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解放军军史上最高级别战斗:7元帅200将军参战


来源:中国新闻网

党的两代领导核心毛泽东和邓小平,共和国3任国家主席毛泽东、刘少奇、杨尚昆,一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5任国防部长彭德怀、林彪、叶剑英、耿彪、张爱萍,以及十大元帅中的7位和200余位开国将军都参加了这场战斗。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红军遵义战役胜利,让蒋介石哀叹:这是国军追击以来的奇耻大辱

记者:红军一渡赤水后,挺进川黔滇三省边境敌军设防空虚的扎西地区,准备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为什么之后又折回并二渡赤水?

王道金:到扎西地区后,蒋介石判断我们还要北渡长江,迅速调集兵力要把我们围歼。但包围也有薄弱的地方,那就是黔北的王家烈部。那时对黔军我们都不怕,称之为“双枪军”,一手拿步枪一手拿烟枪,打仗像绵羊。于是我们便来个金蝉脱壳,回师由太平渡、二郎滩东渡赤水,再打遵义。

作出这个决定时,一些同志抱怨:“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走了很多冤枉路。”我当时已经是排长了,就开始做大家的思想工作。另外,部队进行了整编精简,取消了师的编制,我们红三军团缩为4个团,许多师长都下去当团长了。部队还甩掉了很多笨重辎重,灵活多了,战斗力也提高了。

记者:二渡赤水中,最著名的是遵义战役,其中娄山关大捷更是取得了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当时的战斗情景如何?

李光:打娄山关时,我们红五军团担负后卫任务。娄山关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还记得那时有首民谣:巍巍大娄山,离天三尺三。人过要低头,马过要落鞍。不过,我们也有个口号:要关不要命。

王道金:负责攻打娄山关的是红一军团和我们红三军团的一个团。由于敌人守在关卡,我们便一面强攻,一面派一个小分队爬上最高的大尖山,居高临下打击敌人,敌人顿时慌了手脚,急忙撤退。我们乘胜追击,第二次攻占遵义。这场战斗中,我们红三军团参谋长邓萍牺牲了。得知这个噩耗,我们都大喊着“为参谋长报仇”,冲进遵义城。

记者:遵义战役一举消灭了敌人两个师又8个团,蒋介石哀叹:“这是国军追击以来的奇耻大辱”。这次胜利的意义何在?二渡赤水体现了毛泽东的哪些军事思想?

孔健:这场胜利树立了毛泽东的军事威信。随后不久,在遵义召开的苟坝会议,就成立了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团,进一步确立了毛泽东的军事领导地位。同时,这场战斗击溃的是国民党中央军,大大提振了红军士气。

二渡赤水,毛泽东果断选择奇袭王家烈部,体现了“避实就虚”的军事思想。同时,在攻打娄山关时,红军集中优势兵力,重点打击敌人要害,体现了毛泽东一贯倡导的“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军事思想。

“致人而不致于人”

三渡四渡声东击西,牵着敌人鼻子走

记者:遵义战役胜利后,蒋介石搬出了曾在第五次“围剿”中取胜的“堡垒战术”。红军又是怎样通过运动战,连续三渡四渡赤水甩开了追击?

王道金:我记得就是不停地赶路,有时半夜接到命令,打起背包就走。当时蒋介石调重兵围攻遵义,我们不等他的包围形成,就从茅台镇这个地方渡过赤水,往四川方向去了,让他们扑了个空。那时,我们接到上级命令,大张旗鼓喊口号、写标语,要从四川渡过长江去,后面才知道这是迷惑敌人的。等蒋介石把部队调到四川后,我们又悄悄返回贵州。

李光:那时渡江都是严格保密的,营连长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要渡江。过江到了贵州,听说蒋介石就在贵阳,我们都打着“南渡乌江,活捉老蒋”的口号,往贵阳去。但其实我们没去贵阳,过了乌江后绕到云南去了。那时每一天起码要跑几十公里,有时一天一晚跑了一百多公里,连长跟我们说跑了这么远时,我都不敢相信,但那一天确实没有停下来过,一直都在跑啊。

记者: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访华时曾问毛泽东:生平最得意的战役是三大战役中的哪一次?毛泽东说:那些都不算,最得意的是四渡赤水战役。对此我们该如何理解?

孔健:四渡赤水,体现了毛泽东机动灵活的运动战思想。其中,一渡二渡是被动完成的,三渡四渡则是毛泽东军事才能的充分展示,完全是主动地调动敌军。毛泽东本人说四渡赤水是他一生中的最得意之笔,狭义上特指三渡、四渡。

“致人而不致于人”是《孙子兵法》的一个核心,也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一个重要原则。毛泽东认识到,要扭转长征以来红军被动的战略防御地位,就要人工地造成我们局部的优势主动地位,把敌人抛入劣势和被动。因此,在四渡赤水中,红军采取了声东击西的战术,配合高机动性的运动战,使红军由战略被动转为战略主动。(记者:欧阳浩、特约记者:李奇松,通讯员:程必杰)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undefined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