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疆女子被极端分子骗为妻子 遭虐待冒雪逃离


来源:人民网

人参与 评论

“不要抢走我的幸福……”母亲的抗争与撕心的呐喊唤醒了迷途在宗教极端思想中的羔羊,女儿扯下阻挡光明的面纱和黑袍扑入母亲的怀抱。

原标题:新疆女子摆脱极端宗教束缚 新生活充满阳光

“不要抢走我的幸福……”母亲的抗争与撕心的呐喊唤醒了迷途在宗教极端思想中的羔羊,女儿扯下阻挡光明的面纱和黑袍扑入母亲的怀抱。

“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您,想把我所有的梦境都倾诉于您!为此我一直在哭泣,不过多久我就会回去的,母亲!”当歌声《母亲》在场中响起时,剧中“草根”演员们相拥而泣,现场的观众也热泪盈眶……

这是3月6日,新疆巴州且末县琼库勒乡农民小品大赛中出现的感人一幕。

当日,该乡的古丽等4位美丽的村民姑娘用深情演绎的小品《不要抢走孩子的幸福》深深触动了现场群众内心最柔软之处,大家以“掌声+眼泪”的最高褒奖形式对小品中呈现出的现代农村女性勇于摆脱极端宗教思想束缚、渴望追求文明生活的精神给予了最真诚、最热烈的回应。

“小品是我和村里的好伙伴一起自编自演的,其实小品中的很多情节,就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是带着感情在演我自己。”剧中“女儿”的饰演者古丽在自己家中道出了小品背后她那一段令人心酸的往事。

不堪回首 我曾在无尽的黑暗中

2008年8月,22岁的古丽受到一个极端宗教思想严重的坏男人毒害蒙蔽,远嫁南疆某县。但到了那里后才发现,虽然她是“丈夫”领证结婚的唯一合法妻子,但那个满口教义道德的男人通过念“尼卡” 已经有了4个老婆,从此她的思想和人身自由都受到了严重的束缚。

“那两年对我而言,就像是过了漫长的100年,我被强迫戴上面纱,裹上黑袍,连家里的窗帘都是黑的,每次他外出时都会把我锁在家里,平时只能待在家里做家务,不许出门,甚至不让我给家人打电话,因为他认为我父母不做乃麻孜,不是真正的穆斯林。”

“在他的思想里,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只要有一点点的触犯,都是该下地狱的大罪,为此我稍不顺他的意就会遭到毒打,哪怕是别的男人多看我一眼,甚至有一次我被他打得流产住院,而他却没有去看望过我一眼。”

古丽这样叙说着自己一生中最黑暗而悲惨的那两年。

2010年2月的那个寒冬,古丽又一次因为小事触怒了 “丈夫”,她被绑在地下室,整夜的罚跪,头上还被泼开水,而“新婚”时送给“丈夫”的皮带却成了虐打古丽的工具,而一起对她施虐的帮凶,正是他“丈夫”的另一位“妻子”,这样的折磨一直持续了23天。而当时古丽才24岁,那正是如鲜花般灿烂的年龄啊!

为了逃离这个恶魔,古丽在假意屈从下,借着买药疗伤的机会揣着仅有的10元钱逃离了那个地狱,一路狂奔在雪地上,伴随她的,只有脚下的一双拖鞋,还有那满身的伤、刺骨的冷……在经过两天100余公里的流浪后,身无分文的古丽终于在一位好心司机的帮助下找到了离她最近的一位朋友,并联系到了家人。

“古丽还活着!”一直以来苦苦找寻她的家人接到这个从远方打来的电话后兴奋不己,姐姐立即花了5000元包把她从和田接回了家乡且末。

“失去联系太久了,看着她满身的伤,当时我们甚至都不敢相信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古丽的家人说道。

春风化雨 “坎拜尔汗妈妈”让我回头

“你是谁?为什么穿成这样,你的衣服太难看了!”坎拜尔汗·吐尔地回忆第一次见到古丽时的对话,当时她是琼库勒乡的一名乡计生干部,当时刚刚调到乡里几个月,是古丽所在村的包联干部。当时的古丽扭身就走,把门关上,拒绝交流。刚回到家乡后的她,受那段经历的影响,不再相信任何人,也没有完全摆脱以往思想的影响,蒙着面纱,罩着黑袍,拒绝与周围的人交往。

“当听说古丽的情况后,我心里特别疼,她也是宗教极端思想的一个受害者,这么好的姑娘,我不能让她这样下去。”坎拜尔汗决心改变古丽的生活。

“当时我真的很烦她,甚至看见她摩托车都特别生气想踹上一脚,还当面骂过她。”古丽回忆最初的抵触情绪,因为坎拜尔汗三天两头找上门和她谈心,有时候一天要上门三次,可是古丽始终像是拒绝融化的冰一样。

日子久了,坎拜尔汗发现自己的方法打动不了古丽,于是她试着换种方式。“古丽,听说你以前不是这的,比一比和你一起长大的好朋友的生活吧?”“古丽,我给你拿来些《新疆妇女》杂志,你有空看看上面的女人是怎么生活的!” “古丽,你看我穿的T恤和牛仔裤好看吗?我也给你买来了一套,今后我们穿的一模一样!”“古丽,我把我最喜欢的一件红毛衣送给你,还买了一条红色的头巾,你把那黑色的围巾换下来吧!”每一次来到古丽家中,坎拜尔汗总是想给古丽带来点变化,“虽然我知道她很讨厌我,但我一直没有放弃,我就死盯着她。”

“古丽,你跟我说一说以前的生活好不好,你以前在那边的生活幸福吗?”某一天,当坎拜尔汗握着古丽的手问她的往事时,古丽忍不住哭了,她终于敞开心扉把自己的坎坷都告诉了坎拜尔汗。这让坎拜尔汗特别的开心,此后,她开始耐心给古丽讲党和政府的好政策,讲现代妇女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当得知古丽经济十分困难后,坎拜尔汗主动借给她2000元钱度过难关,帮她在当地找了一份超市营业员的工作,还先后两次给古丽担保申请了妇女小额创业贷款,让她养了13只鸡,7只鹅,3只羊。去年,古丽住进了60多平米的安居富民房,又是坎拜尔汗主动担保贷款2万元,并跑前跑后帮助落实了1.7万的安居房补贴。

“每当我伤心难过的时候,她总是在我的身边,总是那么紧紧握住我的手,耐心地教育我,关心我、安慰我,给我温暖,虽然她大不了我几岁,可在我眼里她却像妈妈一样。”古丽这样描述她的这位“妈妈”。“她拿来好多致富的资料,并且买来学汉语的书教我学汉字,现在她送我的那本《汉维900句》就放在我床头,一有空我就学呢。”说到这里,古丽饶有兴致地从床头拿起书念了起来。

“是坎拜尔汗妈妈改变了我,她对我的人生影响最大。”谈到她以后人生的转变时,古丽这样说。

2013年7月,古丽在坎拜尔汗妈妈的感化下,终于下定决心,摘掉了面纱,脱下了黑袍,向过去告别。

浴火重生 我的生活充满阳光

“妈妈快看看,我参加了乡里庆‘三·八’活动服装秀比赛,帮助村里拿到了第一名,小品比赛也拿到了第二名。”2015年3月8日,古丽拿出手机录下的比赛场景,给病床上的坎拜尔汗妈妈看自己的表现。

原来,一周前,坎拜尔汗妈妈生病了,因为表演排练的原因,古丽一直没来得及到医院看她。

在比赛结束后,古丽第一时间跑到了医院,她要与亲爱的妈妈一起分享她成功的喜悦。

“我们的古丽现在变化太大了,我还记得第一次带她走进理发店时的情景呢,她剪了发,化了妆,站在镜子前问,这是我吗,我告诉她,这就是你呀,太漂亮啦。为此我还送了她一套化妆品,后来呀,她慢慢地开始穿上了艾格莱斯裙,蹬上了高跟鞋,越来越美啦”。病床上的坎拜尔汗提起古丽女儿,开心地说。“她曾经走过错路,但她现在回头了,我们一定要继续帮助她,让她重归社会,过上更好的幸福生活。”

“2014年7月,我第一次参加了乡里的农民模特队,是坎拜尔汗妈妈硬拉我去的,她看我不喜欢外出,天天呆在家里,就鼓励我参加靓丽工程服装展示秀,告诉我这是让别人重新认识我的好机会,后来她还手把手的教我怎么走秀,登上舞台后我才发现,穿着漂亮的裙子,展示在大家面前,大家都特别喜欢我,这让我越来越自信!”

“不过,我在台上还是比不过坎拜尔妈妈,虽然她年龄比我大,但模特走秀要比我走的好,在台上有模有样的,特有范儿。”在古丽心里,坎拜尔汗妈妈最美!

“我以前生活在黑暗世界中,现在我已经把一切都抛在脑后,获得了新生,我微笑面对社会,社会也一样回报了我,现在觉得这个世间很美好。”讲到这里,古丽脸上洒着绚烂的微笑,目光中洋溢阳光般的温暖。

就在刚刚不久,古丽参加了“我是中国公民宣誓”和“妇女远离宗教极端思想千人签名”活动,她举过拳头,庄严地大声宣誓,并在千人签名中工工整整地用学会的汉字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她决心把自己的故事讲给身边更多的人听。 (通讯员 郭城 郑江礼)

[责任编辑:PN054]

标签:和田 穆斯林 且末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