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被外星人劫持了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我来帮忙改进这个问题

返回 | 凤凰网首页 | 网站地图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

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被外星人劫持了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我来帮忙改进这个问题

返回 | 凤凰网首页 | 网站地图

从风光无限到分崩离析?陈水扁家族兴衰蜕变录
2009年09月11日 01:24中国新闻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资料图片:2月10日,台北地方法院再次传唤陈水扁之妻吴淑珍到庭应讯,继续审理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家所涉弊案。吴淑珍在连续17次拒不出庭后,当日终于现身。图为吴淑珍在儿子陈致中(左三)陪同下抵达台北地方法院。 中新社发 陈立宇 摄

中新网9月11日电 (李娜)陈水扁,台湾政治舞台上的超级巨星,曾走过“梦幻八年”的前台湾地区领导人,此刻却身陷一系列贪腐丑闻,全家人卷入弊案面临大审判。就像扁儿媳黄睿靓所说 “家庭分崩离析”,昔日风光无限的“第一家庭” 如何蜕变到众叛亲离、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境地?

“三级贫户”之子 曾被赞“老实的乡下人”

陈水扁出生在台湾台南县官田乡一个世代贫困的农民家庭,家境属于三级贫户,即贫户中的最贫级。父亲以佃农与长工为生,母亲为不识字的家庭妇女。

在陈水扁成长过程中,常会出现缺衣少食、入不敷出的窘境。据陈水扁回忆,小时候家中的米钱、菜钱都是向亲友借支而来,母亲常用粉笔将借债写在墙上,但经常是刚擦过又马上写满,所以家中墙上总是写满密密麻麻的阿拉伯数字。这段历史在台湾几乎人尽皆知,陈水扁也因此成为台湾许多父母教育孩子的楷模。

陈水扁回忆,最难忘的是母亲为他准备的饭盒,只是几块地瓜或是没有蛋的菜脯团,让他在同学面前拿着饭盒总得遮遮掩掩,生怕别人看见。直到大学三年级时,陈水扁才用自己获得的一万二千元(新台币,下同)奖学金给家中买了一部黑白电视机。

甚至到了大学时代,陈水扁第一次到出身富家的女友吴淑珍租赁的宿舍时,见到房间里放了一个组装简易衣柜,误以为那就是电冰箱。吴淑珍还透露,陈水扁大学时代竟没见过银行定期存单。

这种拮据的生活,即使到了陈水扁大学毕业也未结束。据吴淑珍回忆,就是由于陈水扁家境太差,父亲最初一直不同意这桩婚事。结婚后好多年,陈水扁都一直挣钱还债。

1975年2月,陈水扁与吴淑珍结婚。从1977年开始,陈水扁任职台北市一家法律事务所,致力于海商法案件代理,并成为台湾海商界颇为有名的律师之一。

陈水扁岳母对扁非常满意,她说女儿吴淑珍比较凶,平常吵架都是女婿在妥协,称赞女婿是老实的乡下人。生下一女一男后,陈水扁小家庭过得红红火火。

八年风光无限 四口之家倍受关注

1979年成为转折点,陈水扁因“美丽岛事件”转入政坛。他先后通过竞选担任过“立法委员”与台北市长,又在争取市长连任中败给马英九。

9年前,陈水扁抛出“有梦最美,希望相随”的口号,成功“打动”台湾选民,赢得2000年“大选”,实现了台湾历史上首次政党轮替。

陈水扁在第一任后期,陷入内外交困的政治困局,甚至几次面临下台的危险。但“三一九枪击案”让陈水扁得以0.228%之差险胜连任。

然而就在这八年任期内,陈水扁不仅将自己的政治仕途推上了颠峰,也将家人的腰包变鼓,享受到平常百姓家无法享受的特权。

图为陈致中结婚时,扁家人合影。

金钱:存款多出数千万 珠宝首饰难估价

台湾财政部门曾公布岛内政治人物财产申报资料显示,陈水扁执政八年,家里多出近5000万元的存款和两处房产,以及难以估价的10多件珠宝首饰。

2000年陈水扁上台之初,其家庭财产包括8块土地、4处房产、存款1333万元、股票438万元及1400多万元基金。“执政”8年后,陈水扁家族在原有8块土地、4处房产的基础上,新增了一栋房屋,股票全部售出,存款部分仅吴淑珍就有6000多万元。此外,吴淑珍的手表和珠宝价格更是难以估量。8年内,陈水扁夫妇在还中为家人购买220多万的高额终身保险。

台湾学者指出,陈水扁在8年“执政”时间里,打造出真正的“第一家庭”,即“炒股第一,购物第一,拼理财第一”!

特权:儿子婚礼动用“空军一号” 扁家特助可获折扣

陈水扁儿子陈致中的婚礼在台湾引起诸多争议,陈致中妻子黄睿靓住在台中,扁家去提亲的时候,因为平常只有“第一家庭”才可以动用“空军一号”,婚礼当天,包括媒人等一票人全部都上去。所有人都在开玩笑说,“空军一号”一个公务用机,变成提亲的专机。

而陈致中的婚礼也极具奢华,台湾几乎所有的银行家以及比较大的企业都到场,这在台湾是非常不可思议的。更离谱的是,曾有商人赠送100万的对表,竟被吴淑珍要求换成132万的名牌钻戒,并强制对方弥补差价。

此外,陈致中在当兵时也享受到平常人无法享受的特权。据台湾学者透露,台湾军方曾因为陈致中报考军法官而扩展名额。另外,陈致中在当兵时每天开跑车上班,甚至有自己的停车位;在非典期间每个人都要留守自己岗位的时候,陈致中却可以放假回家。

而陈水扁家族的特权远远不只一家四口人可享受,扁家友人蔡铭哲曾在出庭时证称,当初会以“吴淑珍助理”名义在外办事,是获得吴淑珍同意的。他表示,使用吴淑珍助理名义帮陈水扁家修缮官邸、添购家具,都能获得很大折扣。

蔡铭哲说,有一次陈幸妤买床,厂商已将定价由八九十万降到60万,但后来吴淑珍要他再去跟厂商谈,厂商看到他的名片后,又再降价5万多。

贪污洗钱弊案曝光 “第一家庭”分崩离析

在陈水扁仕途中,吴淑珍一直是最重要的推手,1986年他因“蓬莱岛”诽谤案入狱,吴淑珍代夫出征参选台南县长,却遇车祸导致残疾。吴淑珍所谓的“政治车祸”确实为陈水扁带来不少选票,获得颇多同情。多年来,陈水扁在公众面前始终扮演好丈夫、好父亲的角色,夫妻大方秀恩爱。

而弊案的爆发为“第一家庭”带来了人性的冲击,一场亲情角力战大戏上演,顷刻间,夫妻关系、父子关系、父女关系、婆媳关系变的复杂而吊诡。正如国民党“立委”邱毅所说,陈水扁一家各怀鬼胎,贪污家庭无亲情可言。

夫妻关系:从“救夫保子”到“舍大保小”

过去,吴淑珍曾经这样形容陈水扁,“阿扁的人就像喝白开水一样,喝起来没味道,可是如果少了他,又活不下去”。陈水扁因家族弊案被羁押,二人第一次无法一起庆祝情人节,吴淑珍更通过友人转告陈水扁,这辈子嫁给阿扁,她无怨无悔,如果有来生,一定还要再当陈水扁的太太。就是这样一对夫妻,即使隔着大牢两相遥望,也依旧高调宣誓爱情。

弊案初期,吴淑珍为了保护丈夫陈水扁与儿子陈致中,曾采取部份认罪的司法策略,企图将全部罪责揽在自己身上,通过这一手段来达到“救夫保子”的效果。而陈水扁也同样罪推妻子,将吴淑珍说成“不是正常人”,瞒着他在官邸捞钱、搬钱、洗钱。

随着案情的进一步明朗,扁家人似乎意识到“诚实才是最好的对策”,陈水扁负隅顽抗实非明智之举,唯有坦白认罪才能减轻家人、尤其是儿子陈致中涉罪的责任。

此后,吴淑珍的策略由“救夫保子”转为“舍大保小”,陈水扁办公室透露,先前曾带着一封吴淑珍亲手写的信转交给陈水扁,吴淑珍在信中措辞强硬,表达对陈水扁的不满。

扁办秘书江志铭表示,吴淑珍对于陈水扁有所责备,因为陈水扁绝食、行使缄默权来抵制司法审判,造成陈致中、陈幸妤被起诉、遭境管,吴淑珍希望陈水扁可以认罪,加速案件审理。

之后,吴淑珍更进一步发动劝扁认罪攻势,甚至对扁撂话:“不认罪以后就不来探视!”而吴淑珍“弃夫保子”这一招注定得不到丈夫陈水扁的配合。陈水扁公设辩护人曾德荣曾说,陈水扁已明确表示“不可能认罪”。

面对陈水扁夫妇关系的骤变,连扁系“立委”邱议莹都直言,这样的转折可显示:“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非常可悲!”

邱毅则强调,“这一家真的都是变态,吴淑珍不也说过,她半夜要起来打陈水扁、要杀陈水扁吗?陈水扁又说吴淑珍不正常,说要把家里的菜刀藏起来,怕吴淑珍杀人。所以这对夫妻不只是同床异梦。”

父子关系:从“避实就虚”到“当庭对质”

扁家弊案初期,陈致中、黄睿靓夫妇由当初仅承认是母亲吴淑珍的“人头”到后来主动要求“认罪协商”,形式上虽表现“进步”,但实际上却诚意不足,不仅海外巨款未能如期汇回台湾,就连司法策略也依旧采取推责于母亲,称父亲对洗钱一事毫不知情,力保陈水扁的痕迹相当明显。

然而,随着弊案审理的进一步白热化,当陈致中坚定的向审判长蔡守训表示愿意出庭做证,愿意与父亲陈水扁对质,当陈水扁听到儿子在法庭上侃侃而谈,而表现出眉头深锁,坐立难安时,一切谜底似乎皆在世人眼中。

为了让父亲陈水扁达到认罪的目的,陈致中也曾以死相逼,表示如果吴淑珍有事,他准备“随母而去”。而陈致中妻子黄睿靓探扁时更是直接哭诉,希望扁配合院检,不要累及子女与第三代。

陈致中更直接投书媒体,表达对出身扁家的不满。他说“宁愿自己出生在一个平常的家庭,在那种状况下,我可以自由地、快乐地‘Be Myself’,而这个社会所看的也会是原本的我、完整的我。”

国民党“立委”邱毅接受采访时说,陈水扁一家人动作连连,让人看到的就是“父不慈,子不孝”。

父女关系:从“为父叫屈”到“对扁发飙”

2008年8月18日,当陈水扁遭到起诉后,陈幸妤上班被媒体围堵狂奔跌倒,她发飙痛批民进党:“他们现在就要斗死我们全家啊!”“那些当初有拿钱的人,有去选举的人,现在每个出来假清高。”在陈水扁涉及洗钱案进入紧要关头之际,陈幸妤高声嘶吼,为家人辩护,强调汇往海外的钱都是“选举结余款”。她还点名前“行政院长”苏贞昌、谢长廷和高雄市长陈菊,都曾拿过父亲陈水扁的钱。

陈幸妤在扁案爆发以来,已经不只一次的这样撕心裂肺的发飙怒吼,而似乎每次的发作都能惹来部分人士对扁家的同情,陈幸妤的每次“爆料”更让那些试图与陈水扁划清界限的“同志们”放弃切割的念头。

而当陈幸妤涉入家族弊案被限制出境,无法实现赴海外求学的美梦时,她似乎把一腔怒火通通发泄到陈水扁的身上。陈幸妤到看守所探视父亲时,父女间发生激烈争吵,陈幸妤情绪失控,当场发飙。走出看守所时,不仅眼角泛着泪光,衣服也明显因眼泪沾湿衣襟。

父女间的关系降落至冰点,而陈水扁则是一次又一次消费儿女的隐私,不仅出书大爆陈幸妤的失恋情史,称女儿曾当第三者,还直指她会发疯甚至自杀,让陈幸妤一再成为媒体焦点,更让其隐私沦为街头巷尾的八卦话题。难怪有名嘴表示,有这样的父亲,谁会不想逃?

婆媳关系:从“讨人欢心”到“积怨已深”

吴淑珍与黄睿靓之间的婆媳关系一直是台湾媒体追逐的焦点,曾有媒体爆料,吴淑珍并不喜欢黄睿靓但黄睿靓不是省油的灯,为了讨婆婆欢心共喝饮料、共带一副太阳镜,逮到机会就会献上“香吻”,还没嫁入扁家就先改口叫“妈”,黄睿靓更特意为吴淑珍高兴而花33000元去学法国菜。

扁案爆发后,黄睿靓夫妇决定进行认罪协商,黄睿靓面对媒体时曾一度大哭,声泪俱下表示希望他们的决定能得到公婆谅解。看起来好像是好媳妇的黄睿靓,其实对婆婆吴淑珍的积怨已深。

面对台特侦组的侦讯,黄睿靓始终维持“自己只是人头角色”的态度,把所有事情都推给婆婆吴淑珍,称自己被利用,婆婆叫她签文件她就签,根本没有去看内容,而且吴淑珍不断要求她说谎,她表示这些事情都“不好意思在媒体上公开说”。

曾有媒体报道,黄睿靓觉得婆婆吴淑珍很粗俗,常用吴淑珍听不懂得英文和陈致中交谈,甚至还另外找房子住,并拒绝南下与吴淑珍同住,让吴淑珍非常不满,甚至一度气到绝食。吴淑珍也曾和友人抱怨,乖儿子已经被儿媳“拐走”。

而对于吴淑珍先前称当初要将黄睿靓账户中的钱分一半到陈致中账户去,是担心儿媳翻脸不认人,黄睿靓则哽咽说,“既然婆婆不信任我,为何还要我帮忙开帐户”,黄睿靓自辩,结婚4年多来,“处处替人设想、事事缩小自己、圆满别人”,万没想到,因顾及伦理观念,让自己卷入风暴。

姐弟关系:从“感情深厚”到“为钱阋墙”

陈幸妤和弟弟陈致中的感情曾经很深厚,当年父亲陈水扁被判入狱,母亲吴淑珍遭遇车祸而瘫痪,当时还读小学的陈幸妤负责照顾弟弟的生活和学习,她曾经在放学后带着弟弟到邻居罗太太家讨饭吃。而如今,却传出陈幸妤与陈致中姐弟二人出现嫌隙,为钱闹翻。

有媒体称,陈幸妤觉得弟弟很自私,只想到财产和好处,害她无辜卷进弊案遭限制出境。陈幸妤气到高雄找吴淑珍,说她不想和陈致中住在一起,而吴淑珍则试图充当和事佬,找陈致中一起用餐,却遭到陈幸妤拒绝。

国民党“立委”罗淑蕾对此表示,“我觉得扁家家教不好,父母亲没有以身作则、视钱如命,害小孩为钱争夺”。

罗淑蕾感叹,“本来是两个都很优秀,一个医生、一个律师,本来是有美好的前途,扁家却用钱把他们压死了,很可悲!”罗淑蕾还强调,钱并非万能,如果钱太多,恐怕会害死子孙,还可能因此导致子孙为了争财而意见不合。

尾声

陈水扁弊案9月11日即将进行一审宣判,面对贪污洗钱的重罪,陈水扁、吴淑珍、陈致中或者都有自己的盘算。邱毅称,陈水扁夫妇想把责任推给对方,但都希望保住爱子,而陈致中为了与妻子黄睿靓全身而退,恐不惜牺牲父母。

扁家未来如何收场仍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走过三十年,这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有所追求、幸福单纯的百姓家庭,一切皆因难以自拔的政治权谋和无节制的欲望而改变。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李娜   编辑: 黄鸣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