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岳:青年要走出去开阔视野,更要走进去贡献垂直的力量
资讯

袁岳:青年要走出去开阔视野,更要走进去贡献垂直的力量

与世界对话
2021年04月17日 17:04:36

“走出去的时候,让我们有机会把好奇转变为建设”零点有数董事长,黑苹果青年公益理事长袁岳先生,在2021年4月17日,“下一站·深圳(SHENZHEN NEXT)——2021湾区青年人才发展论坛”提出此观点。

本次论坛由中共深圳市委组织部(市人才工作局)、共青团深圳市委员会指导,南山区委区政府与凤凰网主办,南山区委组织部(区人才工作局)、共青团南山区委员会共同承办,中国世界青年峰会执行。

袁岳在论坛上发表了以“走出去,走进去”为主题的讲话,他指出,年轻人要克服偏见与刻板,“走出来”,开阔眼界,勇于挑战。更要“走进去”,在一个垂直的领域全心付出。

智能主要由三个基本要素构成,分别是数据、计算、算法。从工业智能到教育智能,到医疗智能,目前中国最薄弱的地方就是算法。今天的通用算法是海归人才研发出来的,包括人脸识别,海归人才是研发和升级的核心。

他表示,我们在智慧城市应用层面的算法人才依旧非常稀缺,大学也缺少相应的算法课程。因此,当代青年需要走出去,而走出去的第一步最重要的是开阔我们的眼界,让我们有机会把好奇转变为建设。因为追求理想而走的人,这个人跟其他比起来,有格外的力量、垂直的力量。

以下为袁岳先生演讲实录

袁岳:深圳是我创业之前就来了地方,我刚来深圳的时候,1990年。刚才一开始的时候,给深圳做广告,说深圳是现在创业最好的地方,我想说30年前就是

我创业做的第一个项目叫做中国最大的117家私营的发展状况,那时候我认识了一波年轻的科技人,他们在1992年的时候就在深圳创业,还成立了深圳民营科技企业家协会。那时候很多是从北京、上海来的,北京那么多的科教条件,为什么到深圳?他们说北京有很多限制和规定,深圳那时候给的空间更大。那时候有很多的企业在这个地方扎根,到今天看到华为、大疆这些公司,有了累累果实。他们做种子的时候,如果没有在深圳,今天不容易看到他的果实。

这些人只要不走出来,他们就没有后来,重要的是,那些人如果不走出来,就没有深圳。因为深圳这个地方的人,都是走出来的人。今天我们在这个地方有这场活动。我相信很多的小朋友在家里,因为是周末,看电影,逛街,这也很好。如果要利用周末的时候找到男朋友非常不错,如果男朋友是华大的更加不错。重点是有些人走到这个地方,我今天的主题叫“走出来,走进去”。

移动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刚才的鱼出来了,小孩子不听话,走出来的鱼离开了海洋,到了陆地,很多不听话的孩子。我20多年前不仅研究了民营企业家在家,还研究了很多打工者。我告诉你,他们当初出来的时候,不管是原来条件好,还是条件不好,父母和师长告诉他们不要乱走。那时候我在国家机关里,4个连营干部,我们的处长31岁,我26岁。我那时候出来创业,我们的办公厅主任说,不要乱搞。我们就是乱搞,然后就出来了。

出来的过程,你们听到了很多的话语,无论是刘坚老师作为我们部级的领导,还有尹烨老师,他们的角度都不一样。对于一个普通的工人或者公务员,他们无法接受煎牛排这件事,他认为煎牛排怎么吃?因为煎牛排不熟,所以要吃10成熟的牛排,为什么他们对牛排那么排斥?因为他们没有试过。今天试过的时候口味不合适,很多人到国外旅游,第二第三次旅游的时候,可能第二天就到处走中餐厅,吃了以后觉得中餐厅也不是很正宗,那些人也很厉害,因为你走出去以后,会遇到食物的挑战。

我在哈佛做得最成功的事,就是每个月有一次国际美食节,有主办的国家。所以很多人记得我的原因是因为美食节。以前我们觉得印度人提供的菜都一样,就是加咖喱酱。后来我发现也很有学问,因为印度人提供的美食有酱。我后来认识了一个印度的厨师,他告诉能把很多蔬菜变成酱,而且和很多香料调了以后就是很棒的。他们可以用手抓着吃,而且吃的时候,他们摸一摸都知道这个菜是否好吃。他告诉我说,中国人和印度人发育的器官不一样,中国人主要靠味觉,我们靠触觉。因为这样,我最后去印度的时候,坚持摸了三周的饭盒以后开始有感觉了,以前中国人无法想象,看着印度人吃饭很脏,因为印度人看着我们也觉得我们挺脏的,因为什么都敢吃,没有讲究。

彼此不知道的时候,我们用偏见引导我们的认识、逻辑和选择。郑和的时候有很多水手上岸,后来赶紧跑了,因为找不到女人,因为印度的女人没有办法嫁给中国人,因为中国不知道是哪个种性。所以只要没有女人嫁给你,你就完蛋了。为什么不能嫁给你,因为搞不清楚你是谁,没见过这种人,所以这个世界上,大家都会遇到走出去之前,带给我们的阻隔。

今天这场会,李先生是我们这个会的主席,以前是在美国举行,我参加过好几届,非常棒的一个活动。就是普通的留学生在听,今天看到那么多的留学生,我相信对一个普通留学生来说,吃一个西餐没有太大的问题。不仅对西餐没有问题,你在在读书的时候,对美国人的学习方式没有太大的问题。

刚才主持人提到了Tony Saich,他是一位伟大的教授,70年代到中国留学了,他还是在中国上山下乡后,在江苏扬州开拖拉机,所以他在南京大学留学的时候,那时候没有课,他对中国很了解。结果他到哈佛教书的时候,第一个学期被同学打分特别低,因为太中国了。先讲概念,再讲特点,再讲伟大意义。他告诉我们一样东西,当他很适应中国的时候不太适应美国。当你很适应美国的时候,你不一定很适应中国。

我相信很多北方让或者其他人到了深圳以后,不太适应深圳。到了深圳以后,到其他的地方适应,也会有困难。比如说吃,到了深圳,饮食榜的第一名是陈鹏鹏鹅。它来自于潮汕,把鹅做到了极致。但是陈鹏鹏也很厉害,他有一个实验厨房,我进去过参观。陈鹏鹏每个月测试鹅有什么新的吃法。其实粤菜有很多,但是陈鹏鹏在深圳脱颖而出是靠一个单品,把鹅吃到前无古人的程度。

我过去一段时间创投,我们投了很多创业的钱,过去10年,真正吸引最多投资的领域,既不是基因,也不是机械人,是消费品。美国、欧洲、日本,在过去的10年,正在发生消费变化。消费品的革命是单品,大家都知道宝洁,在中国有50-60个产品线,有8-10个产品大家都很熟悉。但是过去10年被革命挑战,每个领域都有单品的创新者挑战他。比如牙膏,有人专做青年牙膏或者青年女性牙膏。

最近华为造车,我在想没有人做好剃须刀,我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一个我想要的剃须刀,德国的剃须刀就很棒。欧洲和美国,每年有三到五个品牌挑战剃须刀的前沿。我们以为中国进入了产品丰盛的时代,的确是这样的,但他还不是系列的高品质的产品。饮料在全世界发生革命,中国的革命是奶茶。深圳前几年茶言悦色很多人喝,但是在健康路上有很多问题。欧美也发生革命,就是两乐,他告诉我们一件很重要的事,生活里每一个产品需要被重新挑战,但是挑战过程中,给科技设计提出了完全崭新的概念。比如今天的材料,用到了消费级的水平。

我们有一个革命性的品牌,专门做软鞋的,各位绝大部分的鞋都是硬的,每个人的生活都需要软的鞋。这个软的鞋怎么样产生?用羊毛混合各种纤维,我不是他的代言人,只是对他的产品做了一点研究。美国有2500个产品有革命,有2400个产品改写领域,意味着生活领域通过垂直线的方式往高质量的方向前进。我们可以把鹅吃到匪夷所思的程度,也可以把商品做到很高的程度。

深圳要发展智慧城市,会在数字科技发力。说到智能就三个要素,所有的智能一定会用数据,所以我们有大数据。所有的智能一定会用算力,所以我们有实验室。还有一个就是算法,今天很多的智能其实都不是智能,很多公司做的是管理系统,核心中间缺少解决城市中各种问题的算法。

每个城市自来水在地下运行的时候,每年会吃下25%的自来水,我们国家是缺水的城市,如何能够用智能感应的方法快速感应到什么地方漏水。所以要快速的辨别、快速的反应,我们从智能跳到算法的点上,从工业智能到教育智能,到医疗智能,最弱的地方就是算法。今天的通用算法是海归人才研发出来的,包括人脸识别,海归人才是研发和升级的核心。

我们相对多种人才在应用算法领域,但是深入的时候,一个城市,一个地方发展智能的产业没有算法的人才,也没有像样的算法,这个地方说的智能是空的,相当于上了很多桌子没有菜,所以人们不可能受益于智慧城市的建设。

从生态到智能,从兴趣来看的的时候,有的人对消费服务有兴趣,有的人对科技感的东西有兴趣,比如基因产业,在这里还分很多细分的领域。所以走出去的第一步最重要的是开阔我们的眼界。

走出去的时候让我们有机会把好奇转变为建设。在较多的建设之间,我们可能会出现偏好,因为偏好是浅表的形象。男人多喜欢美女,但是他为了一个女的做多大的投入是两码事。所以仅仅喜好美女的男人,并不能够证明他有爱情,爱情就涉及到买单。所以你聚焦在某一个异性身上,为她花更多的时间、精力、金钱,你慢慢产生相互套牢效应,很多人会走出去,长了时间之后会成为渣男渣女,因为没有投入。

投入的时候会发现,你开始跟其他人长得不一样,有建设的人不一样,但投入进去的人才真的长得不一样。人们投入以后,观察力都不一样,观察、记录、系统汇集、总结提升、提供备色、反思优化,如果在一个具体的点上反复这样的行为,你开始在中间形成一种东西,叫做记录。

垂直以后最重要的显示你有没有可能在中间得到回报。一个成年的青年有见识,有偏好就非常棒。但是很多人可能没有偏好。但是成年的年轻人需要付出,但是有风险,没有产生预期的成果,创业半天,真正上市的公司也很少,做还是不做?对一个可能付出以后无法得到理想回报事物的投入才叫爱。当你结婚的时候,主持人会问你一句话,你爱他吗?爱。你愿意嫁给他吗?愿意。现在你们可以成婚了。其实应该是这样的,你们现在开始结婚了,请问在你走的漫漫长路上,她或美貌或者年老失衰;他或富裕或贫困,他或健康或疾病,你们还是会相爱直到最后,你愿意吗?

前面那个叫偏好,男人看美女,后面的叫爱,如果这个没了,我还愿意承担。我们为什么会看这些科学的事情,包括公益,或者我们也有一些做各种各样具体的事情,这个有什么意思?我们投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是男人的袜子,一个人用生命中最宝贵的30年做这件事你就在想,也许最后未见得达到理想的结果,但是一个为理想而走的人,他有格外的光亮,因为没有人对男人的袜子如此的了解,所以感觉他有垂直的力量。

这个世界的美好由什么东西组成的?只有无数个垂直走进去的工匠、投入者、创业者、创新者,开始是革命者,后来是陈旧者。我作为做一个数据分析的,我会碰到很多人,经常说这事做不了,因为顶层设计,这个是体制原因,跟我没有关系。因为没有走进去。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你会发现可做的东西,我们把这个称为人生的颗粒化战略。因为大家认为是讲大方向的,如果今天在座这么多年轻人,在一个垂直分享的领域中有前无古人的突破,我们在现场就会有几百个突破,在深圳就会有几百万个突破。

走出来,让我们扩大眼光,走进去,才让我们拥有力量,每一个细小我们乐意投入,每一个发光的颗粒行动起来的时候,一个地方的能量就会为之改变。我也希望我们的峰会有这样垂直的力量走到一起互相分享,让我们成为一个革新、改变和前进的朋友,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