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沉痛悼念海军史学者章骞 他并不是民间海军史学者


来源:凤凰历史

所以请让我们永远记住谦和的海军史学者章骞,而不是海军史民间学者章骞。

 

2015年6月17日杨天石先生(左四)在上海师大讲演章骞先生(左三)应邀出席。右一为笔者范国平。

本文系作者赐稿

前日在吉林市的北华大学参加日本史学会年会,上午经朋友微信通知,笔者的好友、也是“军官团”和“战史研究会”的重要成员、中国著名海军史研究专家章骞先生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去世。章骞先生为笔者多年好友,我一直将他视之为偶像。这几年来,合作颇多。我们一起参加《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抗战历史影像全集》的翻译和校对,一起参加《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的翻译,一起为中国国防报的历史版撰稿……章骞先生在我组建的荟萃了国内近百位名家的近代史教学相章群中也是经常发言。

几天前,我知道他的新作《不列颠太阳下的美国海权之路》即将出版,还给他打电话说是要动用季我努学社的媒体资源为他宣传新书,他很高兴。我们俩关系密切,他虽然是上海男人,虽然每次见面都是衣着光鲜,发型打理得一丝不苟,但是他对朋友真是没得说的,平易近人,豪爽大气。我们有共同的还有杨震博士和蔡亮博士。在上海诸位朋友当中,很显然,章骞先生算是与我关系极近的朋友之一,当然我们是亦师亦友的关系,我一直视他为我的偶像,以师长之礼相待。前几天说好,要去上海,打算约他和其他几位好友欢聚,谁知道他突然英年早逝,天人永诀,实在令我心痛。

上次与他欢聚,还是在复旦,3月份。我选的日子是个工作日,当时章骞先生刚刚从上海市图书馆调到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我们吃饭时间选在中午,地方在复旦的旦苑餐厅。章骞老师也欣然远道而来,相谈甚欢。他为自己真正地成为专业的学术研究人员感到非常的欣慰,虽然这个代价有点高,他这位成名已久的海军史名家只能是助理研究员的职称,他一点都不当回事,觉得很好。这正体现了他对于学术的热爱。

章骞先生到了上海美国问题研究所后,我们依旧联系密切,他说自己很忙,写了很多报告,参加学术会议,组织学术会议,很充实。也许这才是这位学力强大的海军史专家想要的生活吧。

我邀请军事史名家组建了普及军事史知识、击破网络谣言的“军官团”后,章骞先生欣然参加,并贡献了10篇文章,这些文章发表后,深受读者的欢迎,阅读量很大。现在文章还没有发完,年纪轻轻的他就英年早逝了。我失去了好师长、好朋友。如果上天再给他多一点时间,他必然会写出更多的海军史力作。

我在学术上与章骞先生的交集,主要体现在《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抗战历史影像全集》和《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上,前者他撰写了第17卷的分卷序言,并请他担任了审稿工作,后者他校订了地狱航船的部分日本船名。由于我身在学界,当时还在上图的章骞先生,很喜欢参与这些工作,他认为这是他这位民间学者参与了正经学术界的工作,我一直和他说,“您和其他教授一样,在我这,都是名家”。这套书汇集了强大的阵容,张宪文、杨天石先生担任总编,除了教授们外,我邀请了余戈先生担任编委,章骞和萨苏两位撰写分卷序言兼审稿专家,在我眼中,他们都是抗战史的名家。

今天下午,章骞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在上海举行,我托蔡亮师兄送了花圈,寄托我的哀思,并请他转告上海交大出版社的编辑,我要帮助他们宣传章骞先生的遗作,我答应他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我昨天刚刚从吉林回家,并不知道章骞先生这么快就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上午刚刚得到的消息,实在赶不过去。

大家都说章骞是“大炮巨舰的爱好者”,甚至还有人说他的著作是在为“大炮巨舰招魂”。熟悉章骞的朋友都知道,他是一个谦谦君子,待人谦和,毫无架子,让人如沐春风。为了纪念这位亦师亦友的挚友,我特地在此发布章骞先生为《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抗战历史影像全集》所撰写的分卷序言。

最后一点,我要说的是,章骞先生虽然常年在民间研究军史,但是他是正经的日本筑波大学的毕业生,他的著作的水平,以及他的著作中体现出来的史料发掘、整理、应用水平,绝不亚于国内的许多学院派的学者,他逝去之时也是上海美国问题研究所的研究人员。

所以请让我们永远记住谦和的海军史学者章骞,而不是海军史民间学者章骞。

痛失挚友,数度热泪盈眶!章骞先生千古!

[责任编辑:高飏 PN035]

责任编辑:高飏 PN035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