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当选总统,会停止对华科技战吗?朱锋解读|风向
资讯

拜登当选总统,会停止对华科技战吗?朱锋解读|风向

2020年11月08日 02:43:10
来源:风向

编者按:

北京时间11月8日凌晨,据美媒正式计票显示,拜登赢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当选46任美国总统。在这届被称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场大选中,拜登当选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中美关系能否出现转机?在哪些领域将有合作,哪些领域能管控竞争?请看凤凰网《风向》栏目对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的访谈。

核心提示:

1、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在中美关系方面会有三个明显可以改善的基本前景:非情绪化、熟悉中国事务、更可行可信的合作领域探索。

2、特朗普此前希望以科技战以及产业链“去中国化”等举措打压中国,但讽刺的是,全球市场需要稳定,需要“中国化”的过程。如果出现计票争议出现骚乱,特朗普打压中国很难松手。正这也是现在中美关系最危险的地方。

3、同样在科技战领域,对拜登政府是否会迅速稳定和改善中美关系,我们不应抱有任何幻想。但拜登政府上台,至少会给中美关系提供一个多层次对话、沟通和交往的空间。包括疫情、环境、区域安全热点方面都有合作空间。

4、很多人担心拜登上台会重回多边主义有助于美国建立“反华全球联盟”。朱锋教授完全不同意该观点,拜登政府在继续打压中国的路上能够走多久和多深,不是简单地取决于美国的政策表现,最重要的取决于我们自己的作为和行动。

凤凰网《风向》栏目:朱院长您好,您怎样看待这次选举?

朱锋: 我们看到的事实是,特朗普原来想要把中国政策作为今年大选的一个重要选题来向民主党和拜登施压,显示只有他才能所谓“强硬”地对待中国,并以此作为他2020年竞选造势的亮点。

但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美国大选,中美关系始终难以成为美国两党竞选的中心议题。美国民众关心的不是政府的中国政策、不是所谓的美中对抗,更关心的是国内安全,他们自身从美国疫情泛滥中应该获得的安全、以及美国民众更关系的经济安全和社会生活安全。

这次选举美国选民的基本的态度倾向,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分裂,有什么样的社会性的对峙,拜登现在还是很明显的代表了美国更多人的选择。

凤凰网《风向》栏目:您认为拜登当选将会对中美关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朱锋: 我觉得拜登当选,对中美关系肯定还会继续带来非常重要的战略性影响。首先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中美关系想要迅速地恢复到正常化恐怕都很难。即便是拜登当选,我觉得中美关系近期内发生实质性改善的可能性也并不大。

拜登当选的话,在改善中美关系方面,会有三个明显可以期待的基本前景。

首先我觉得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么的情绪化。 特朗普今年四月份美国疫情爆发以后,他的整个中国政策说到底是在对中国进行疫情报复,利用疫情来发泄对中国的不满。使得美国左中右的对华强硬派,在特朗普对华疫情偏见和疫情发泄中,共同找到了对中国所谓反华的机会。

结果是今年五月份之后,中美关系一路下滑,不仅降到了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的最低点,真的是离新冷战一步之遥。中美关系在短短几个月出现全面对抗性的质变,最大的原因一是特朗普的个性,不仅把中国作为美国抗疫失败甩锅的对象,更因为他睚眦必报的个性,要把中国作为“疫情报复”的对象;二是特朗普政府和美国政界的鹰派和特朗普的对华爆发相一致,基于美国霸权地位的稳定想要在疫情期间打压中国,防止所谓疫情变成中美力量对比出现有利于中国转变的地缘战略竞争的抓手。

美国政界战略界左中右一致想要在疫情期间所谓“打痛”中国,因为对他们来说,疫情不是全人类面临的公共健康危机,而是有可能使得大国间的力量对比发生决定性变化的关键时刻。美国越乱,美国越是向世界披露了它的脆弱性,越是要对美国今天已经牢牢锁定的最大的战略对手、挑战对象——中国实施打压。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因为疫情是人类共同的百年不遇的公共健康卫生威胁,中美不能合作、反而在进一步加剧对抗的事实,不符合中美两国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但非常令人悲哀的是,特朗普的小心眼和美国政坛对美国霸权地位的忧虑,采取了和国际社会以及中美两国人民的利益完全背道而驰的做法。美国在疫情期间对中国的疯狂打压,典型地说明了单极霸权体系的自私、狭隘和缺乏有效权力制衡机制下权力不对成均衡而造成的霸权国家私利之上的可悲一面。

第二点,拜登对中国事务还是比较熟悉的。 他有43年的从政经历,也多次访华,今天中美关系实际上不管有多大的战略竞争,双方在商业、社会,包括政治领域,在经济、在安全、战略领域,都有一种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了解中美关系并且有战略透视力的美国的领导人。并不是说我们奢望拜登会给中美关系带来巨大的改善,但至少可以重新使得双边关系回到对话接触和谈判轨道上来。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自从3月27日,中美领导人最后一次通电话,中美关系在各个层级上的这个交流、沟通、对话几乎都已经瘫痪了。

▎ 2011年8月18日中午,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期间忙里偷闲,兴致勃勃地到鼓楼附近“姚记炒肝”吃北京小吃。

第三点或许更重要,如果拜登能赢,中美关系不仅可以避免情绪化的进一步对抗升级,而且也给重新开启两国对话沟通的轨道预留空间。面对当前疫情带来给全球政治经济带来的动荡和不确定性,美国和中国作为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两国不仅需要有合作的意愿,需要有有起码的合作沟通交流的意愿,更需要展示对国际社会起码的大国责任和大国担当。我相信。拜登政府在上台以后,中美关系短期内难以出现实质性的改善,但至少探索和寻找中美合作领域方面,要比特朗普政府可行和可信得多

凤凰网《风向》:回顾来看,您认为怎样评价特朗普的执政风格?

朱锋: 特朗普就是固执的、白人优越感特别强烈的、十分自以为是的74岁的老头。特朗普不仅是个美国民粹主义分子、反全球主义分子,更是白人至上主义分子。他的这些基本的价值和观念是难以改变的,更是很难改变的。

▎ 美国疫情地图

美国疫情正在出现第三波高峰,确诊病例达到了将近每日10万,但特朗普在这最后几天的选举造势中还不断强调说美国疫情已到了尾声。特朗普执政近四年美国经济表现不错,2020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还出现了35%的同比增长。但这态势,奥巴马时代8年的贡献也有很大关系,也是特朗普为了政治利益需要基于复工复产的结果。但在美国疫情依然如此严重的局面下,美国经济的复苏究竟能够走多远?这很令人怀疑。

特朗普的执政风格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第一是基于他个人的价值和他个人的利益定位 ,全力以赴地要去服务于右翼的美国白人的利益,他对世界的看法、处理国际事务的基本方式,第二任期也不会与第一任期有实质性的改变。 第二特朗普的个人从政风格,从来不在乎、也不善于去协调和平衡美国民众中左中右之间的利益 ,他就是要忠实于、服务于和他的价值信仰理念完全一致保守的、右翼的美国白人。

所以如果特朗普继续在任我们将会看到的是:一个更加分裂的美国,一个越发内部争议的美国,将是一个继续给世界可能带来更大冲击、挑战和消极影响的美国。

▎ 今年美国再度爆发大规模种族骚乱,体现了社会分裂。

凤凰网《风向》:您提到了更加分裂的美国,如果出现因为计票争议出现骚乱或者动荡,会不会使留守的特朗普对外做出一些极端举动?

朱锋: 我的基本判断是美国越是分裂、美国国内问题越是沉重,特朗普打压中国的这个既定战略越不会松手,更不会停手。因为美国的超级大国的地位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的——美国一定要防止有竞争者利用美国的各种国内国际的环境,尽快赶超美国,或者尽快去削弱美国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和作用。

特朗普政府现在一方面是对美国的全球角色进行收缩。但另一方面,特朗普对于这种所谓“天定美国论”的自我优越感从来没有任何的懈怠和放松。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团队紧紧盯在所谓“中国是21世纪唯一有可能超越美国的重大的战略竞争对手”,盯防中国将继续成为特朗普最基本的对外政策战略考虑。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国进一步出现骚乱或者国内暴力事件,特朗普一方面有可能是自顾不暇,但是另外一方面他打压中国很难松手。正这也是现在中美关系最危险的地方。一个越发脆弱的美国,将是一个越发对华强硬和打压的美国。

▎最近数月台海局势骤然升温。

凤凰网《风向》:那么您认为特朗普会以什么议题作为抓手,比方说南海、台海,或者说其他的议题来打压中国?

朱锋: 特朗普政府打压中国的最重要的抓手是在科技战,想要使得所谓美国市场、美国但科技创新资产、科研机构和美国的科技人才与中国加速脱钩。在科技领域的去中国化,现在比贸易领域的“去中国化”走得更快、更明显。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事实是,在全球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中特朗普政府想要谋求“中去中国化”,这是美国当前执政精英下想要打压中国、重新拉大和中国的实力对比的对华新遏制战略的核心环节。 特朗普目前已经将超过三百家中国企业、研究机构和科研实体列入“制裁清单”,这确实使得中国企业的国际业务运营和国际市场开拓变得日益艰难,让美国 “投资要回归美国”的政治和经济施压也在不断升级。这样的一种在全球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上“去中国化”的做法,特朗普政府是不会停手的。

然而,当美国深受疫情打击,世界疫情感染与扩散状况依然严峻的背景下,整个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对疫情中复兴的最快的中国的综合依赖,是在不断的上升而不是在下降。这也给了特朗普政府的科技和商业遏制政策一个莫大的讽刺:美国想要加速去中国化,但是整个全球市场稳定和产业链、供应链的完整,却更需要加强“中国化”进程。特朗普政府如何其对华贸易战、科技战等带来的对美国和世界供应链和价值链的伤害,正在构成对中美关系、对全球经济的重大考验。

▎ 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位置重要。

凤凰网《风向》:拜登当选总统,会停止跟着中国的科技战吗?

朱锋: 拜登当选,至少现在科技战、贸易战,人才战,包括信息战等诸多高技术和经贸领域,不会迅速和完全地改变特朗普政府遗留下来的基本政策架构。对于拜登政府是否会迅速稳定和改善中美关系,我们同样不应抱有任何幻想。

但拜登政府上台,至少会给中美关系提供一个多层次对话、沟通和交往的空间。中美双方未来如何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的稳定、各自国内市场的开放和自由化进程的延续等问题上,可以展开坦诚和深入的对话和交流,可以向世界更好的阐释中美各自的贡献和作用。让世界经济在疫情时代尽快地恢复和振兴,是中美两国共同可以承担的责任。拜登政府上台,坦诚、理性的声音至少会给中美两国恢复多层次对话、交流提供应有的空间。

▎ 特朗普任上极大影响了各国对美国领导力的信心。

凤凰网《风向》:拜登希望重振美国的领导力,国内有一种声音是说,拜登当选的话,他可能会把之前被特朗普冷落的盟友重新聚集起来,进而给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您怎么看这个观点?

朱锋: 我完全不同意这个观点。 中国国内很多人担心拜登会回到多边主义和盟国协调中心主义,有助于美国建立“反华全球联盟”。但问题是,美国能不能实现这样的意图,基本上不是取决于美国和其盟友的关系,而是取决于中国的表现。今天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在商业、在科技,在全球经济发展中所承担的角色,以及我们的作用和影响力都是不可替代的。

我们如果能够少一点“战狼外交”,多一点低调务实,我们就可以使美国的盟友越来越多的意识到,今天深受疫情冲击的这个动荡的世界,它们对中国的依赖和期待将更加深化 ;对于中国在全球稳定、和平与繁荣进程中能够发挥的建设性作用,会有更深的需求和依赖;对于中国崛起作为制美国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与霸凌主义的不可或缺的作用,会更加感同身受。

说到底, 美国能否建立“反华全球同盟”,关键取决于我们的作为和行动,而不是取决于美国是否能够将所谓“反华联盟”这样一个新的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分裂的前景强加给其盟国、中国的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

此时此刻,中国人的脑子一定要清醒: 拜登政府在继续打压中国的路上能够走多久和多深,不是简单地取决于美国的政策表现,最重要的取决于我们自己的作为和行动。

世界政治是一个充满互动关系和互动进程的社会生活领域。千万不能简单地认为,拜登回归多边主义、回归美国的全球角色和责任,就会使得盟友跟着美国跑。中国今天只要走稳、走实我们自己的路,创造性地开展疫情时代的中国外交,中国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是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忽视的。

凤凰网《风向》:拜登当选总统,会不会中美会不会在疫情防控上进行更深入的合作?

朱锋: 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我相信中美在疫情问题上重启某种形式合作是必要的。因为现在的疫情是百年未遇的公共健康危机,而且疫情到底会持续多久?在多大程度上会给人类的正常社会生活、经济繁荣稳定带来威胁?现在我们依然有很大的未知数。包括对疫情的特效药、疫苗以及针对性的治疗手段到底什么时候能成功?现在同样还是未知数。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在抗疫问题上的合作,事实上不仅是两国的大国担当,更重要是今天这个世界对中美关系共同期待。我们可以看到,特朗普为什么在美国疫情迅速扩散以后,把本来应该具有的中美合作完全置于不顾,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特朗普的个性。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中那种强烈的意识形态的反华势力。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美疫情无法合作,根本原因还是特朗普和他的政策团队所采取的美国霸权利益至上、美国意识形态至上的这样一种狭隘的国际认识和战略选择。

凤凰网《风向》:您认为除了疫情之外,在拜登执政的背景下,中美还有可能会有哪些合作领域?

朱锋: 拜登上台,中美关系的合作领域其实非常多,除了疫情之外,环境问题,所以我们都知道其实今年很多数据告诉我们说包括减排、气候变暖,环境生态恶化其实在进一步的加剧,人类未来可能不仅是面对疫情,还要面临一个生态和环境更加恶劣的世界。中美必须携手。

▎ 气候议题是拜登的关键议题。

然后当然第三个包括很多的区域安全热点问题,朝核问题能够如何获得突破?需要中美的合作;中东局势如何稳定避免(就像今天我们说在法国我们可以看到的)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这种威胁?也需要中美合作。所以现在中美并不缺乏合作的领域和需要所可以采取的共同努力,最重要的是两国的领导人都要显示眼光和决心。

凤凰网《风向》:最后一个问题是您觉得拜登当选之后,他能不能就是对美国的鹰派进行有效的制约,从而在南海包括台海以及中国周边议题上有一个质的变化?

朱锋 :拜登政府上台,中美在台海和南海出现全面缓和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应该是很小。今天台海也好,南海也好,还是东海也好,西太平洋已经成为中美战略地缘战略竞争的最主要的战场,亚洲的海洋已经取代了原来亚洲的大陆,成为了中美战略竞争的最重要、最迫切和最核心的地缘战略竞技场。 不管哪个领导人上台,美国都不会放松在亚太地区的对华战略打压和战略遏制。

然而,一旦中美两国如果能够在刚才我们刚才所说的在疫情、环境、朝核问题、自由与开放的全球商业体制等领域开启新的合作进程,双方的对话交流的进一步的升级和深化,就有可能在西太平洋的这些中美战略竞争的热点区域,带来新的对话、合作与沟通的机会,就会使得南海和台海局势重新得到有效的管控和稳定的方案。

凤凰网《风向》: 好的,谢谢朱院长。

专家简介:

朱锋,现为南京大学中国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南京大学特聘教授。朱锋教授同时担任外交部涉海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

朱锋教授1981年考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1991年获得国际关系学博士学位,随后留校任教;1993年成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2001年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正教授。曾任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安全研究项目主任。2014年1月受南京大学陈骏校长的聘任,在南京大学全职主持教育部首个2011文科协同创新项目——“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朱锋教授长期从事安全地区安全的研究和教学,学术专长为中美关系与海洋安全、中美日安全关系、东亚区域安全、核不扩散问题等。朱锋教授是中国国际安全研究领域有国际影响力的知名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