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中欧投资协定对普通人有何影响?欧盟驻华大使解读
资讯

独家|中欧投资协定对普通人有何影响?欧盟驻华大使解读

2020年11月16日 20:08:23
来源:风向

自动播放

编者按:2020年12月30日晚,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完成。成为继11月15日签署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后中国商务外交的第二件大事。那么,这项协定有什么内容?对中欧的普通民众有何意义?就此特别推荐10月15日凤凰网风向栏目所组织的欧盟驻华大使郁白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丁一凡就中欧关系进行的研讨会内容。其间三位嘉宾进行了深入且生动的探讨,以下是部分研讨实录。

核心提要

1. 丁一凡认为,《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是给予人们信心的重要工具,推动中国在欧洲的投资,以及欧洲在中国的投资;可以扩大双方的经济交流,使分工更加合理,创造出新的价值链;这样就可以提高欧洲和中国的经济效率,也可能会在全球经济衰退期间给经济发展以新的动力。

2. 丁一凡还认为,当新经济在美国失去动力时,中欧应该将目光转向经济可持续发展。欧洲在这些领域都领先于美国,中国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持者。CAI的成功可以为世界经济的未来发展提供一个积极的信号。

3. 郁白从更直观的角度谈到,新投资即意味着新就业机会、新税收资源和新增长。他强调,20年来,中国的经济规模不可同日而语,因此CAI与重新平衡有关;郁白还使用汉语拼音将CAI重新拼读为“开”,意即“开放”。

4.王义桅表示,参考过去与美国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经验,有协议总比没有好,我们需要签署协议。BIT或是CAI,越快签署越好。

独家|中欧投资协定对普通人有何影响?欧盟驻华大使解读

凤凰网风向: 《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对中国和欧盟的普通民众意味着什么?该协定的目的在多大程度上有助于中国的国内改革,还是说该协定的动机更倾向于意识形态或利益?

丁一凡好的。我认为中国政府的重点是强调这些CIA,不,是CAI的成功,该协定最初叫做双边投资协定(BIT),但是现在叫做CAI(全面投资协议)。我们把中情局( CIA)变成了投资协定(CAI)。(全场笑)

我认为,出于不同的目的,CAI将是中国和欧盟之间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协定。首先,因为现任美国政府正在退出其所有的多边承诺,美国正在退出自由贸易体系,WTO等等。在这个全球经济危机的关键时刻,我们需要重新定义新角色,我们需要找到重新定义新角色的方法,以新的承诺,新的角色,让全球经济走出衰退。所以CAI可以成为给予人们信心的,非常重要的工具。

CAI也可以给予人们新的发展方向,对我们来说,它非常非常重要。其次,我刚才说过,欧盟经济和中国经济是相互高度依存的。所以如果我们促进这种双边协议,就会推动双方投资发展,推动中国在欧洲的投资,以及欧洲在中国的投资;可以扩大双方的经济交流,使分工更加合理,创造出新的价值链;这样就可以提高欧洲和中国的经济效率,也可能会在全球经济衰退期间给经济发展以新的动力。这是非常重要的。

而随着所谓的新经济在美国失去动力,我们中国人和欧洲人,我们是倾向于新技术、可再生能源、可持续发展的。我们应该发明另一种发展方式,不仅仅是发展与互联网相关的所谓的新经济,而是研发所有这些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技术。欧洲在这些领域都领先于美国,中国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持者。所以我们想把更多的欧洲技术引进中国,我们想与欧洲人分享我们的经验。因此,CAI的成功可以为世界经济的未来发展提供一个积极的信号。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欧洲和中国双方的领导人刚刚都表示,他们愿意进一步推动CAI谈判日程。

郁白我完全同意丁教授刚才所说的,我想补充一点,我尽量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有什么好处?这对中国公民和我们的欧洲公民来说意味着什么?首先,这是一项关于投资的协定,而不是自由贸易,这不是一个自由贸易协定,这也不是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这是更重要的事情。CAI讨论的是如何激励投资者在欧洲和中国进行投资,说的是在欧洲的中国投资者和在中国的欧洲投资者。为什么?因为数字在下降。

事实上,我们已经协商了七年,已经有33轮谈判了,我们希望现在就结束谈判,因为如果我们现在不结束,谈判就永远都不会结束了。现在,成员国,欧盟成员国,法国 ,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波兰,都已经有了投资协定。但是这些国家都来找我们,来找欧盟,说他们被封锁了,说有些事情他们不能做,所以让我们以他们的名义来进行谈判。因此,我们有义务努力促进欧洲和中国之间的投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当您有了新的投资,您就有了就业,有了增长,您会有新的税收资源,诸如此类。我举一个例子,在上海,大约有15万家外国公司。

在上海的欧洲公司约占1/10,略多于10万家公司。现在,虽然在上海的外国人只占其人口的0.01%,所有在上海的外国投资却占了上海税收的33%。所以投资对每个人来说都意味着钱,特别是对得到投资的城市来说,因为它创造了增长的机会。现在我们在中国遇到的一个问题是,中国加入WTO 20年以来,中国的经济规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在过去10年里也是如此。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已经成为第一世界经济体。其他例如世界银行则认为,中国是第二世界经济体。总之,欧盟、中国、美国是全球三大经济体。因此,我们与中国合作、贸易和投资的方式必须改变。因为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20年前的中国了,它已经是一个不同的经济体了,所以CAI的目的与意识形态无关,与我们有关。

最重要的是,甚至跟利益也无关,它与重新平衡关系有关,因为经济规模发生了变化。我们20年前给予中国的优惠待遇已经失效了,所以我们需要重新平衡,这意味着我们不会再接受一些想法,一些原则。中国反对互惠的第一项原则是说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我说,不,在投资领域不是,中国不再是发展中国家了。在新能源汽车方面,中国是世界第一,不是排在第150位。这不是孟加拉,不是加纳,也不是柬埔寨,是中国,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平衡的关系。当中国说我们需要让步时,我们说,不,不能让步。我们需要重新平衡。不是你给我A,我给你B,不是这样的。

你需要开放有严格规定的市场。您说到电信,您知道吗,欧洲的电信行业对中国人是完全开放的,完全开放,所以人们可能不想签合同,它是开放的。中国的电信行业则是完全封闭的,1%都没有开放,完全封闭。华为在欧洲占有40%的市场份额,40%的份额,中国市场却对我们完全不开放。欧洲公司的电信供应商或投资者在中国,例如爱立信,诺基亚,在中国都有巨大的工厂;但是在40年的投资后,才占有不到11%的份额,这就很有问题,非常有问题。因此,我们需要重新平衡。

最后,我想说的是改革基本规定。改革本质上不是意识形态,它与意识形态无关,这一切都与治理绩效有关。习主席昨天(10月14日——编者注)在深圳提到几个我认为是极其重要的表态,他肯定了1979年和1980年的战略。现在是时候了,因为中国的经济环境需要加大开放和改革的力度,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结束CAI谈判的原因。所以我们需要Mutual 开(大使用中文把CAI发音做开Kai,呼应前面开放的表述——编者注 )。

(全场笑)

王义桅:另外一点意见,我们借鉴自己的经验来处理大部分的抱怨和困难的合作伙伴,与美国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关键参与者莱特希泽和纳瓦罗,所有这些人,在新冠疫情期间,从来没有指责过中国。所以有协议总比没有好,我们需要签署协议。 BIT或是CAI,开,无论是哪个,越快签署越好。但问题是,当欧洲做出承诺时,我们应该在贵方表态之前做出承诺,因为您需要更多的时间将其呈递给议会,给27个成员国。这可能是中国面临的情况。

郁白是的,我们有困难。他们(美国)建议结束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然而(我们中欧)并没有第一阶段。这就是真正的多边主义。我们毕竟有27个成员国。我们需要引导服务贸易、数字贸易、绿色复苏全球化进入新阶段。我认为这绝对需要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