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被外星人劫持了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我来帮忙改进这个问题

返回 | 凤凰网首页 | 网站地图

404-页面不存在
公益先锋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被外星人劫持了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我来帮忙改进这个问题

返回 | 凤凰网首页 | 网站地图

中国新闻周刊:汶川的孩子
2008年05月26日 17:27中国新闻周刊 】 【打印

中国新闻周刊最新封面

童年经验是漫长人生永远的基础和走不出去的宿命。

而地震孤儿,在人生的起始阶段就遭受巨大的双重创伤——失去父母和经历惨痛(目睹地震中的大规模死亡)。他们的身心状况,在很大意义上决定着他们未来的人生。反过来说,即将进行的社会安置是否以人为本,是否人性化,也取决于是否适合于他们的身心状况。

正因为如此,人们把关注的目光投向“汶川孤儿”。

然而确定一个人的身份是失踪还是死亡,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此之前,所有与父母失去联系的孩子,只能被认为是 “临时孤儿”。

只要是临时孤儿,就仍处于寻找亲人的阶段。5月21日,四川省民政厅副厅长陈克福透露说,据初步统计,目前包括临时孤儿在内的地震孤儿已有4000多名,他们将首先致力于寻亲。

尽管如此,无论在心理关怀还是在收养助养上,中国人,甚至国际友人都表现出空前的热情。

在现代传媒的推动下,“汶川孤儿”,直接或间接地成为当下中国一代人的心灵事件,而不再像32年前的唐山孤儿,只有在后来的历史叙事中才成为知识分子的心灵事件。

因此,恰当地安置地震孤儿,愈加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它不仅牵涉到地震孤儿一生的生活质量,而且牵涉到当下中国人一代人的心灵期待。

本版照片均由《中国新闻周刊》摄影记者拍摄于汶川地震的灾后安置点。据记者在拍摄过程中的了解,安置点的学生,有一部分与双亲失去联系多日,有些已成为孤儿。目前,这些从震区走出来的孩子,在学会抚平创伤的同时,继续着他们人生的道路。

“刘汉”的孩子

5月12日,北川邓家海元村山中的刘汉希望小学师生,成为了北川最幸运的人——这所屹立不倒的学校,使全体师生得以幸存。其中,9个老师带着71个无人认领的孩子,在解放军开路下,翻山越岭两天两夜,逃离北川这座死亡之城。他们辗转数地,一路奔波。与父母失去联系的10岁的吴晓菲,始终挣扎在可能永远见不到爸爸妈妈的恐惧中

★本刊记者/孙冉(发自四川北川县)

逃出小学爬上山

离北川县城15公里,海元山和乌鸦山这两座大山中,袅袅的浮云下,一座学校耸立在半山坡上。这是刘汉希望小学,1999年由汉龙集团与政府联合建成,校名取自汉龙集团老板的名字。

刘汉希望小学有483个学生,其中180个住校生,4年级的吴晓菲(化名)是其中的一员。她的家在距北川近两小时车程的梅龙镇。通常放三天假她才会回家,每个返校日等车时,她都会不自觉地忧伤,要买上一块口香糖才能感觉好些。这个五一假期后离家返校的她,不知道自己踏上了一条永远离家的路。

12日14:28分,整个教学楼摇晃起来,一个老师大喊,“大地震,快跑。”语文老师朱福慧喊道,“趴在地上别动!”厚厚的灰尘扑面而来,学生们用红领巾捂住鼻子。这时整个天空迅速乌云密布,遮盖住了太阳。趴在地上的吴晓菲偷偷地把头抬起来,看见平时纹丝不动的水泥柱子,跳舞似地来回摆。

混乱的状况持续了1分多钟,晃动戛然而止。大家跑到操场上,清点人数,全体师生安然无恙。

孩子们看到学校对面的楼整个坍塌下来,这才意识到危险,哭喊着要妈妈。吴晓菲和同学大哭不止。她大脑一片空白,想回家,但家里电话打不通,路也塌了,想走也走不了。

35个老师带着483个孩子向学校后面的海元山上转移,按照班级分队,男女生两两拉手快速向山上跑。到了山顶,吴晓菲向下面的学校看,什么都看不到,一片土黄色。

把孩子转移到山上,男老师开始砍竹子。一起爬上山的家长,骑摩托下山找了一些塑料棚布,搭了一个简易帐篷。一些老师跑下山,把寄宿学生的被子抱上来。

在山上待了好久,也不见北川县城有人来告诉下面的情况。朱福慧心中有不祥的预感,快天黑时才传来消息——北川县城被地震夷为平地。一些女老师开始失声痛哭起来,老师的家人都在县城。

凌晨时开始下雨。远处的乌鸦山一整夜哗拉拉不停地从山上向下滚石。不时有余震,每一次余震,孩子们都会尖叫大哭。冷风吹过,孩子们瑟瑟发抖。

老师们整夜没睡,帐篷漏雨,男老师就一直用手撑着帐篷顶,不让雨水渗进来。女老师抱着一些幼儿班的小孩子(由于生源减少,北川许多小学合并,因此也有一些幼儿班的学生),让他们平静下来入眠。老师们尽量把孩子围在中间,想挡住些山上的大风。

400多个学生挤在狭小的帐篷里,两两背靠背互相取暖。被子有限,所有的孩子只能盖到膝盖。

漆黑寒冷的夜,不时听到孩子的哭声。一个哭了,紧接着一片跟着哭起来。

吴晓菲整晚不停地胡思乱想,洪水会冲上来把我们淹死吗?地会裂缝把我们埋进去吗?如果我们死了该怎么办?她害怕自己被埋,害怕见不到爸爸妈妈。

推荐阅读:

中国新闻周刊:汶川的孩子     拉路西露,拯救苦难的孩子们

大四学生孤儿朱凤的震后生活    汶川大地震后的孤儿领养潮

汶川地震心理援助专家灾区纪事    关于地震孤儿收养问题的建议书

地震孤儿收养的铁律    国家羽翼下的唐山孤儿

关于震后心理救助的紧急呼吁

<< 前一页12后一页 >>
老师   孩子   曲山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作者: 孙冉   编辑: 李志题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凤凰图片奥运火炬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