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位今非昔比” 沙特王储突然取消访日
资讯

“地位今非昔比” 沙特王储突然取消访日

《日本经济新闻》11月23日发表题为《沙特重新成为“石油支配者”》的文章,作者是该报编委岐部秀光。全文摘编如下:

俄乌冲突引起了全球性的能源危机和物价高企,也给中东的地缘政治带来了未曾预料到的变化。沙特凭借巨额石油收入和多余产能重新成为“石油市场的支配者”。随着沙特在经济、外交领域的存在感不断上升,实权人物、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也对其强权统治更添自信。

原本定于11月19日访日的穆罕默德王储突然中断行程。虽然安排了与岸田文雄首相的会谈和商务会议等活动,但还是在访问开始的两天前突然宣布“计划有变”,导致相关工作人员大伤脑筋。

本该在结束对印尼、韩国、泰国的访问后来到日本的王储却在20日现身卡塔尔世界杯的揭幕战现场。

据相关人士透露:“没人敢向王储进言,据说是他本人认定此次对日本的访问是没有必要的。”

由于涉嫌2018年记者卡舒吉遇害事件,穆罕默德王储一度陷入国际孤立,但今时不同往日,王储开始居于极为有利的地位,可以自由决定在什么时机见什么人。

拥有日产150万桶原油多余产能的沙特有能力通过增产影响市场。欧美的民营石油公司在寻求高补贴和脱碳的股东的压力下,不太愿意追加投资生产设施。沙特终于从美国页岩油开采商手中夺回了“供需调节者”的地位。

沙特的战略是,在竞争对手被赶出市场后,作为终极玩家收获所有剩余利润。每桶15美元就能确保盈利的低生产成本是沙特的优势所在。越是接近石油时代终结的局面,产油国越是能够发挥强大的影响力。

在埃及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COP27)上,沙特一方面强调自己多年坚持的“碳循环经济”理论,一方面又与俄罗斯等产油国联手阻挠在共识文件中写入“分阶段削减化石燃料”的内容。

发达经济体领导人无法轻视沙特,他们的选民正在因物价飙升悲鸣不止。7月,美国总统拜登访问沙特,寻求王储在能源供应方面提供协助。

但是由沙特主导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俄罗斯等国组建的“OPEC+”机制10月宣布大幅减产,国际油价应声上涨,着实让拜登颜面扫地。

即便如此,就在本月,拜登政府还是表示沙特王储在记者遇害事件中享有豁免权。21日,沙特方面否认了美国报纸有关“OPEC+”将就增产举行磋商的报道,错综复杂的信息令油价再次波动。全世界都在关注,王储是否会在需求下降的预期中接受增产的要求。

沙特国内经济的坚挺也支撑了王储的权力基础。2022年的经常项目盈余预计将创历史新高,对此沙特财政大臣穆罕默德·贾丹表示可能会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的1600亿美元“稍多一点”。

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IF)”的总资产已达7000亿美元,王储的计划是在2030年前将PIF发展为全球第一大主权财富基金。各大金融机构也重新开始“朝拜沙特”。

尽管发达经济体正在遭遇经济低迷,沙特却在物价稳定的局面下稳步扩大需求,通胀率保持着3%的水平。由外籍劳工支撑的经济也与工会施压加薪这种事情绝缘。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