人间
  • 暖新闻
  • 第一解读
  • 日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