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原解放军报记者:西路军派妇女团解围 敌人光膀抓

2012年12月04日 09:44
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凤凰卫视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洪炉(原解放军报记者):总部眼看着就被敌人包围上了,后来是派另外一支部队把敌人引开,那哪个部队都调不动敌人,也不知道谁出了个馊主意,让妇女团上去,这妇女团一上去,马步芳的人脱光膀子抓女共匪,谁抓到就谁的。

凤凰卫视2012年12月1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曾子墨:1983年70岁的王定国决定重返河西走廊,她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40多年前流落在当地的西路军战友们,在中共党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西路军有明确的结论,一支执行了张国焘错误路线的军队,那些因为失败而散落在当地的西路军战士们,在建国后不仅没有任何名誉和待遇,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更是遭受了种种非人道的迫害。而王定国却坚定地认为,无论成败,那些红军老战士们对革命事业是有过功绩的,不应当就这样被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下。正因为她的不断努力,人们最后才得以拨开尘沙,重现那些红军战士们值得世人敬重的尊严。

解说:1933年10月,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解放了王定国的家乡四川营山,王定国发动各家各户的女孩子参加这支军队,她们随即组成红军中声威赫赫的妇女独立团。

王定国(原西路军文工团团员):好多跟着跑,我们四百多人闹出来,那些人跟着我跑,后来我当营长啊,18岁,17岁,我开始就感觉到,只要是共产党,只有共产党才能救妇女,妇女,才能大家平等自由。

解说:在毛泽率领中央红军经过长征到达贵州后,红四方面军大张旗鼓欢迎中央红军的到来,为了加强宣传工作,平常爱唱爱跳的王定国被组织上调到文工团,然而喜悦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张国焘和毛泽东却在北上和南下的问题上发生了意见分歧。

王定国:主席就说我们要北上,北上,那个什么,张国焘说北上就吃不成饭,人太多,因为什么到北上去,根本没有粮食。后来就是有些意见,大概统一不了嘛,就各走各的,那没有别的。

解说:张国焘率部南下另立临时中央,在南下遭遇极大困难的时候,不得不率部北上,红四方面军两过雪山,三过草地,这让张国焘和他的部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谢飘(王定国之子):你第一次过雪山草地的时候,路上还能找点野菜什么吃,来来回回几次以后什么东西都找不到了。她自己讲,在雪山上冻掉了一个脚指头,我说怎么会冻掉,她说反正是脚已经在雪里头走得已经木了,她说也没有鞋了,就是拿着布裹着脚就走了,然后那个脚指头呢,拿手指头一掰啪就掉了。

王定国:哪里休息就演出,当啦啦队,又活跃,搞得好,人家有点力量,往上爬,我就上不来了,当然累啊,累怎么办?累你也得走啊,你累,死了就完了啊。

解说:处在劣势的张国焘,不得不接受中央军委提出的西渡黄河,打到新疆,打通国际路线的计划,他们组成西路军西征,随即遭受盘踞在黄河以西的马步芳等地方军阀的强力阻击,在被派往红九军总部的路上,王定国等人遭遇马步芳部队。

洪炉(原解放军报记者):总部眼看着就被敌人包围上了,后来是派另外一支部队把敌人引开,那哪个部队都调不动敌人,也不知道谁出了个馊主意,让妇女团上去,这妇女团一上去,马步芳的人脱光膀子抓女共匪,谁抓到就谁的。

解说:王定国最终难逃厄运,她和战友们被集体押往马步芳的俘虏营。敌人呢就是把身体好的留下,把那看着有病,残的,干不了活的,就把她弄死,他们就把她弄到那个,一人一刀,就推坑里头。西路军剧团的导演是知识分子,长得也好,又有文化,是不是,她越是这样的人啊,越是倒楣。她被那个,被俘了以后,就是那些当官的,先得玩儿她,玩她,这个玩儿厌了把她扔了,又换一个。

解说:白天不见太阳,夜晚不见月亮,房阴森森,人孤零零,只有豺狼把牢房。多年后回忆起被俘的境况,王定国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一贯将战俘斩首活埋的马步芳,意外的发现妇女团中有一批能歌善舞的文工团员,他决定将她们扩充到自己的集团,为马家军演出。身为文工团员的王定国这才得以死里逃生。

王定国:我们是万里长征民族的英雄,雪山草地,长江黄河,一切天险奋勇,因为青海的马步芳说,哎还有跳舞的留着留着,就没杀,其他都杀掉了,杀掉了,我们留着了,留着了怎么办呢?搞了个四合院给我们住下,住下让我们就在那里自己做饭。

解说:文工团就这样在马步芳提供的住所住了下来,王定国他们表面上给马步芳演出,暗中展开了一场秘密的自救行动。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王定国 西路军 谢老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