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资讯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在新的经济发展格局之下,青年们作为发展创新的第一动力,该如何结合自身优势为生命科学赋能,在敬畏自然的前提下,探索自然的宏律,从而完善对生命科学的认知?

2021年4月17日,在“下一站·深圳(SHENZHEN NEXT)——2021湾区青年人才发展论坛”上,“湾区青年力量发展”板块, 华大基因CEO尹烨先生就这些问题,表达了独到的观点。

本次论坛由中共深圳市委组织部(市人才工作局)、共青团深圳市委员会指导,南山区委区政府与凤凰网主办,南山区委组织部(区人才工作局)、共青团南山区委员会共同承办,中国世界青年峰会执行。

尹烨先生表示:“未来的生命时代,将更加与物理世界,信息世界和生命世界相融合。” 我们现在正处于生命科学时代。非生命时代是解决和粮食/原子/比特的关系,生命时代是解决和基因的关系。在非生命时代中,更多的是多巴胺刺激,在生命时代中,我们应该追求内啡肽的刺激,也就是成就感。

因此,“在生命科学世纪,我们不应该错过探索事物本质的机会。中国青年们并不缺形而上的教育,青年们更应该专注于形而下的钻研。”

尹烨提出,我们应该让更多的孩子们爱上生命科学,探索自然的宏伟,感受人类的卑微,了解造物的神奇,认知众生的平等,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以下为尹烨先生发言实录:

如果没有一声惊雷,在1919年就不会有五四运动。如果刚才没有一声响,大家就不会记得生命科学在这个世界的作用。

100多年前,我们讨论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很多人在这一刻还不懂量子力学,所以上个世纪没赶上物理,算了吧,赶不上了。这个世纪生命科学才刚刚开始,所以作为年轻人,我们也不青年了。如果再过40年,我82岁了,假如那一天生命科学没有起来,我们这个该有多失败?

我今天给大家演讲的题目叫做《基因,即因;未来,已来》,不管如何,我们会在有生之年,携手一起迈过人均寿命90岁的大关。所以在座的各位,你们还有半个世纪要活,怎么活?了解一点生命科学。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先考试,测验一下诸位的生物学素质,首先我们和苍蝇的基因相似度有多少?39%。所以不要轻易去打苍蝇,这算欺师灭祖。第二个问题,今天我国的人均寿命是76岁,那么我们1949年建国时候人均寿命是多少?不足39岁。从前人们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今天说谁70岁走了,你感觉跟夭折了一样,这说明我们长寿了。所以我们不能老拿旧的眼光想今天,别说古人会怎么样,古人活不到40岁的。

下个问题,新冠病毒和细胞都是微生物级别的东西,这两个差多少倍?基本是从百万倍到千万倍的级别。当一个新冠病毒看到一个细胞,如同我们站在梧桐山的前面。你了解为什么一个细胞里,病毒复制数能达到成百上千万甚至上亿吗?

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的心脏一辈子跳多少次?如果你能活到80岁,而且心率正常的,应该在30亿次。那为什么还有人得心脏病,因为他们不按说明书,用的时间太长了。我们要创业,但创业不等于找死,保持自己规律的生活工作和作息,对于在座的各位很重要。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什么是滔滔不绝?你可以把一个创业看成是马拉松。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如果这几个问题你回答不了,我很高兴,这说明我下来的课很好讲。如果这几个问题你回答得了,我也很高兴,因为这说明生命科学正在开始普及。

我给大家看一下去年我们是用什么样的科技力量抗疫的。

我们从来不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我们只是生活在了和平的国家,今天中国做得到的,很多地方做不了。我们为了支持海外地区抗击新冠疫情,奉献自己的青春年华。所以我想,我们在中国,我们在大湾区,我们在深圳,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集成了最强的中国制造,可以为全世界做一点中国人的贡献,这是新时代我们的大规则。

我们身处在历史的什么位置?这是亚当的那一幅画,大家会看到生命科学迅猛扑来。我们建立了哪些时代?农业时代、工业时代、信息时代、再到生命学。在农业时代,我们解决了吃粮食的问题,工业时代解决了和原子的关系。大家买到的所有物品,都是在原子里。信息时代我们解决的是和比特的关系,而我们现在走到了生命科学时代,要解决我们和基因的问题。

这些(农业、工业、信息)叫做非生命科学,而那边的叫做生命科学,这两个时代之间有什么不同?其根本不同在于,非生命时代带来的是过剩。大家没有热衷于每半年换一部手机,这种过剩带来更多的焦虑。但是生命时代永不过剩,没有谁会在健康的环境下嫌自己活得很短。这是人类作为一个高等的智慧物种,在这个星球上想要把自己的种群能够延续下去的过程。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在非生命时代中,更多的是多巴胺刺激。什么是多巴胺?什么时候产生多巴胺?谈恋爱的时候,吃巧克力的时候。最高的表达是什么时候?大家打麻将自摸胡了,多巴胺爆棚。问题是这次刺激完,下次再刺激,可能就不只一次赌10块钱了,一次就可能要赌100块钱了。如果追求多巴胺的刺激是没有止境的,所以大家不能简单的拜物,这是一条不归路。

我们要怎么办?我们要回到生命时代的奖励——内啡肽,它奖励的是成就。什么叫成就?比如今天跑了五公里的有氧,很舒服。今天听了尹烨老师的课学习知识,很舒服。希望大家都能够把自己调整在一个内啡肽奖励的世界,让自己活在一个与天、与地、与自然、与自己自洽的环境。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我其实不是担心大家没有看到这些现象,我只是担心我们并没有抓到其中的本质。这个世纪我们不能再错过了,为什么这么讲?北宋以后,中国在科学和技术上,没有太多的贡献,究其原因有两个:中国的科举制度扼杀了人们对自然科学探索的兴趣,思想被束缚在古书上。我们简单的抱残守缺,而不会突破创新,这可能是一个问题。中国的儒家学比较重视道德,比较忽略所谓的量化分析或者定量管理。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我举一个例子,去年,我们分析全球大瘟疫的时候,你会发现西方记载得很清楚,何时何地,大概什么情况,死了多少人。而我们看到的很多古书,可能写一句“天大旱,死若干”。有些人问我说,为什么麦当劳、肯德基可以开遍全世界,中国的兰州拉面却不行。我说你看看中国的菜谱里怎么写的,糖少许,盐适量。我们在纳米时代工艺的追逐当中,还这么定义我们的餐馆,大家觉得这不是底层操作系统的问题吗?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何谈科技创新?

我相信在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形而上的教育,中国形而上教育的颠覆是北宋的时候,科学这两个字是日语翻译过来的,牛顿叫自然哲学,人家没有叫科学。我们现在更需要的是形而下,往下剖所谓大学之道,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什么叫格物?这是一部手机,但如果看到的第一刻,你首先想的是这个手机会折叠,这可能是华为的手机,酷毙了,这是格物。往深想,你要知道这是8寸的屏幕手机,有4千万像素,有4个摄像头,且被莱卡认证,这大概到了卖手机的水平。如果再往下,到了修手机的水平,你可能就需要要知道这个CPO整合了5G的芯片,美国现在也在卡这个东西。但是第四个阶段的格物,要知道一部手机的问世,至少是10个诺贝尔奖,这些诺贝尔奖都来自于曼哈顿原子弹计划,阿波罗登月计划等大家知道的所有物理学的定律,把这些科学到技术、到工程、到产业就变成这个东西。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我们有多少人明白,一部手机的产生是奠基于巨人的发现,我们真的是在巨人的肩膀上做事情。中国的强项是这些原理发现以后的工程化的思想,而在原理上的发现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我们选择做生命科学,因为这条路少有人走到。

什么是生命科学?这是茭白,第一个阶段格物至少要知道这是一种菜,可以炒肉。如果往前推一步,我们知道它叫茭笋,是古代的六谷,本来是产米的。第三个阶段的格物,它是禾本科的,跟小米、大米、玉米是一家。到这个阶段,算你能学毕业了。

在华大,这个程度是远远不够的。你要知道基因组大小590兆,大概是人的1/6;有30条染色体,人是23对;其由米变菜,是由于真菌感染导致进一步庞大,加上宋朝,中国开始广泛的种植水稻,所以它的产量低,是一种天然转基因的蔬菜。所以大家不要再问我转基因的问题,这个菜从北宋时代吃到现在,也没什么问题。如果不能这么理解格物的话,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就还不能达到一个形而下的进化。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生命如此神奇,我们往自己的身上看,其实充满了奇迹。最小使用量子技术的是叶绿体。每天通过叶绿体捕捉光子,把太阳带来的光能转化为化学能、生物能。最小的3D打印工厂是我们的核糖体,就在这一刻,我们体内有无数的细胞在源源不断地把大家吃的氨基酸变成我们所需要的蛋白质。

最小的共享单车模式是分子马达驱动蛋白,给它一个ATP它就走固定的步数,这是一个典型的量贩方式。我们人体有30万亿的细胞,每一个细胞有数百个这样的马达,每一天都在辛勤地工作,所以大家千万不要郁闷,因为你们不配,你郁闷的时候,人家还在工作。郁闷仅仅是你的一部分脑细胞要造反造成的,把它灭了,给自己不断的心理暗示。

最高效的大数据存储设备是我们的DNA,一公斤的DNA数据存储量有455个亿B,一个亿等于一千个P,一个P等于一千个T,一个T等于一千个G。父母只给了我们6个皮克的DNA,也就是10的负12次方的量级,就能造出来一个人。它是硅机存储的十亿倍。所以我们正在尝试把大量的数据写到DNA。还记得《流浪地球》最后要把驾驶舱分离出去时,强调要携带大量物种的信息,我们这些生命的天书就在每个人的细胞里。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这是我看到的生命事件,不管怎么样讲,这些都是奇迹。如果有阳光照到我们身上的时候,就是奇迹,因为太阳光从核聚变产生再照到你身上,花的时间是整整20万年,是我们人在开始被称之为人,从非洲走出来所开始的地方。所以最小的昆虫也比恒星复杂很多,我们今天可以很轻松的根据牛顿定律测算出天体的轨迹,却搞不清楚昆虫的迷惑行为,因为他们有神经系统,开始变成超高维度多元回归,我们好像分析不了。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生命科学之所以复杂,第一,因为它几乎不能用数学来描述。第二,因为都可以根据自身的对照,形成可能不正确的“经验”。

比如说很多人说我抽一辈子烟也没得肺癌,这叫幸存者偏差。安慰剂效应确实存在,这个地球上的药和这个地球上的病,有1/3的人吃药会好,有1/3的吃药不好,还有1/3的人不吃药也好。大家现在知道很多邪教为什么存在了吧。我简单的相信,好像就可以把疾病当成一个很好的状态,所以生命科学确实复杂。我最希望大家做到第四点,通过冥想或者坚信民族的自信心和自豪感,每天做善事,你会觉得这个世界都都会不一样。

有人也会challenge,既然你这么讲,为什么很多科学大师晚年都转向了宗教,爱因斯坦最后每讲一段话必称老头子,那个老头子说的是上帝。可是如果你去翻《爱因斯坦的回忆录》,他说到的上帝是什么?我信仰的上帝是存在事物当中,有秩序的和谐中显示出来的上帝,而不信仰那个同人类的命运和行为有牵累的上帝。若不正其心,若不诚其意,求佛又有何用呢?归根到底,大师信仰的是规律,而不是神祇。

最高级的迷信是什么?科学是可以被证伪和检验的过程,是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几乎都有适应的条件,所以科学是注定在一个否定前人的过程中推进的,所以单纯的相信当先的科学即是无神论造神。在这个过程中,你要明白,为什么科普很重要,因为它会教会大家如何科学、思辨、理性地看待事物。

乔布斯虽然走了,但他说“求知若饥,虚心若愚”,请明白,今天给大家讲的,有很多可能是这一刻对,明天就错,或者明天可以修正的。请不要忘记我讲话的前因后果,不要断章取义。

汉堡美术学院院长说“艺术可以被学习,但不能被教授”,很多东西高了高级阶层,很难超越前人。生命科学亦如此,可以被学习,但绝对不能灌输。每一个人一定有自己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方法论,我相信每个人也会有自己对应的生命观。我只是希望我们的生命观求同的东西多一些,存异的东西少一些。

在2019年,当阿姆斯特朗代表人类登月的时候,他讲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却是全人类的一大步。我们终于走到了唯一的卫星月球上,我们踏上了宝贵的一步。但我想说,在大约34亿年的生命史上,太多的物种在我们之前已经做到了。

比如这条鱼叫提塔利克鱼,开启了水生向陆生,鱼类向两爬类演进的征途。这鱼为什么走到陆地上,这就涉及到人类进步的本质。不管是家庭作业还是逼婚,人类之所以进步,是因为下一代不全听上一代的话。如果下一代都听上一代的话,我们今天还是清朝,因为我们一代又一代在制度上和科学的向往上追求美好的事物。我们追求心中的中华民族的美德和普世的价值,才使我们有了今天。我觉得我们的年轻人应该做得更好。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一句话总结DNA,我们用中国这么美丽的风景,我们用这么好吃的中华美食丰富我们的肠道菌群造就我们的菌脉,血脉,文脉三脉合一,就构成了今天社会属性的人,所以我们就是中国人。就算背井离乡,就算走到异国他乡,你还想吃一碗真正的肠粉。但是如果我们都不努力,我们等着别人努力也不行,少年强则中国强,这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希望大家如果觉得我们要拯救民族,就应该让更多的孩子们爱上生命科学,认知生命科学的重点是探索自然的宏伟,感受人类的卑微,了解造物的神奇,认知众生的平等。进而就会有悲天悯人的共情,这是我们希望的,我们会有一个正确的生命观。

很多人问我,你是否希望永生,我说人类归根到底靠种群永生,我坚决反对长生不老,但是我会致力于让每个人长命百岁。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大概五六年前,一天晚上看书,明白了自己是啥。但是康德已经明白了,他说的话可以用中国的话总结“有二事焉,恒然于心;敬之畏之,日省日甚,外乎者如璀璨星球,内在乎道德律理。”

各位同仁,不管是40年还是60年,我们终究会以热力学第三悖论的方式,尘归尘,土归土,期望在那一天,你们感受到物性的神奇,也感受到过人性的可爱。

如果说所有的生命当中有一组代码,我相信所有人类的代码中有爱。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将自己的爱在深圳、在南山、在粤海街道办,在每个人的心里,谢谢!

华大基因CEO尹烨:基因,即因;未来,已来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