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三大杀手”之首王天木叛变投敌始末
2010年05月26日 13:49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解说:对于王天木的被绑架的细节,晴气庆胤在《沪西76号特工内幕》一书中,也有着详细的描述。今天要抓一个王天木,是上海地下工作的最高领导,76号竭尽全力窥测到他们的动静,结果了解到他有一个习惯。每隔三天下午三时左右,总要到那里的一家茶室,同他的部下接头,今天正好是他来接头的日子。就在这个时候,听到李士群尖叫起来,我慌忙地走进窗边一看,只见一个潇洒的绅士正好出现在茶室门前,他头戴灰以呢帽,一身轻便的春装,站在那里环顾四周。他要去什么地方呢?似乎一时拿不定主意。马上又快步朝西走去,不出二十步,一个身材魁伟,穿着中式大袖服装的青年,不声不响地走了过来。靠近他的背部,这时停在旁边的一辆汽车,自然而然地打开车门,顺利地把绅士和青年吞了进去,于是汽车就消失在人群里。

经盛鸿:开进76号之后,王天木这个军统的大人物,到了日伪当局手里,一般来说,应该是严刑拷打、百般虐待。但是,李士群对王天木一点都没有这样,而是以礼相待,好酒、好菜、好房间,让他养尊处优生活了好多天。

洪小夏:76号杀了很多军统的人,它日本高层呢也是这样的一个指导思想,就是对于这个军统一般的刺客是吧,这些行动队员,那是杀无赦的。就是它这个杀了他们很多人,但是对于军统的高级干部呢,他们不杀,因为他说你的行动(的)人呢,我杀一个就少一个。高级的人呢它就有另外的一套策略,它就要策反你,就是说让你为它所用,你要是跟随了它,你可能指挥你下面的很多部下,就跟随着汪伪。

苏智良:他们知道轻易地这样的特工呢,是不太可能,就是马上就叛变它的组织,所以他们使了个诡计,就是干脆就是不逼供他,给他这个好吃、好喝的,交朋友,只当没什么,不是个敌人,几天之后就把他放了。放了以后呢,这个消息传到了戴笠的耳朵里面了,戴笠首先就起了个疑心了。

张庆军:因为76号大家都知道是杀人魔窟,进去,站着进去躺着出来,除非你变节投降,好好地把你放出来的话。必然要引起这个戴笠的疑心,可以说的话,这个李士群这一招,已达到了目的。

解说:平安走出76号的王天木,果然引起了戴笠对他的更大猜忌,权衡再三,戴笠决定除掉王天木。

洪小夏:实际上这里面好像是陈明楚在里面,又是使了,发挥了一点作用。看到王天木和赵理君,正副站长之间关系不好,他就在里面挑拨离间,挑拨离间他就不是还刺杀王天木嘛,刺杀王天木呢。就陈明楚说,是赵理君向戴笠告了状,说王天木想投敌,然后戴笠就叫这个赵理君呢把王天木干掉,所以赵理君就来刺杀王天木呢未遂。头上打过去没打中,没打中以后,王天木呢就很生气。陈明楚还拿了一个电报,事后说是伪造的,就是戴笠给赵理君的电报,说要刺杀这个王天木,给他下达这个任务的电报,王天木看了就很生气,就认为戴笠两良莠不分。

经盛鸿:他感到戴笠对他太冷酷无情了,他才感到李士群对他讲的话有道理,他决心离开军统。终于彻底地投奔了76号,这时李士群大喜过望,他正在招降纳叛,立即册封王天木做76号特工总部的高级顾问。

张庆军:是陈明楚这个拉王天木下水呢,还是戴笠本身就有追杀王天木这个私心呢,这两种我觉得也是都有可能的。因为特务的活动,总是有时会超出人们的想象之外。

解说:王天木的落水,使得军统上海站几乎频于瘫痪,紧随其后他的老下级,天津站老牌特务裴级三叛变,把整个华北区拱手交给了日本人。区书记曾澈被捕,区长陈恭澍孤身逃脱。1939年年底,在王天木的协助下,76号又将包括站长傅胜兰在内的,军统青岛站连锅端掉,傅胜兰被捕后集体落水,军统青岛占傅胜站全军覆没。

陈晓楠此时的上海,虽已处于日华事变之下,但圣诞节仍然过得很热闹,12月24号是平安夜,南京路、汉口、路福州路、广东路等等公共租界,最繁华的地方,直到傍晚依然是人山人海。这天晚上位于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汪伪特工总部的礼堂里,汪伪所谓的上海五中委,汪曼云、蔡洪田、顾继武、凌宪文、黄香谷,在此欢宴,由粤来沪的大汉奸陈公博,反水投靠了76号的王天木、何天风等人也参加了这次宴会。

解说:席间王天木、何天风、陈明楚等人商量去别的地方继续玩乐,于是他们带着几个保镖悄然离席,分乘好几部汽车,浩浩荡荡开到沪西一带的舞厅、赌场,寻欢作乐。

王晓华:王天木还有这个何天风啊,这几个小子喝酒喝多了,喝多了以后想去跳舞,然后就跟那个汪曼云,汪曼云当时是主持人。就跟他说,他说老汪,我们几个去跳舞你去不去?汪曼云说我不去,然后这个王天木他们几个还说,你小子胆子那么小,我们哥儿几个带上十杆枪,谁敢碰我们,你快去吧。他说不是去的问题,他说今天是欢迎这个陈公博来,哪有主人先跑掉的,你把客人晾那儿怎么办?所以汪曼云没去。

解说:沪西一带是汪伪的势力范围,同时还有日本宪兵驻守,虽说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这群人还是十分谨慎,连着转了好几家舞厅,每一家都没有做长时间的停留。

经盛鸿:他们这些家伙没有国格,也没有人格,没有任何道德,醉生梦死。一方面杀人如麻,一方面呢又尽情享受。所以他们经常在杀人放火以后啊,整天沉浸在,到上海租界这些百乐门啊,这些歌舞厅去,去酗酒、跳舞、唱歌花天酒地。

解说:一行几人从百乐门出来后,觉得意犹未尽,又兴致勃勃地来到兆丰总会,兆丰总会位于沪西兆丰公元对面,是沪西一大赌窟。他们先在外面的舞池跳了几场舞,便一起踱到后面赌台的优待室,准备抽几筒鸦片烟。凌晨3定左右,已是夜深人静意兴阑珊,一行人兴奋尽而返,可是,还没走出兆丰总会就响起了枪声。

王晓华:何天风、陈明楚两个走在最前面,然后,后面可能是陈弟容,然后是王天木还有他的副官,就是马河图。

张庆军:这时候呢,这个王天木呢,也恰恰呢,好像要上厕所,落在后边了。

王晓华:突然就在这个时候,马河图掏出枪来了,啪啪啪两枪,把这个陈明楚和那个何天风先打死了,陈弟容一听枪响,吓得趴地上没敢动。然后这个王天木赶快就钻到这,歌厅嘛钻到那个音乐的那个包厢里边去了,有人说他躲厕所里去了。

经盛鸿:这是一种说法,还有一种说法,马河图不忍心对他的,长期的上级领导王天木下手。于是在特务们这个跳舞、唱歌的时候啊,喝酒,他拔出枪来,打死了另外两个,76号的主要特务陈明楚、何天风。

陈晓楠:兆丰夜总会枪击事件之后,牵连在案的王天木被正式拘捕,因为行凶的副官马河图在逃,王天木被拘禁了一段时间,却始终呢都没有定下罪行。直到1941年王天木又被释放,到了抗战结束,这个曾经军统四大金刚之一的,“狠辣杀手”神秘地人间蒸发了。直到1949年国民党战败逃往台湾,这个时候才有人在去往台湾的一艘船上,发现了他的身影。而关于这场枪击案的真相,一直存在着争议,有人说是戴笠唆使,也有人说是马河图因为和王天木的小老婆怀有私情,后来被王发现进而痛下杀手。

声明:凡注明“凤凰网”来源之作品(文字、音频、视频),未经凤凰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凤凰网”。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