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历史出品

兰台说史•500年前土耳其也曾出兵叙利亚……

2018-02-06 19:15:32 凤凰历史 古德里安

提起叙利亚,人们的第一反应是绵延不绝的战乱、袭击和痛苦,的确,这个历史悠久的中东古国由于地理位置甚为特殊,4000年来不断成为野心家们觊觎的目标。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阿拉伯、十字军、蒙古……异乡人的铁蹄一刻不停地踏入这里,大肆蹂躏、践踏后,留下一片片残破的废墟和焦土,这一状况直到今天仍未改变。

土耳其出兵叙利亚

就在几周前,土耳其军队以打击库尔德武装为借口,突然发动“橄榄枝行动”,入侵叙利西北部的阿夫林地区,很快就攻占了拜尔萨亚山。对于尚在内战地狱中苦苦挣扎的叙利亚人民而言,这无疑是旧创未愈,又添新伤。但对于土耳其人来说,拜耳萨亚的陷落意义非凡:5个世纪后,土耳其的国旗再度在叙利亚的土地上升起!

土耳其曾有个奥斯曼帝国野望

一切还得追溯到13世纪初,世界的噩梦--蒙古军队突然出兵中东,当地大大小小的政权或灭亡,或被搅得不得安宁,而阿姆河流域的一支西突厥部落却因祸得福。

在迁入塞尔柱人无力控制的比提尼亚后,他们招兵买马、很快就在当地发展壮大起来。这伙突厥人在建立政权后,按照中东惯例,以其首领奥斯曼一世的名字来命名自己的国家,史称“奥斯曼”。

据说帝国的创始人奥斯曼年轻时做过一个梦:自己的胸膛里突然长出一颗参天大树,这颗树的根须发达地出奇,一直延伸到底格里斯、幼发拉底、尼罗和多瑙河,而它的叶片则洒落到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各个角落。这个传说一听就是编的,但它却反映了奥斯曼人的勃勃野心:他们要学蒙古人,征服全世界。

奥斯曼一世

奥斯曼的子孙们继承了祖先的雄心壮志,军事及外交手段并用,不断扩大自己的地盘,公元1453年,他们的征服运动达到了顶峰: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二世攻陷君士坦丁堡,灭亡拜占庭,奥斯曼梦想的核心部分终于变成了现实。

攻克君堡后,穆罕默德二世并未停下征伐的脚步,到他去世前,巴尔干的绝大部分及地中海众多地区已经变成了奥斯曼帝国的领土。但打着打着,奥斯曼人发现自己在欧洲的步子迈得有点太大了:再继续打下去就要踏入中欧了,届时他们要面对的是号称“欧洲之盾”的匈牙利王国,那可是块硬骨头。而此时本国的东线也出了问题,波斯的沙法维王朝开始疯狂骚扰奥斯曼人,他们派出大批传教士,进入奥斯曼境内传播什叶派教义,奥斯曼人见后院起火,只得从欧洲暂时撤回,集中精力对付波斯人。

中东曾有个“三国时代”

自拜占庭灭亡后,有资格问鼎中东的强权就只剩下3个了: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波斯的沙法维王朝以及埃及的马穆鲁克苏丹国。要干掉波斯人,就绝不能忽视马穆鲁克政权的存在。这个由一群奴隶出身的军人在13世纪建立的帝国,曾先后击败过拜占庭帝国、十字军王国和蒙古帝国,战斗力强悍殊胜。尽管它与奥斯曼人维持着时战时和的关系,但奥斯曼势力的逐渐崛起让马穆鲁克人感到恐惧,当奥斯曼苏丹于1514年在查尔迪兰战役中大破沙法维军队,几乎灭亡沙法维帝国后,马穆鲁克人更是将土耳其人视为第一威胁,于是它彻底倒向沙法维王朝,与之签订了攻守同盟:倘若土耳其人再进军波斯,则马穆鲁克人必将北上进攻奥斯曼领土。如此一来,奥斯曼帝国在东南方向又多了个强敌。

与波斯人结盟威胁自己,该打;与自己争夺东西方贸易路线的控制权(马穆鲁克帝国掌握着红海-印度洋航线),该打;占据着尼罗河流域和伊斯兰世界的三大圣城(麦加、麦地那和耶路撒冷)--这些都是让奥斯曼人垂涎三尺的地方,更该打。三个该打的理由综合起来,在波斯的威胁基本解除后,奥斯曼与马穆鲁克的战争便不可避免。

马穆鲁克骑兵曾经打败过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骑兵,虽然这支蒙古骑兵只是蒙古大军偏师的偏师

马穆鲁克帝国的领土横跨亚非两洲,它的核心统治区也有2个:一是以开罗为中心的埃及地区,二是以大马士革为中心的叙利亚地区。古代叙利亚王国的概念与今天的叙利亚共和国并不相同: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均被囊括其中,这就意味着它是控制亚非板块的枢纽所在。以古代的航海条件,从海上突袭开罗无异于天方夜谭,而陆路就成了进兵的唯一选择,而要想从陆上入侵埃及,就必须先拿下叙利亚这块跳板。

在奥斯曼一世的奇梦中,幼发拉底河亦是帝国大树的根须延伸方向,这说明奥斯曼帝国自立国起就将叙利亚作为征服目标之一。早在征服拜占庭后不久,穆罕默德二世就策划过吞并叙利亚的计划,后虽因故未成。但在穆罕默德之子巴耶济德二世在位时期,再也按捺不住的土耳其人终于挥师入侵安纳托利亚和叙利亚,双方鏖战多场,马穆鲁克人虽最终获胜,但也无力扩大战果,双方于1491年缔结了和平协议。

将波斯地区的沙法维人彻底干趴下后,奥斯曼苏丹塞利姆一世开始着手扫除两国之间的缓冲国家。1515年,最后一个敢于反抗奥斯曼的马穆鲁克藩属国杜勒卡迪尔灭亡。号称“冷酷者”的塞利姆一世将杜勒卡迪尔君主,自己的外公博兹库尔特的脑袋斩下,送往埃及,作为对马穆鲁克苏丹阿什拉夫·坎苏·卡瓦里的问候。

到了这个时候,卡瓦里就算再笨,也会明白奥斯曼人的下一个目标是谁了,可悲的是,这个庸碌无能的君主在外交场上始终摇摆不定,一会支持沙法维,一会支持奥斯曼,结果连备战工作都没做好。尽管如此,卡苏里仍打算主动出击,他不顾大臣们的反对,匆匆组建了一支8万人的军队,而后取道叙利亚北上。

壁画中的土耳其军队

事实上,在卡瓦里进军之前,塞利姆尚未决定是先灭亡沙发维王朝,还是先入侵叙利亚。当知悉卡瓦里在集结大军时,他还派人前去议和。塞利姆表示:只要卡瓦里同意缔和,他就把杜勒卡迪尔还给马穆鲁克,并重开边市。但开弓哪有回头箭,卡瓦里还是于1516年5月18日率军离开开罗。

狡猾的塞利姆一边南进,一边继续遣人求和,他的低姿态麻痹了卡瓦里,马穆鲁克人将阿拔斯王朝的末代哈里发穆塔瓦基勒三世和大批艺术家带在军中,一路走,一路载歌载舞,大吃大喝,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去打仗的,而是去公费旅游的。而马穆鲁克士兵更是胡作非为,坏事干尽,在叙利亚失尽了民心。

相比漫不经心的埃及人,突厥人的准备就要充分的多,他们早早就策反了马穆鲁克帝国委派在阿勒颇的总督哈伊尔贝伊,许以高官厚禄。尽管大马士革总督锡拜和其他臣子多次向苏丹揭发哈伊尔勾结敌人的行径,但在哈伊尔的盛情款待下,糊里糊涂的卡瓦里很快就对他坦然不疑。

当一切准备就绪后,塞利姆向马穆鲁克军派出最后一支使团,使者们携来大批厚礼,并宣称自己的军队本是派去对付波斯人的,实无意冒犯马穆鲁克天兵神威,塞利姆还求卡瓦里赐给他一批糖和糕点压惊。但当马穆鲁克大臣穆拉贝伊带着这些礼物回访时,已经完全准备就绪的塞利姆撕下了和平的假面具,不幸的穆拉贝伊不仅吃了闭门羹,更遭到无情的羞辱:奥斯曼人把他的脑袋剃成一个光溜溜的鸡蛋,而后抢走他的宝驹,然后让他骑一匹瘸马回去。

当狼狈不堪的穆拉在卡瓦里面前哭诉自己的遭遇时,马穆鲁克人这才警觉起来,他们再度宣誓效忠苏丹,而后迅速离开阿勒颇,继续北上。

决战达比克的草原

1516年8月20日,马穆鲁克军队挺进至距阿勒颇以北一日路程的MarjDabiq,并在此下寨。MarjDabiq在阿拉伯语中是“达比克的草原”之意,如今,称霸中东达3个世纪之久的马穆鲁克帝国将在这片草原迎来决定国运的一战!

当土耳其军队朝草原开来的时候,映入他们眼帘的是排成传统的,左中右三部阵型的马穆鲁克大军。卡瓦里坐镇中央,阿勒颇总督哈伊尔和大马士革总督锡拜分别指挥埃军的左右两翼。

论军力,双方旗鼓相当,但可悲的是,马穆鲁克人在军事技术和战术方面却大大落后于土耳其人。以马背为家的他们靠着强悍的骑兵先后击败中东多股强敌,打下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但随后的数百年时间里,马穆鲁克人却固步自封,不思进取,仍靠着老一套的骑兵流战术打天下。

合理运用火器是土耳其军队战斗力的增长点

相比之下,土耳其人的头脑就灵活多了,尽管他们也是靠骑射起家,却并不一棵树吊到死。他们不仅早已创立出一套由步兵、弓兵、骑兵和炮兵组合而成的混合阵型。还大力发展当时尚属新鲜事物的火药兵器。在君士坦丁堡之战中,土耳其人的大炮发挥了可怕的威力,这让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立刻喜欢上了它,并创立了专门的火炮部队。

塞利姆的军队尽管是客场作战,携带的火炮却达50门之多,而他的头号精锐--加尼沙里兵团更是几乎人手一支火枪。在远程火力方面,土耳其人占有绝对优势。

即便如此,当战斗在马穆鲁克骑兵的冲锋中拉开序幕时,战局还是暂时倒向了马穆鲁克人一方。卡瓦里的大将苏顿·阿贾米元帅率先跃出阵地,锡拜继之,他们统帅的都是久经沙场的马穆鲁克武士。在这帮老兵的打击下,土军左翼在几个小时内就伤亡了数千人马,连炮兵部队都被马穆鲁克骑兵冲为数段,许多火枪手被俘。此时塞利姆甚至开始考虑撤军或求和。

奥斯曼帝国的扩张过程

但卡瓦里在决策上的失误葬送了埃军的大好局面,他让老兵打头阵,却把众多新兵留下来防守阵地。这等于是大大削弱了自己的背后防线,当锡拜和阿贾米深入土军阵地,浴血奋战的时候,叛徒哈伊尔却命人散布谣言:卡瓦里苏丹已经战死,仗打败了!

这还不算,他还带着左翼部队撤离战场,装出一副败局已定的样子。毫无经验的新兵见状信以为真,立刻丢下阵地,跟着跑起来。位于中央的卡瓦里声嘶力竭地叫喊,甚至用重赏给部下打气,但没人听他的,陷入恐慌的马穆鲁克军只知道:跑,跑,跑!

就在此时,马穆鲁克军右翼又出了状况,阿贾米和锡拜先后战死,失去指挥的老兵们也乱了阵脚。埃米尔贴木尔·扎德卡什见局势已无力回天,便收起军旗,劝苏丹离开战场。然而卡瓦里还没跑出几步,他的身子突然陷入麻痹状态,不听使唤地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不久他因胆囊破裂而一命呜呼。

卡瓦里死后,马穆鲁克军队彻底崩溃了,达比克草原上留下了72000具埃及人的尸体。早已对他们不满的阿勒颇人不仅拒绝收留马穆鲁克残军,还开门迎接塞利姆一世的到来。没过多久,叙利亚即全境沦陷,穆塔瓦基勒三世也落入奥斯曼人之手。

中东霸主的诞生

达比克草原之战将马穆鲁克苏丹国的军事力量一扫而空,继任苏丹图曼贝伊虽竭力组织新军,却无力抵挡奥斯曼人的前进步伐。1517年1月22日,他在日达尼亚战役中被击败,埃及和其余的黎凡特地区旋即陷落,圣城的领袖也抛弃马穆鲁克帝国,转而与奥斯曼人结盟。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就这样,土耳其人依靠这场决定性的胜利,将本位于中东边缘地带的祖国变成了一个横跨亚非欧的庞大帝国。当穆瓦塔基勒三世将哈里发头衔让与塞利姆后,奥斯曼帝国无论在宗教层面还是在政治层面,都成了无可争议的中东霸主。

时至今日,这场战役的非凡意义仍为人们所怀念,它不仅将叙利亚连同埃及、汉志地区变成了奥斯曼的地盘,更为现代中东世界轮廓的勾勒起到了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

责编:马钟鸰 PN018

凤凰历史精品栏目

进入栏目首页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号

用历史照亮现实
微信扫一扫

推荐阅读

  • 兰台说史
  • 重读
  • 观世变
  • 现代史
  • 近代史
  • 古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