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九三学社中央原副主席徐采栋逝世 享年98岁


来源:澎湃新闻网

据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官网消息,九三学社杰出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九三学社第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七、八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常务副主席,第十、十一届中央委员会名誉副主席;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七、八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委;贵州省原副省长,贵州大学原校长;我国著名冶金物理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徐采栋同志,于2016年4月14日2时22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

原标题:九三学社中央原副主席、贵州原副省长徐采栋逝世,享年98岁

据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官网消息,九三学社杰出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九三学社第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七、八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常务副主席,第十、十一届中央委员会名誉副主席;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七、八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委;贵州省原副省长,贵州大学原校长;我国著名冶金物理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徐采栋同志,于2016年4月14日2时22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

公开简历显示,徐采栋(1919.3)出生于江西省奉新县。冶金物理化学家。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56年加入九三学社。九三学社第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七、八、九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第十届中央委员会名誉副主席。

徐采栋出生于江西省奉新县一个郎中家庭。少年时代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徐采栋祖父的诊所惨淡经营,生活很清贫,可祖父仍节衣缩食把徐采栋送去读书。奉新县是明代大科学家、《天工开物》的作者宋应星的故乡,它也赋予了徐采栋对自然科学特殊的悟性。中学就读期间,徐采栋表现出对化学、物理等学科强烈的兴趣,毕业时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交通大学唐山工学院矿冶系。

1943年徐采栋在交通大学唐山工学院矿冶系毕业,在玉门油矿矿冶研究所工作。1946年,27岁的徐采栋考取了公费留学生,进入法国格罗布电化电冶高等工业学院学习,1949年获法国国家博士学位。学成后,立即回国,并选定了当时十分贫穷,但却有全国最大铝矿的贵州,任贵州大学工学院教授。

担任贵州省副省长时的徐采栋(左二)正在考察蔬菜试验基地情况。

刚解放的贵州,许多人不得温饱,但那里有天赐的丰富矿产资源。在那里,有人在土法炼铁,严重破坏了环境和地上资源;有人在土法炼汞,毫无保护设施的工人被职业病害得掉光了牙齿,双手颤抖。

1950年到1952年,徐采栋设计并主持研制了小高炉炼铁,使产量提高,自然环境得到了保护。他还炼出了贵州省内的第一片铝。1953年,徐采栋又主持成高炉炼汞,改变了工人的劳动条件,同时大幅度地提高了汞的回收率。他的方法被国内其他炼汞厂相继采用。1954年,他主持研究出利用贵州锑矿资源提取锑氧粉和精锑。1956年,他主持电解法制取高锰酸钾的试验,在国内首次获得成功。后在遵义建厂投产,成为国内生产高锰酸钾的重要基地。1957年,他主持竖炉制钙镁磷肥试验成功。从1958年起,各地陆续建厂,这种方法至今仍是该产品生产的主要方法。

徐采栋多年来一直从事有色冶金物理化学的研究。在湿法冶金酸性浸出液除铁理论方面,有较精辟的见解;在有色金属硫化矿焙烧产物的稳定区间问题上,提出了新的热力学处理方法。他还探讨了钴、镍等第八族元素在置换和电极过程中的特殊行为,在这个问题上发展了电化学理论。他从事的攀枝花钒钛磁铁矿冶金过程理论研究,在碳氨化钛的形成及其对冶炼的影响方面,提出了一些有价值的独到见解。徐采栋还对非平衡态理论研究的新进展极感兴趣,他认为以平衡态和可逆过程为研究对象的经典热力学,作为化工冶金过程物理化学的基础性理论有明显的局限性,他致力于用非平稀态统计物理、不可逆过程热力学方面的最新理论成就,把化工冶金理论研究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徐采栋在长期实践的基础上,开始系统地构造冶金物理理论。他撰写的《汞冶金的理论基础》、《炼汞学》、《锌冶金物理化学》等8部专著及几十篇论文,在我国冶金物理化学领域产生很大影响。其中《炼汞学》一书是我国第一部有关炼汞的学术专著,《汞冶金的理论基础》、《锌冶金物理化学》等书多次再版,现在仍为冶金企业和院校学生的重要参考书。

徐采栋在冶金过程物理化学的学术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填补了有色金属冶炼理论的某些空白。同时,他还从工业生产实际出发,主持和参加了许多冶金化工项目的科学试验,为开发和综合利用我国的矿产资源,如汞、锰、铝、锌、锑、钛等,做出了显著贡献。他在高等学校任教多年,有较高的学术水平和丰富的教学经验,为国家培养了不少工程技术和科研、教学骨干。他还经常应邀到国内外和高等学校讲学,受到同行的好评。由于他做出了突出贡献,在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上荣获先进个人奖,1979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

徐采栋任副省长时,分管教育、科技和文化。工作千头万绪,他从抓教育入手。徐采栋走遍全省各县、乡的小学、中学、大学。他看到:解放30年了,高校建设十分缓慢。教学楼、图书馆破破烂烂,有许多学校根本没有实验楼,再看乡村中小学,条件更差,危房率很高,许多孩子坐在破砖头上上课。

[责任编辑:雒效文 PN066]

责任编辑:雒效文 PN066

标签:逝世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