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同百亿造城烂尾:财政吃紧 外地大公司撤离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人参与 评论

“耿市长遗留下的工程你们为什么不做了?其实,现在政府资金不足,护城河修不了,先回填绿化暂时搁置下”

原标题:大同造城未了曲

“耿市长遗留下的工程你们为什么不做了?其实,现在政府资金不足,护城河修不了,先回填绿化暂时搁置下”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 武刚 山西大同报道

大同因“造城运动”走红全国,同样也受其所累。

2008年,大同强力推行耗资上百亿元的古城保护工程。耿彦波提出“一轴双城,新旧得利”的大格局。按照耿彦波的构想:古城实行整体保护,耗资10亿元的城墙修复工程在5年内全面完成,2012年底,大同古城全面合龙……古城内所有现代建筑都将搬迁出去,以恢复传统的城市格局;古城以东建设未来的市中心御东新城;两城间以御河为轴。西边传统,东边现代,两相呼应。

2009年4月,大同陆续开工建设东城墙、华严寺、善化寺、文庙、清真寺等名城保护十大工程。随后,修复南城墙、北城墙等项目也陆续上马,彼时的大同城变成了一座“巨大工地”。大规模推进的古城保护工程也同时招来非议---多名专家指责耿彦波在大同的做法是在造假古董,“是一个谬误,一股歪风”。也有人表示担忧:若是耿彦波中途调离,古城保护工程会否烂尾?

2012年伊始,这项“投资500亿元,拆迁8万~10万户”的古城保护工程在经历拆迁上访、违法用地等波折后终于展现雏形,东南北三面城墙修缮完毕,只剩西面城墙未合龙。御东新城里多栋高楼拔地而起,太阳宫、大同博物馆、大同大剧院、大同美术馆、大同图书馆和大同体育中心都在紧张建设中。

2013年2月,耿彦波调离大同,任太原市市长。耿彦波离开后,工地急剧降温---政府工程停工、拆迁工程搁浅……有人据此担忧:古城保护工程烂尾或从隐忧变为现实。

护城河:终于开工了!不是挖而是垫!

按照耿彦波的规划,建成后的大同古城墙周长7270米,其外围有护城河。时至今日,古城东、南护城河基本完工,北护城河只建有两座护城河桥以及部分河道,而西护城河只存于规划中。

2013年11月21日发生的一件事情给尚未完工的护城河工程蒙上阴影。

当天一早,大同市民张全友发现,古城北城墙武定西门东西两侧的护城河被人填埋,“近百米长的建筑垃圾山堆在那里”。

大同当地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大同晚报》刊文说:堆积在古城北城墙武定西门东西两侧的建筑垃圾山是11月20日晚上一夜之间形成的,当晚许多居民看到多辆运输车从大同市二医院对面的拆迁工地拉建筑垃圾倾倒于此。……新倾倒的建筑垃圾引来了拾荒者,数十名拾荒者用铁锤甚至金属探测仪来捡拾垃圾里的钢筋、铁丝。

后经查实,此处建筑垃圾系当地一个运输车队从大同市二医院对面的拆迁工地拉运而来,经过了大同市园林局同意。大同市园林局北城墙带状公园建设负责人对媒体解释说,北城墙武定西门的护城河桥下有两个大坑,为了消除安全隐患,他们按照上级要求进行回填……

将“运输车队”指为垃圾山的始作俑者,未能祛除大同市民心中的质疑,网友瑞丽瀛在百度大同吧里发表题为“哭泣的北护城河”的帖子:多少人想知道北护城河修不修?终于开工了!不是挖而是垫!老耿修的两座护城河桥垫土埋在里面。一直担心大同建设“半途而废”今天真的确认了!……站在雨中看到那一车车的土倾倒在护城河河道上时,心在颤抖。武定西门下的护城河成了平地!这是谁的决定?这种做法令人无语……

该帖图文并茂,在短时间内即有200多个跟帖回复,有网友认为北护城河工程只是一个缩影,古城保护工程“越来越像烂尾了”。

11月23日、24日,数百名大同市民自发来到古城北城墙武定西门,“有人在城墙上悬挂写有‘严惩破坏古城风貌的相关责任人’内容的巨型条幅。”大同市民上官夏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大家在条幅上签名,要求政府恢复北护城河的建设。”

大同市市政管理综合执法支队一位知情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该支队已经对倾倒建筑垃圾的车队作出罚款5万元的处罚。

这位知情人说,“大同市园林局允许人家往北城墙护城河倒建筑垃圾。”该支队一位领导则告诉本刊记者:“现在老百姓问,耿市长遗留下的工程你们为什么不做了?其实,现在政府资金不足,护城河修不了,先回填绿化暂时搁置下,这件事情大同市的主要领导是知情的。”

对于政府“先回填绿化,暂时搁置下”的说法,一位在大同做了近10年绿化工程的承包商表示不同意,他说:“先把坑埋了,下面全是建筑垃圾,正常标准都不够,要是下暴雨肯定会下陷。”

2013年11月27日,本刊记者在武定西门看到,北护城河桥洞被掩埋殆尽,桥体附近遍布建筑垃圾,所谓护城河河道没有开挖迹象。据本刊记者调查:2013年2月之前,大同市北护城河已建成两座护城河桥,桥洞两侧均挖有深达十余米的大坑。2月之后,北护城河工程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2013年11月29日,大同市官方对外宣布:北城墙护城河明年春天正式开工建设。

舆论:古城保护工程干不下去

张枢始终认为,舆论由“北护城河被填”升级到“古城保护工程烂尾”是一种必然。

43岁的张枢是百度大同吧吧主,他告诉本刊,在这个日点击量为45000次的大同吧里,帖子能直接反映关注此事的市民的意见。

张枢清楚地记得:2013年2月至今,大同吧里先后出现过4个涉及古城保护工程的舆论热点:

2月初,大同市五医院进行搬迁。2012年12月,大同市重点工程,大同市五医院御东新院基本完工。按照规划,大同市五医院应在2013年初完成搬迁,但直至2013年7月15日该医院才整体搬迁完毕,“搬迁至少拖延了半年”。据此,网友们开始质疑政府的执行能力。

8月2日,大同承办的2013年国际太阳能十项全能竞赛召开。工程估价5亿元的主场馆太阳宫仓促完工开放后,被多位网友拍到疑似“豆腐渣”的照片,“有些地砖和井盖都碎了。”网友说。按照耿彦波的计划,除太阳宫外,大同博物馆、大同大剧院、大同美术馆、大同图书馆和大同体育中心亦该在国际太阳能十项全能竞赛召开前完工,但时至今日,这些场馆均未告竣。

11月初,大同市叫停所有在建工程项目,其中半数左右为政府投资工程。大同称“叫停”缘于一起事故:11月2日凌晨,正在施工的大同市永久建材市场突然发生楼层坍塌事故,造成5名农民工身亡。事故发生后,大同市政府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了安全生产大检查。

依据大同官方材料:有125项在建工程被叫停。2013年11月8日,大同市政府下发文件,认为“工程手续不全,未经复工批复,仍然违法违规施工,严重影响全市建筑工程领域的安全生产”,要求相关部门停止对大同美术馆、大同大剧院、大同博物馆、大同图书馆等71个在建工程的水、电、建筑材料供应。

官方“查封”工地的理由未被广大网民认可,有网友说:“政府没钱,修不动了。”而多位开发商也证实,耿彦波走后他们再没拿到政府的一分钱。

11月下旬,武定西门北护城河被填埋,数百市民集会签名。

张枢分析,北护城河事件绝非偶然。他说,人们都在观察新任市长李俊明的一举一动,并刻意拿他与前任市长耿彦波比较。

张枢给本刊记者讲了一件事情:2013年2月8日,大同市委书记丰立祥、市委副书记李俊明等人慰问春节期间坚守岗位的环卫工人。几天后,在大同吧内刷出帖子:早上九点,新任市长李俊明带摄像团队去慰问基层环卫工人,老耿当年四、五点骑自行车自己就去了,谁知道他是市长?……

“老百姓会把芝麻小的事情放大了看,目睹很多事,点点滴滴积累到北护城河,爆发了。”张枢说。

对于在大同吧里接连出现的舆论热点,大同官方始终未作出澄清和引导,“市长在想什么?准备做什么?没人知道。大家对古城保护工程的未来越来越没底。”张枢告诉本刊。

他举了一个例子---2013年6、7月间,大同吧里出现一则帖子:政府没钱,古城修不下去了,已经搬走的人一平方米给600元补偿款,大家都搬回来。张枢说,当时不少未拆掉住房的拆迁户都信以为真,很多人竟然准备搬回原住所,后来,事实证明这个消息是谣言。

“古城保护工程干不下去的声音在贴吧里已经占据主导。”张枢说。

市民:该拆的楼房都不拆了

摊在北护城墙下的一大片破旧瓦房显得有些扎眼。

53岁的常燕忠推着自行车在炸弹营街狭窄败落的巷子里穿行,巷子尽头,一扇斑驳的木门后面是他的家---一间不足30平方米的房子,墙上裂缝里填着卫生纸,偶尔还能听到屋外呼呼的风声。

常燕忠是下岗职工,妻子张丽丽去年刚退休,全家的月经济收入不到2600元,“只够维持生活,在温饱线上活着。”

炸弹营街附近的居民约有400~500户,这一带的房屋都因年久失修而变得异常脆弱,“都是危房。”

早在2007年,炸弹营街即被定为棚户区改造项目,“当时都动迁了,说是要进行改造,可后来就没了下文。”常燕忠回忆。

2009年,大同市原市长耿彦波掀起规模空前的造城运动,炸弹营街在拆迁范围内,“炸弹营街是二期工程,在这里建小四合院,街道的领导来摸过几次底,还丈量了房屋面积。”常燕忠说。

眼瞅着家门口的古城墙站立起来,常燕忠寻思,这次危房终于可以换新房了,于是,他和妻子开始攒钱。

2013年2月之后,古城周边发生的变化让常燕忠渐渐失去了信心---古城北城墙和西城墙附近的一大片旧楼、平房拆除工作搁置下来,“有的楼房拆了一半就停工了,” 常燕忠说。

顺着常燕忠的指引,本刊记者看到:古城北城墙下的确有多栋搬空的旧楼,有些旧楼只拆掉了一半,残留的部分成了拾荒者的淘金之地;古城西城墙下尚存有一大片破旧瓦房,在古城附近做清扫的环卫工人金二蛋说,这些房子已经搁置了近一年。

今年夏天,大同的雨季长于往年,炸弹营街的危房被理所当然地视为随时会造成伤害的“炸弹”。

“街道的领导看了房子后说是危房,让搬出去。目前没有现房住,什么时间能住上新房还是个未知数,我必须先在外面租房过渡,”常燕忠说,“当时,我问街道领导,房租谁出?他说,政府出300元,我问钱什么时间给?他说不知道。”

常燕忠有些偏执地断定,该拆的楼房都不拆了,政府能有钱给租金?于是,常燕忠一家三口人硬是在危房里撑过了雨季。

现在,炸弹营街的邻里之间已经很少有人再提“拆迁”的事情了,街道的领导也鲜少再在这里现身。虽然如此,张丽丽对于拆迁却未息心,她对本刊记者说:“帮忙呼吁一下,什么时间把我们这个烂平房拆了吧。”

对于妻子的话,常燕忠表现出反感,他说:“能把大的东西弄好就行了,个人将就着活吧。”

承包商:财政吃紧,根本要不出钱

进入11月,古城南城墙护城河的工地上一片冷清,李元嘉(化名)说,因为大同市政府拖欠工程款,工地已经停工很长时间。

南城墙护城河及绿化工程总面积50万平方米,涉及200多万吨土方,该工程由三家公司(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康培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大同市兰园绿色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承揽。而据本刊记者调查,大同市一半以上的绿化工程都是由上述三家公司承建的。

李元嘉告诉本刊,南城墙护城河及绿化工程当时的投标价为2.4亿元,按照合同,截至2013年底,大同市政府应支付工程款1.4亿元。事实上,承包商们只收到9000多万元,而这笔钱还是耿彦波调离之前支付的。2013年2月至今,大同市政府再没有支付过工程款,三家公司都在垫资施工,“少的也垫资几千万元。”

李元嘉所在公司从5月份就开始给大同市园林局打报告要工程款,但时至今日,一分钱也没有见到。

说起要钱的经历,李元嘉说,从5月份就开始打报告要工程款,大同市财政评审中心让公司交预算书,“按照他们的要求组织材料,但多次被打回。”李元嘉说,“预算不合适、软件不合适抑或表格不合适……改来改去。”

程序上的繁琐,李元嘉还可以忍受,但是工程款“缩水”就令他难以接受了,“你报多少都不算,把证明、票据封在一个盒子里给人家交上去。”李元嘉说,“有家公司报了5000万元,审定后只剩下不到3000万元。”李元嘉认为政府有关部门的有些人胡乱划价,“进价4000多元一棵的观赏树最后划价变成了900元。”

前后忙活了几个月,大同市园林局、大同市财政局、大同市财政评审中心的领导才在报告上签字。“9月,我找大同市园林局局长问情况,他说,已经报到市长办公室,估计快了。进入11月,我又去找他,他说,还在市长那里放着呢。”

南城墙护城河及绿化工程是大同市的重点工程,但是李元嘉觉得,这个重点工程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以前,大同市园林局的正副局长几乎每天都会在护城河绿化工地上出现,耿彦波调走后,他们半年都没来过一次。”

李元嘉告诉本刊,目前大同的不少工程进度明显放缓,原本可以结束的工程到现在最多只干了一半,大家都在“磨洋工”耗时间。按照耿彦波的规划,在南护城墙附近要建一个10万平方米的“南城墙广场”,曾有一家公司中标该项目,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十有八九做不成了。”

近期,有传言说大同市政府因修建古城背负百亿元巨额债务,大同官方对此未作回应。

李元嘉说,现在外地大公司都在撤出大同,暂时没撤的公司也只是留几个人在工地上做样子,“现在,政府上亿元的工程根本无人敢接,财政吃紧,根本要不出钱来。”

日前,就上述知情人所讲内容,本刊记者先后向大同市政府、大同市财政局、大同市建委、大同市园林局、大同市城区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大同市房管局求证,但均未得到回复。

相关报道:

延伸阅读:

[责任编辑:PN048]

标签:大同 造城 耿彦波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