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55年授衔时哪位黄埔三期的老革命因故仅授大校军衔


来源:人民网

由于全军当时符合授少将军衔条件的人很多,而最终的名额只有800多名,所以他最后只被授予了装甲兵大校军衔。

同年,直系军阀曹锟为了做中华民国“大总统”,便以5000块现大洋的价格买一张选票,收买了国会议员590人投他的票,居然如愿以偿,并于10月6日“宣誓就职”!贿选丑闻一经公布,曹锟被世人讥讽为“贿选总统”,被收买的无耻议员们则被冠以“猪仔议员”的恶号。当时,在安徽省会安庆也有几个臭名远扬的“猪仔议员”。徐介藩与柯庆施、许继慎等基于义愤,决定利用“双十节”学生结队游行的有利条件,兵分两路,教训这些“猪仔议员”:一路由许继慎、聂鹤亭、傅维钰等率领直奔位于状元街的议员张伯衍家,一路由徐介藩等率领前往安徽省议会。徐介藩一路上向过往行人痛陈“猪仔议员”舞弊的丑行,安庆街头的许多工人、市民激于义愤,纷纷加入到游行队伍中间,就连那些平时飞扬跋扈的军警们见徐介藩他们人多势众,也不敢上前阻拦,个个缩在路边窃窃私语。徐介藩带头痛打“猪仔议员”彭昌福和吕祖翼,赶跑了前来劝说的安徽省前省长李兆珍,面斥安徽省参议长、怒掀省长吕调元的办公桌,在全安徽引起强烈反响。

听说儿子在省城安庆领导学生运动,并且砸了省长吕调元的办公室,徐恩初深怕儿子惹来杀身之祸,心急如焚。他赶紧写了一封急信托人交给徐介藩,让儿子去找在北洋政府交通部任职的同乡好友陆辅廷设法在上面疏通一下,免遭不测。可是徐介藩并不领父亲的一片苦心,予以断然拒绝,他在回信当中毅然说道:傲骨冷眼,怕见上人!

安徽军阀当局对蓬勃发展的学生运动恨之入骨,想尽办法克扣学校的各项经费及教员的工资,以此作为报复。1923年冬,安庆各学校教职工普遍开展要求增加工资的运动,作为学生领袖的徐介藩则积极组织学生给予老师们力所能及的帮助。

1924年初,安徽军阀残酷镇压革命运动,省学生联合会总会被强行解散,徐介藩、王步文(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任书记)、童长荣(东北抗联第二军的创始人之一)等30余人被开除学籍,并且遭到通缉。在一中老师的掩护下,徐介藩逃往南京私立东南高级中学,就读高三,化名徐配。

1924年夏天,徐介藩报考东南大学,由于学校得知他是被安徽当局通缉的学生,所以没被录取。此时,盘踞安徽多年的军阀马联甲被驱逐出安徽,所以徐介藩回到家乡固镇,担任了固镇高等小学教师。在固镇教书期间,徐介藩得知老朋友许继慎、彭干臣、傅维钰、吴展、杨溥泉等人都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于是,南下黄埔参加革命便成了徐介藩挥之不去的梦想……

1925年1月24日,在农历大年初一的这一天,年仅24岁的徐介藩离开故乡转道上海赴广州,报考了黄埔军校。不久,他以优异的成绩被黄埔军校录取为第三期步兵科入伍生,和他同期的既有王耀武、戴安澜、刘安祺、熊绶春、石觉、毛邦初等国民党军名将,也有朱云卿、吴光浩、常乾坤、刘铁超、姜镜堂、唐赤英等后来叱咤风云的我军一代战将。此时的黄埔军校已经开始实行严格的入伍生制度,经过三个月紧张的入伍生教育,徐介藩最终通过了考试,正式转为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学员。不久,徐介藩经老朋友、黄埔一期毕业的许继慎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但他的入党登记档案却不幸遗失。在黄埔军校期间,虽经徐介藩多次努力,仍没有找到入党登记存案,所以他的党组织关系一直无法转接。

在黄埔军校学习期间,广东革命根据地的形势瞬息万变。为了配合东征,徐介藩等黄埔三期学员被编为入伍生总队留守广州,分别驻守在黄埔、广州市区、虎门等地,负责治安和警戒任务;在杨刘叛乱时期,徐介藩等黄埔三期学员在张治中的率领下,又配合回师广州的东征军向叛军发动总攻击。在大革命的历史洪流中,徐介藩第一次经历了战争的洗礼,这为他以后的军事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为了声援五卅运动,1925年6月23日,在周恩来、陈延年等领导下,广州的省港罢工工人、黄埔军校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举行反帝示威游行,当游行队伍经过沙基英租界时,英国军警竟然向手无寸铁的游行队伍开枪,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沙基惨案,在这次惨案中,共产党员曹石泉等23名军校师生不幸遇难,其中不少人还是徐介藩朝夕相处的黄埔三期同学。这次惨案使徐介藩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帝国主义凶残的本性,进一步激发了他保家卫国的革命信念。

1925年底,徐介藩考入广东航空学校第二期,学习空军驾驶,和他同期的学员有常乾坤(新中国成立之后任空军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李乾元、黎鸿峰(越南人,黄埔二期毕业)、龙文光(红军历史上第一位飞行员)、毛邦初(后任国民党军空军副总司令)、张廷孟(后任国民党军空军参谋长,黄埔三期毕业)、余世沛、李玉英(女)等。

1926年2月,徐介藩由广东航空学校同学李清源和戴勋二人介绍,重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即任中共广东航空学校特别小组组长、广东航空学校掩护队副队长。

为了更好的学习航空知识,将来保卫祖国的领空,徐介藩和常乾坤等人多次向组织上申请赴苏联航空学校深造。不久,北伐战争开始,航空学校的许多学员和仅剩的两架教练机被征调到前方参战,学校正常的训练无法继续进行了。在苏联顾问的建议下,广州国民政府决定选派航校部分学员到苏联留学。1926年6月,徐介藩与常乾坤、李乾元、黎鸿峰、金震一(朝鲜人)等12位同学一起乘船到上海,然后远赴苏联学习。

1926年7月到达苏联后,徐介藩和常乾坤被安排到列宁格勒红军航空理论学校学习。这里无论是学习环境还是实践条件都好于广东航校,徐介藩系统地学习了空中领航学和空中射击学等专业知识。1927年,徐介藩转入红军第二飞行学校,学习飞机驾驶技术。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