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香港救护车服务免费 94.4%召唤在12分钟内到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3年的香港紧急救护召唤总数有720179宗(平均每日有1973宗)。2013年共有94 .4%的紧急救护召唤可以在12分钟(消防处设定的目标召达时间)内到场协助伤病者,相比服务承诺所定的9 2 .5 %,高出1.9%。在2013-2014年度,香港消防处用于救护服务的修订预算开支约为13 .4亿港元。

原标题:香港救护车服务免费 94.4%召唤在12分钟内到达

香港救护服务给予市民的最大信心在于,不管伤者是李嘉诚,还是流浪汉,紧急救护服务的效率和质素不会有任何差别,香港救护员都会提供一个划一标准的服务给予全港市民。

——— 香港消防处救护员总会总干事屈奇安

2013年的香港紧急救护召唤总数有720179宗(平均每日有1973宗)。2013年共有94 .4%的紧急救护召唤可以在12分钟(消防处设定的目标召达时间)内到场协助伤病者,相比服务承诺所定的9 2 .5 %,高出1.9%。在2013-2014年度,香港消防处用于救护服务的修订预算开支约为13 .4亿港元。

这些数字,让我们一窥香港救护服务的高效与高质。“香港救护服务给予市民的最大信心在于,不管伤者是李嘉诚,还是流浪汉,紧急救护服务的效率和质素不会有任何差别,香港救护员都会提供一个划一标准的服务给予全港市民。”任职救护员37年,退休前是救护总队目的香港消防处救护员总会总干事屈奇安接受南都采访时表示,香港救护车服务全免费,那无可避免存在滥用问题。但由于对人命关天的重视,香港目前为止,并没有出台一个规管滥用救护车的法律。

通过宣传教育减少滥用

南都记者(下称南都):据我所知,香港救护服务是全免费的?

屈奇安:香港救护车并非一直免费。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救护车也会收费,当时救护车收取每次15元服务费。但后来港府发现,收取15元,需要添置收费人员,费用监管等行政费用,15元的收费还不够支付行政成本,所以在上世纪80年代,政府就已经停止收取救护车费用。

南都:救护服务免费,那是否存在市民滥用的情况?

屈奇安:香港救护车服务全免费,那无可避免存在滥用问题。因应救护车滥用情况,政府曾向律政司索取意见,但最后还是无法界定滥用标准。滥用标准的划定,直接涉及求救者的性命,要非常慎重。因为当求救者拨打电话的一刻,呼叫中心是完全不知道他情况如何,凭一个求救电话不可能界定求助者当时是否滥用。

从风险评估看,救护车也要在抵达现场,直接检查后,才能评估求救者是否危险。所以香港目前为止,仍没有一个规管滥用救护车的法律产生。

南都:如果真的出现滥用如何解决?

屈奇安:一二十年前,香港也曾有过一些极端例子,有市民每日呼叫数次救护车。但就算这样极端的情况,政府经过一段时间搜集资料,医院评估,但最后也无法做出什么处理。

因为我们不能因为他一天呼叫三次救护车就认为是滥用,可能他自己不会判断病情,又或者他真的有次需要。就算有人一周呼叫21次救护车,他们也无法界定他每次呼叫救护车的情况如何,是否滥用。现在政府的做法致力在宣传教育上,让市民知道资源有限,紧急救护服务要留给有需要的人。

收到召唤后60秒必须出车

南都:香港救护车的调派机制是怎样的?

屈奇安:香港无论报案、火警还是急救都是999,但电话接通,首先会询问,你需要何种服务,然后按照服务需求分别接往消防、救护和警方的控制中心,再由电脑调派系统,即时调动距离求救者最接近的救护车前往救助。

政府的承诺是,一个紧急电话打入控制中心,政府必须要安排救护车在12分钟内到达现场,展开救护,这是政府的责任。其中再细分,电脑系统调配车辆为2分钟,而行车时间10分钟,合共12分钟。香港救护车规定,收到召唤后60秒必须出车。

香港救护车一般配备三人,三人都是救护员,其中一人兼任司机,一人是救护车主管。香港救护员训练是内外科,包括产科都要学习,应对现场不同情况。

南都:香港救护员与内地相比有何不同?

屈奇安:在内地,救护车上是医生、护士、司机和担架员等,而香港则沿用欧美国家的救护员制度,救护员并非医生。在欧美,院前急救和院内治疗分为两个不同专业,院前急救是让伤病者保存生命,并用最基本药物治疗,防止伤病恶化并在抵达医院前让伤患程度得到改善。

与医生不同,香港救护员无须大学学历,只要高中毕业即可报考,接受26周的基本救护员训练;累计8年以上的临床经验,再通过内部评估,接受辅助医疗二级训练再晋升为救护车主管。

香港法例下,救护员可以使用一些指定药物,包括肾上腺素、心绞痛药物、气管放松药物、抽筋药物、吸毒人士的解毒药物等,并为糖尿病人进行皮下注射,甚至为没呼吸患者进行插喉治疗。

南都:救护员在事故现场如何展开救治?

屈奇安:香港救护员非常注重在现场如何处理伤员,以及移送伤员上车送院。

救护车十万火急赶到现场,但救护过程却需要谨慎仔细,不能匆忙。因为院前急救不仅是为了保住性命,更要让伤患者能够康复,恢复正常机能,重投社会生活工作。这样才会避免因为鲁莽抢救,导致伤者二次创伤,留下不可康复的伤患,成为社会负担。

譬如在一个交通事故现场,伤者被困在车内,香港的做法是在车辆安全的前提下,先让救护员视察患者伤势,视乎情况在车内做好伤处固定和包扎处理等,救护员甚至留在车内协助伤员,消防员再拆开车体,让救护员移送伤者。

此外,香港救护车由救护员兼职司机,因为在送院过程中,驾驶员的驾驶方式和态度,对伤者未来康复的情况有很重要的影响。送院过程中,救护车以一个平稳车速稳定送回医院,才能避免包扎固定的伤口没有移动,避免伤者二次受伤。

体能测试严格 过半投考者被淘汰

南都:香港救护员的工作压力是否很大?

屈奇安:香港救护车服务量,相比内地几乎匪夷所思。去年香港救护召唤总数有720179宗(平均每日有1973宗)。直到现在,香港救护服务的需求仍是处于上升期,过去20年都保持在3%左右的增幅。

香港救护员隶属消防处,是纪律部队。但救护员招聘考试非常严格,体能考试要求与消防员差不多,10个报考的青年,有近6个都会在体能测试淘汰。此外救护员还需进行医学方面的培训。

此外,救护员工作过程经常面对恐怖场面,悲伤家属,甚至有时候成为市民的发泄对象。面对一些精神病患者和滥药人士和酒醉人士,救护工作也有风险,甚至被殴打。在香港,往往救护车未到,记者已经在现场守候,救护员在现场面对传媒镜头,这也是一种无形监督与压力。

南都:来自疾病感染的威胁也非常大吧?

屈奇安:救护员工作面对大量潜在风险,我们笑称是吃“事后药”。在一个救治现场,你无法判断是否有感染风险,只能先救人事后再体检。呕吐物、血液、分泌物都是救护工作中无法避免接触的,所以救护员的工服需要统一处理进行高温清洗消毒。

但香港救护服务给予市民的最大信心在于,不管伤者是李嘉诚,还是流浪汉,紧急救护服务的效率和质素不会有任何差别,香港救护员都会提供一个划一标准的服务给予全港市民。所以即使救护服务需求逐年增加,但政府为此付出的资源,而换回市民的信赖与声誉是相当高的。香港每年评选最受欢迎公务员,救护员与消防员总能排在首两位。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康殷  南都制图:何欣

标签:香港 全港 李嘉诚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