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信步衡州退省庵


来源:长沙晚报

人参与 评论

退省庵隔一条马路与湘江对望,路正在修,扬起的灰尘落在门前的树枝上,透过树叶望去,“退省庵”三字簇新耀目,门上悬着一副彭玉麟的自撰联:“水得闲情山多画意,门无俗客楼有赐书。”对联是好,主人的雅情高致全在其中,房屋却有些怪,只有一排,七八间房子簇居江畔,左为青砖,右为明清木式建筑,青瓦木椽,只有中间的大门开着,走进去,屋里光线较暗,冷清得如庐墓,我迟疑着问一声:“有人吗?”出来一个颤巍巍的驼背老人,他吱呀开了后门,示意我往右,里面有彭玉麟生前事迹展厅,我跨进后院,心疑,咋这么浅浅的后院?横不容竹,纵不纳梅,

原标题:信步衡州退省庵

龙 菲

人说太刚易折,

情深不寿,

彭玉麟竟例外,

他果然是神仙

从船山大道过湘江二桥右拐,前行200来米,到了退省庵。

退省庵隔一条马路与湘江对望,路正在修,扬起的灰尘落在门前的树枝上,透过树叶望去,“退省庵”三字簇新耀目,门上悬着一副彭玉麟的自撰联:“水得闲情山多画意,门无俗客楼有赐书。”对联是好,主人的雅情高致全在其中,房屋却有些怪,只有一排,七八间房子簇居江畔,左为青砖,右为明清木式建筑,青瓦木椽,只有中间的大门开着,走进去,屋里光线较暗,冷清得如庐墓,我迟疑着问一声:“有人吗?”出来一个颤巍巍的驼背老人,他吱呀开了后门,示意我往右,里面有彭玉麟生前事迹展厅,我跨进后院,心疑,咋这么浅浅的后院?横不容竹,纵不纳梅,小院一端塑彭玉麟与梅姑雕像。《清史稿》列传一百九十七记载:“八年春,还衡阳,作草楼三重,布衣青鞋,时往母墓,庐居三年不出。”几年后,“自筑别业于杭州西湖,曰退省庵。每巡阅下游,事毕,居之。”从《清史稿》的这段文字来看,退省庵只有一个,在杭州。衡阳的“草楼三重”筑于同治八年,并不叫退省庵,只是他为补三年母丧所居,光绪十四年,即1888年彭玉麟因病回籍,1890年病逝于衡阳,终年75岁。

我在展厅徘徊一小时有余,出来后绕墙窥察,寻得几个闲人聊天,有知情者说这座房子原是湖北巡抚杨健退休回乡所建,杨健是嘉庆进士,衡阳名人,杨家花园建于1830年,址在江东岸河边唐家码头,杨健死后辟为杨氏家庙,后面的花园被改为“杨氏族学”,即私塾,民国时改名“养正高级完小”。以前的衡阳地图都有明确标志。这就是了,难怪“退省庵”横看竖看像个祠堂。而真正的彭玉麟故居叫彭家花园,原地名唤彭家塘,即现今珠晖区财政局大院。不管怎么说,到底替后世追慕者增了一个凭吊之处。

“臣以寒士始,愿以寒士终”,彭玉麟的奏折,拳拳切切,他真是个偶食人间烟火的下凡神仙,巡抚、漕运总督、南洋通商大臣、兵部侍郎、兵部尚书等高位一项项坚辞;打仗从来是一舢板当先,白衣直立船头,不避矢石,自言“不令勇者独死,不令怯者独生”,古稀之年还征战南越,镇南关大捷有他的功劳,晚清与外族的战争只胜两局,一为此,一为左宗棠收复新疆。他敢参曾国荃,敢杀李鸿章的侄儿,斩自己的外孙也毫不手软,时人传说彭公一出,江湖肃然。经营长江水师这么些年,独居江舟,暇时以画梅作诗自遣,一腔心事,都托予了梅花,一生柔情,都给了梅姑。这样的人,内心是孤独的,王闿运是了解他的,所以他给彭玉麟的墓志铭是这样写的:“其用兵也,众所疑议,飘然赴之;其辞官也,人所咨趄,倏然去之。常患咯血,乃维纵酒。孤行畸意,寓之诗画。客或过其扁舟,窥其虚塌,萧寥独旦。终身羁旅而已。不知者羡其厚福,其知者伤其薄命。”

人说太刚易折,情深不寿,彭玉麟竟例外,他果然是神仙。他死时,挽联如云,李鸿章的哥哥李翰章写得很动人,他曾忘了彭玉麟杀了他们的堂侄李秋升么?彭之烈士风范,李之名士胸怀值得一表。

得祖豫州之直,得刘并州之刚,每思击楫中流,慨旧雨凋零,江左功名成一恸;

于曾文正则师,于左文襄则友,总是昔时同泽,望衡云黯淡,中兴人物并千秋。

彭玉麟以一生的心血为心上人画梅,画了一万幅,画得呕心沥血,却享高年。他刻了一枚章,叫“古之伤心人别有怀抱”,画完梅即钤,看他画的老梅,心头为之一颤,独瘦独苍,枝如铁,骨如钢,花如泪,以一首他的诗作结尾吧:

平生最薄封侯愿,愿与梅花过一生。

唯有玉人心似铁,始终不负岁寒盟。

写完,意似未尽,也做鹦鹉学舌,涂雅两行,聊表同乡仰慕追思:舢舻千里出湖湘,血战江南逝水凉。遍访江东梅影绝,人间不信有彭郎。

标签:梅花 嘉庆 雕像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