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九器:晒账本行将百岁“成人礼”正当其时
2010年06月12日 07:57华商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本报评论员 马九器

一个穷乡僻壤的乡政府,破天荒地公布了捉襟见肘的那点政府账本,连一两元的信纸也记录在案,如此 “赤裸”让这个叫白庙乡的政府一夜间全国蹿红。可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传统规则依然顽强,近日白庙乡政府便遭遇“成长的烦恼”:在财政“全裸”后,乡政府向有关部门争

取项目和资金,却少有回音,无奈在网上招商求助,可一个多月仍然毫无反应。这的确令人沮丧,就像一个见义勇为的汉子遭遇一群冷漠的看客,又像刚正不阿的官员被潜规则所淹没。

如果因为错过星星而流泪,那么你也要错过月亮了。我们不妨站起身子,从太空鸟瞰全国,你又会豁然开朗:白庙乡的确遭遇了挫折,可是激流勇进的仍大有人在——— 日前,四川省2010年省级预算报表首次通过省政府网站公之于众,标志着该省财政预算公开大幕正式开启;几乎同时,继去年广州市财政局公开114个部门预算后,该局又公开本部门财政预算,其他部门也将各自公开。如果再算上今年全国两会后多个中央部门公开预算、浙江温岭推广参与式民主预算改革,白庙乡的一点挫折,也仅仅算作晒账本马拉松跑道上的一个小趔趄而已。

如果你再把目光投向身后的一个世纪,回眸百年来中国财政公开之路,历史大势蕴含的社会发展规律,又会给你信心:预算公开,或者说让人民看紧政府的钱袋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如同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一般,是历史的必然。

财政公开算起来,已是百岁高龄,但与世界财政公开史相较,正是“弱冠成人”之际。中国财政公开诞生于清末民初的1911年,当时颁布的《重大信条十九条》规定:“年度预算”由“国会”决定。国家的“钱袋子”怎么花不再由少数人随便说了算,而是由“代议机构”决定——— 虽然仅仅是理论宣示,却种下了启蒙的种子。

公开的根本是要让权力受到监督,因此公众很乐意对乱花公帑丢官罢职充满期待,比如欧洲某国高官因为超标吃了一只鹅而丢官一类的故事,被津津乐道。但社会的进步有其历史的规律,需要社会文化、经济发展、思维开放、利益博弈等等诸多因素的水涨船高,方能修成正果。当公众为欧洲某高官吃了一只鹅丢了乌纱帽叹为观止时,千万别忘了,那是人家经过数百年马拉松式的漫长跋涉、百转千回后才实现的结果,而我们的钱袋子公开,不过一百年。

即使仅仅一百年,我们也并非踯躅不前,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延安,就是我们财政公开史上的重镇。在财政学者李炜光教授发表于《现代财经》的一篇文章中,曾详述了那时的政府钱袋子状况。例如,1941年11月陕甘宁边区第二届参议会通过了1942年度预算决议案,并指出缺点:缺乏普遍的关于居民财产和收入的调查,各级政府在分配公粮负担时不能完全公开合理;部分工作人员假公济私耍私情;个别地方部分人民负担过重……提出改进:累进税率应力求适合各阶层人民的经济情况,起征点不应过低;非得本会或本会常驻会批准,不得增加人民负担等。从上述决议案来看,边区参议会对政府财政既有对概算的设计、监督权,又有审查、批准权。当然,这一切主要源于特定的历史条件与环境,理想不是空中楼阁,而是需要根深蒂固的现实根基。

纵观历史,中国的“钱袋子公开”演进之路,一出生就注定深植厚土,无论时代风雨飘摇,进步的种子从未夭折,甚至还曾在贫瘠的土壤中开出过短暂而灿烂的奇葩,毕竟历史的主人已是人民;横看天下,白庙乡晒账本改革据说已带动巴州全部乡镇晒“裸账”、温岭预算民主改革、中央国家部委预算公开制度化……财政公开以便人民监督,正成为一种社会共识,而这种共识正是推进政府账本公开改革的最大动力。

温家宝总理曾言:“一个国家的财政史是惊心动魄的。如果你读它,会从中看到不仅是经济的发展,而且是社会的结构和公平正义。”的确如此,但在中国晒账本百岁之际,我们期待“惊心动魄”为“春风化雨”所代替,改革的共识让国家的钱袋子不断公开,完成成人礼,让人民能看到公帑,更让人民可以监督可以参与分配,让国家的每一分钱如春风春雨般滋润人民。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马九器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