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重演?东京奥运会跟101年前那次可太像了|大鱼漫画

2021-07-29 20:51:56大鱼漫画

在全球性瘟疫里召开奥运会

其实除了这届东京奥运会

历史上还有一次

那就是1920年的第七届夏季奥运会

比利时安特卫普奥运会

参赛国29个,参赛选手2626人

当时人们面临的瘟疫是著名的 1918 大流感

从1918年春天到1919年春天

三波瘟疫导致全球5亿人口被感染

当时全世界一共也就17亿人

5000万到1亿人病死

远远超过了死于一战的人数(1800万)

*大流感爆发于美国军营,跟着运兵船到了欧洲战场,很快席卷全球。因为战时新闻管制,各国媒体都对流感疫情视而不见,只有中立国西班牙,天天坚持报道,大流感也被错误冠名成了“西班牙大流感”。

**“西班牙大流感”在西班牙叫“法国流感”。

为啥一定要开这届奥运会?

1916年的奥运会本来计划在德国柏林开

但是因为一战,奥运会被取消了

再取消一届的话,以后可能就不用玩了

1918年11月一战结束了

欧洲也急需一场世界级大会来宣告复活

有需求有市场,让谁举办比较合适?

一战中比利时受苦受难损失惨重

需要一剂强心针重启国家

1919年4月,奥委会主席顾拜旦男爵表示:

*比利时从1839年起就是一个中立小国。但是一战时,德国为了方便打法国,入侵了比利时,比利时在列日战役里抵抗了10天,还是沦陷了。德军在比利时迪南市屠杀平民,手段很残忍。

一百年前的奥运会遵守“业余原则”

职业运动员不允许参加奥运会

所以选手大多是玩票性质的精英、军人

往届的很多选手都死于一战或者大流感

参加1920奥运会的选手

则大多都是参加过一战的军人

他们从天灾人祸里幸存

需要一场无关生死的荣誉之战

所以比利时硬着头皮也要办奥运

安特卫普奥运会上还新加了三个仪式:

放鸽子、升五环旗、宣誓奥利匹克誓言

奥林匹克誓言是体育精神

和平鸽是世界和平

五环旗代表着五大洲团结

这三项仪式向世界传递了和平与重建的信息

一经问世就广受好评

成了日后历届奥运会的惯例

*安特卫普奥运会放飞鸽子代表和平,但这些“和平鸽”其实大部分是从一战战场上下来的,放飞他们的也都是军人。

因为这三项仪式和一些划时代的典型事件

安特卫普奥运会通常算正面典型

因为同样是在疫情中艰难办会

日本还特意办了安特卫普奥运会的展览

表明了自己要向前辈学习的决心

该说日本不愧是热爱学习的国家

东京这次奥运会

跟101年前那次,在某些方面可太像了

哪儿像了?一个小细节就很像

1916柏林奥运会虽然取消了

但还是叫第六届奥运会(未举办)

于是1920年安特卫普就是第七届奥运会

而东京这边虽然推迟到了2021年才开

却还是叫作

东京奥运会2020

不是2021

还有更多很像的地方

一、疫情防控——赌

1920年人们还没有真正看到过病毒

根本就不知道大流感是怎么来的

连洗手的生活习惯都还不普及

那时仅有的预防手段

就是保持安全距离和戴口罩

但口罩也就是一张防飞沫的纱棉布而已

并没有现代的医用口罩

靠静电吸附病毒的效果

至于观众的群体聚集?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

因为……根本没啥观众

倒不是群众觉悟高

自觉在家隔离躲流感

而是门票……太贵了

比赛还不咋好看

刚走出战争阴影的人一般不舍得买

到闭幕式那天,主办方宣布学生免票

才算是撑起了场子

没有疫苗,更没有核酸检测

当时医生也只能把症状作为确诊的标准

民众还很头铁,不拿流感当回事

以上都是疫情爆发的引雷点

幸好比利时本身的疫情不算很严重

也幸好到安特卫普奥运会举办时

大流感的传播几乎已经结束

(毕竟5亿人感染,差不多群体免疫了)

所以奥运会没有造成新的超级传播事件

安特卫普奥运会的防疫手段总结起来一句话:

东京这场不同的是疫情仍在爆发中

比起一百年前的无所畏惧

东京奥运会还是非常重视防疫的

选手从机场到奥运村的全程隔离

空场比赛避免聚集等等

在隔离和社交距离等方面在努力做好

但是也有很多令人啧啧称奇的防疫手段

……

努力了,但好像又没完全努力

远动员赌命,日本赌国运

大鱼希望他能赌赢

但奥运相关的确诊人数每天刷新

到今天(7月29日)已经达到了193例

后面还有十来天赛程

令人捏一把冷汗

二、用户体验——懵

1920年,比利时正在废墟中重建国家

根本掏不出钱来办会

主场馆到比赛前都没盖完

跑道都是土,下雨就变泥

游泳池是防御工事挖的壕沟

因为水温太低

很多运动员游到一半就大声喊救命

赛都没比完

*当时的世界还处于一战后的过渡期,主办方和参赛国的条件都挺简陋的。比如拿了91块奖牌回去的美国队,他们大部分选手是坐船去的安特卫普。这艘船,刚从欧洲把阵亡美军的尸体运回家……奥运选手们时常抱怨,船舱里福尔马林味太重。

日本的游泳池不是壕沟,是真壕

铁人三项的游泳赛道是东京台场海滨公园

这地儿是东京湾的污水排水口

大肠杆菌超标、水里有恶臭、颜色污黄

东京花大价钱建了分层过滤系统

耗费几年,终于把水质改善达标了

在7月26号的铁人三项比赛结束后

不少运动员在终点呕吐

专家和选手都判断

是高强度运动+高热天气导致

台场水质和水温都达标,没有问题

但民间都在阴谋论

肯定是水质又出岔子了

1920年的比利时

穷得当时几乎没法养活自己的人民

对奥运选手们的食宿招待更是寒酸

床准备的不够

很多人被迫睡在折叠婴儿床里

早餐就是一个面包、一杯咖啡

和一条小沙丁鱼

饿肚子的运动员只能自掏腰包买东西吃

东京奥运会充满着科技和环保

比如主场馆新国立竞技场的设计

第一版因为超预算太多被毙掉

最终版为了省钱把开合式的屋顶去掉了

场馆全场没有空调

而是独特的自然送风设计

节能环保还省钱, 值得一 赞

比如奖牌是用回收垃圾中提炼的金银铜

制成的“环保奖牌”

科技含量和环保理念都很值得赞赏

(奥组委温馨提示选手不要咬奖牌)

但在“吃”这方面又很舍得

开幕式算错了志愿者人数

准备了超超超量的便当

最后扔了四千多份根本没打开的便当

运动员吃的食物却有产自福岛的食物

还不公布究竟哪些是福岛土特产……

与其提醒选手奖牌不能吃

不如提醒他们哪些是福岛特产喂!

把Reduce、Reuse、Recycle

贯彻到底的设计

有时带来的是相当糟糕的用户体验

比如著名的聚乙烯床垫+纸板床

(奥运会结束后将被回收制成塑料产品)

号称相当结实,能承重400斤

但已经有不少选手拍摄床塌了的小视频

奥运村房间逼仄,天花板低矮

有些参赛队受不了这个委屈

再加上不信任奥运村的防疫手段

跑去外面找酒店住了

三、经济损失——亏

1920 年还没有如今奥运商业链

没人买票,又几乎没有其他收入来源

比利时不仅没赚钱,还损失了6亿法郎

三年后,比利时奥委会宣告破产

东京奥运会延迟一年空场举办

已经损失了大概1450亿人民币

但至少电视转播权、赞助费之类还有得赚

如果取消不办了

总损失可能达到2800亿

两次奥运会还有很多闪光的传承延续

让我们能够相信竞技体育,相信奥运

在1920的安特卫普

诞生了第一块独立亚洲国家的奖牌

堪称亚洲之光

就是日本赢下的网球单打和双打项目的银牌

奥运从此不再只是欧美的竞技场

五环旗第一次升起,就有了意义

……虽然这面五环旗被一位美国运动员偷走了

直到2000年才还给奥组委

*美国跳水运动员哈尔·普里斯特 (Hal Prieste),1920年获得了跳水铜牌。在回国之前,他把有史以来第一面五环旗,从旗杆上偷走了。直到2000 年在悉尼举行的国际奥委会期间,103岁的哈尔才把这面旗交还给了当时的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萨马兰奇把一枚奥运纪念章装在盒子里送给他,老爷子回了一句,“这啥?面巾纸?”

在交还了五环旗的第二年,哈尔与世长辞,享年104岁。

安特卫普奥运会虽然只有六十几位女选手

但女性运动员已经开始崛起

比如法国网球手苏珊·朗格伦

这位国际女子运动明星的先驱

就是在这场奥运会上绽放了光芒

东京奥运会在性别方面也有一个大胆尝试:

跨性别运动员首次登上奥运赛场

参加女子举重比赛

这事儿的公平性引起不小的争议

是非功过可能要留给未来才能有定论

安特卫普奥运会上提出了奥林匹克誓言

升起了世界团结的五环旗

而在今年的东京奥运会上

“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格言之后

加了一个Together(更团结)

这是奥运一脉相承的团结精神

希望我们能真正团结地抗衡疫情

希望我们能真正彼此谅解

希望奥运能真正成为只关乎体育

不掺杂歧视、偏见的赛场

希望大鱼的希望能够不只是希望

健儿们,加油ヾ(◍°∇°◍)ノ゙

责编:李文婷 PX019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