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动|离沪返乡的高峰期,毛坯房成了集中隔离点?
资讯

风动|离沪返乡的高峰期,毛坯房成了集中隔离点?

| 隔离点环境。受访者供图。

作者 丨傅一波

主编丨苏杉

踏出G298次列车的车厢,刘莉长吁一口气,总算离自己的家乡近了一步,只要再经过7天的隔离,她就能见到阔别已久的父母了。

刘莉是离沪返乡者中的一员。今年22岁,山东聊城人,是上海华东政法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5月中旬,上海疫情逐渐好转,公交、地铁率先恢复运行。大批返乡者乘坐市内交通工具,抵达上海铁路枢纽,搭乘火车返乡。

据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消息,截至5月20日,上海开行铁路班次总计增至21趟, 单日预计发送旅客超过1万人次,主要由离沪返乡人群构成。此前两天,5月18日,上海高校先后启动外地大学生返乡计划,刘莉也和8名同学顺利乘坐校方安排的车辆抵达虹桥火车站。

5月24日晚22点45分,他们一行人乘坐G298次列车抵达山东济南西站。

根据山东发布的返乡政策,对于离沪返鲁人员、学生均会安排“公费隔离”。当他们被防疫人员送到距离济南西站2小时车程的泰安市宁阳县隔离时,推开房门,吃了一惊——这是一个毛坯房,未铺装的水泥地面上,是厚重的积灰和飘入的柳絮,走进房中,扬起的灰尘直呛嗓子,拧一下水龙头,流出褐黄色的水,且带有沉淀物。这个三室一厅的房子,还有几间尚未完工,地上堆放着待安装的玻璃面板。

风动|离沪返乡的高峰期,毛坯房成了集中隔离点?

| 洗手间水龙头过滤情况。受访者供图。

未来7天,他们要在这个毛坯房内进行隔离。

在入住前,刘莉收到一封落款为宁阳县社区集中医学观察点的慰问信,信中写道:“此处条件艰苦”,“但希望大家理解”。条件艰苦可以理解,但一个卫生状况恶劣的毛坯房,符合相关规定的隔离点要求吗?

据风动了解,该毛坯房隔离点为临时征用,原因是因返乡人员过多,小县城其他隔离场所均已满员。

刘莉和她的同学面临的困境并非孤例。据上观新闻的报道,上海的高校学生有74万人,其中外省学生接近30万人。在返乡政策发布后,未来越来越多的返乡者将涌入家乡隔离,那么家乡是否做好准备了呢?

300人在毛坯房隔离:有人反映诉求,有人选择“熬过去”

这个隔离点位于宁阳县杏岗路上,实际上是一座尚未完工的回迁安置社区。小区约2个足球场大小,有5栋高层住宅楼,一梯四户,户内所有房间均为毛坯房状态。

据宁阳县社区集中观察点的工作人员介绍,因接到的隔离任务紧急,宽带都是在24日凌晨紧急安装完毕的,该处安置房内,总人数约为300-400人,其中包括学生、白领、务工返乡者等人群。

| 隔离点的基本配备。受访者供图。

每个隔离房间内,都有一张铁板床、书桌、电扇、洗漱用品和被褥。同时,贴心的防疫人员还为每位返乡人员准备了一本书,用来打发时间。刘莉拿到的是山东当地作家也果的散文集《视线》。

《慰问信》中写明“本次入住的临时隔离点为新建楼房,住宿条件与宾馆、酒店存在较大差距,敬请谅解”。同时还强调,“我们将用真诚热情的服务来弥补硬件的不足”。尽管如此,毛坯房内厚厚的铅灰和下水道不时发出的巨大声响,还是让刘莉难以入睡。第二天清晨,居住在隔离点内的返乡人员对住宿的卫生状况表达出了不满。

| 宁阳县社区集中医学观察点的《慰问信》

几乎所有人通过电话、短信向防疫人员和市长热线反映的问题,都围绕着“居住环境”这一关键词——房间遍布积灰、配备的电扇一打开,就会将地面的灰尘吹满屋子导致咳嗽,有的鼻炎患者因为粉尘鼻塞、打喷嚏;厕所内的淋浴没有花洒,热水器制热功能暂时无法使用。同时,接水的时候也有明显的褐色固状物流出;屋内各处的窗户均为透明玻璃,目前没有设置窗帘,返乡人员洗澡或是隔离生活都有可能暴露在第三者的视线中,“让人没有隐私”。刘莉说,她和其他入住人员希望能满足保护隐私和洗浴的需求,另外增加扫把和墩布,他们可以自行处理尘土。

入住者曾尝试向当地12345市民热线、泰安市疾控中心,以及医学观察点反映情况,希望解决屋内的居住问题,或者更换隔离地点,至少解答一下屋内环境是否符合隔离点征用要求。对接的工作人员均以“会向上级反映”和“正在协调处理,请等一等”回复。面对入住者的洗浴诉求时,当地医学观察点的工作人员建议他们暂时不洗澡,“如果一定要洗澡,可以用热水壶烧水,然后倒进脸盆擦拭身体”。截止至5月29日,除了更换隔离地点之外,部分返乡学生提出的增加台灯、窗纸、扫帚簸箕等需求已得到解决。

刘莉在5月25日将情况报告了华东政法大学的辅导员。校方在接到学生的求助信息后也联系了山东当地的校友会,最后和宁阳县医学观察点的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并提出将学生转送至更适合居住的隔离地点,但不论宁阳县或是上级泰安市的隔离点均为饱和状态,转运的要求未能实现。

毛坯房内,也有试图调整心态、适应环境,准备“熬”过隔离期的返乡者。

从事药物研发的白领黄占元今年42岁,他是山东泰安人。去年因工作调动来到上海,在离开小区前,他已经居家接近70天。5月中旬,他在新闻里看到虹桥增开列车班次的消息,就想着返乡,至少能和妻子孩子团聚。每日放出的车票不多,他连着抢了3天才拿到一张来之不易的车票,同时按照山东的隔离政策,他也能享受到“公费隔离”的福利。

对入住毛坯房,黄占元表示理解。他认为,多年的社会磨砺,让他对于生存环境并不太在意。他觉得,或许安排返乡隔离人员十分仓促,很难面面俱到,自己调整心态,“熬过去”就好。

被指为“出逃的人”

25日凌晨,当返乡学生们通过社交媒体反映当下的居住状况后,一些网友们的指责与攻击也开始出现。

凌晨三点,上海电力大学的大四学生王博从水龙头接了一杯水,发现“杯中是浸满黄色淤泥的污水”,他决定打电话反馈问题。凌晨的这个时点,泰安市疾控中心仍处于忙线的状态,电话很难接通。王博好不容易打通电话,得到的仍是,“隔离地点随机安排,无法更换地点。”

沟通无果后,许多学生决定通过社交媒体发声。刘莉写了一则简短的便签,说明当下的遭遇,在被几个微博大V转发后,她发现一些网友的评论令她无法理解。有网友说,“学法律了不起吗?学了四年更了不起吗?。灾民要有个灾民的样子”、“要不要拉到五星级大饭店供起来?”、“免费隔离,一堆人伺候他们,还一天天的,觉得条件差建议付费”。甚至有网友称他们为“白嫖返乡人员”“出逃的人”。

“我们没做过违法的事,合法合规地拿到学校的离校证明,乘坐有通行证的车回家,怎么就成了‘出逃的人’”,刘莉不解,想在隔离点正常生活的诉求,真的很过分吗?

在网上关于“返乡居住环境”的争论一直持续到27日,随着更多隔离人员将视频、图片通过各大平台发布,宁阳县的相关工作人员已经开始行动。他们为每位隔离的人员提供热水壶和整箱的矿泉水,也尽可能地满足一系列要求。

刘莉从26日下午开始,就不断收到来自泰安防疫工作人员的慰问电话。临近晚饭前,有工作人员送来了台灯、窗纸、扫帚,簸箕等物资。

不断涌入家乡隔离的返乡人

风动多方了解发现,自山东5月初发布“公费隔离“政策以来,离沪返鲁人员数量不断增加(注:济南作为交通枢纽,是返乡人员首选之地)。5月21日起,山东济南隔离点均处于满员状态,不得不向周边城市分流返乡人员。山东下属的县市轮流负责接待返乡人员。

抵达济南西站后,返乡人员会随机被各区县转运巴士接走,送往当地隔离点开始7天公费隔离。据山东省统一规定,隔离期间产生的住宿费用均由返乡者户籍所在县市承担。刘莉所居住的回迁安置小区正是被泰安市宁阳县临时征用的返乡人员隔离点。

“很无奈,条件是艰苦点,我们也是非常不好意思。”宁阳县一名防疫工作人员告诉风动,宁阳县是小县城,承载返乡潮压力时已经尽了全力,近期一下子来了三、四百人,就将县城内的几处隔离酒店资源都占满了。

上海大学学生李晓书也佐证了防疫工作人员的说法。24日晚11点左右,他乘坐的大巴车先后在医院、酒店停靠,因为满员问题最后驶向了“毛坯房”。

| 回迁安置小区楼宇外表。受访者供图。

出现返乡人员安置饱和情况的不止山东,随着上海疫情的好转,越来越多的留沪人员从上海开启返乡之路。截止至5月22日,上海虹桥火车站和上海站共开行旅客列车48列,发送旅客3.7万人次。以离沪人群主要目的地浙江、江苏为例,据12306数据,杭州单日内运行班车14次,南京南为24次。民航方面,东方航空从5月27日起至6月3日恢复上海虹桥浦东两场的部分国内航班。吉祥航空、春秋航空也已经恢复了上海至国内多地的航班。

在多省发布的疫情防控相关工作报告中,多次指出将返回人员安置在集中隔离点,是为了落实国家联防联控机制提出的“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总体要求,集中隔离点是“外防输入”的重点环节。

也就是把返回人员接至集中隔离点,及时开展核酸检测工作,以最大限度避免“外防输入”风险。

越来越多的返乡人员正通过铁路和航班汇入全国各地,各地隔离点都有可能出现因隔离点人员饱和而不得不将返乡人员安置在诸如毛坯房或临时安置点内的情况,安置点内的居住环境、物资、餐食等问题也将日益突出。

以浙江省为例,4月中下旬,义乌、宁波两处地区的政策均为“公费隔离”。返乡人员在下了高铁后,会被送到指定地点进行7天的隔离期,居住的环境多为经济型酒店的双人间或标间。但5月21日后,由于返浙人员增多,浙江省内各地在隔离政策和环境上都有所调整。宁波对学生群体为“公费隔离”,但对务工人员会提供200-400元不等的自费酒店隔离点选择。有23日返回宁波的学生表示,自己被分到了海边的度假村,也有务工人员表示自己被分配到了偏远的工业园区,只能提供简单的热水和餐食。

上海周边的江苏省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5月下旬,有在沪务工人员返回无锡后被告知当地隔离酒店已满,只能暂时入住临时搭建的方舱医院。

除了离沪返乡潮外,随着暑假来临,各地也开始陆续安排高校学生返乡。如何安置返乡者隔离将成为各省市必须面对且应提早预案的挑战。

本文系凤凰网风动工作室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为保护受访人隐私,文中姓名均为化名,部分配图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