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何亮亮:威廉婚礼关注度堪比奥运会和世界杯

2011年05月01日 09:57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4月30日《新闻今日谈》节目播出“何亮亮:威廉婚礼关注度堪比奥运会和世界杯”,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淑琬:这个星期更精准的一点是说这两天,可能全球聚焦在一个甜蜜的关注上,那就是英国王室威廉王子的大婚,但是除了看一场甜蜜的婚礼,大家有许多的童话的想像,甚至看到它是实现,是一个世纪版的真实上演之外,透过这次的王室婚礼还给世人什么样的意义,我们更深层次的来理解,今天在现场的评论员是我们的何亮亮先生,何先生你好。

何亮亮:你好。

陈淑琬:我看您定的这个主题如何说从英国的王室婚礼,这个王室婚礼看英国和世界,对不对,您的观察是怎么样的呢?

何亮亮:所谓看英国其实这个婚礼早就宣布了,但是越接近昨天,越接近所谓的大婚日,好像很多人都越来越兴奋,越来越亢奋,我也注意到了这点。说老实话我自己对婚礼本身不是那么有兴趣,我更关注的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关心这件事情,后来我越来越觉得这应该就是21世纪,现在我们进入第二个十年,第二个十年里能够想像的是,到目前为止肯定是奥运会之外。

陈淑琬:甚至是世足杯赛的。

何亮亮:大概可以鼎足而立吧,除了体育比赛能够吸引这么多的观众以外,另外我也在想比方说美国,美国最了不起的大概就是金像奖最了不起,绝对不可能是20亿人观看的,而且金像奖的情况是一年不如一年。

另外世界上现在有国王或者有皇帝的国家,有君主制的国家不多了,大多是在欧洲,欧洲特别多,欧洲除了英国以外,荷兰、比利时、丹麦、瑞典还有一些小国像摩纳哥等等,这些国家其实之前也都会有过一些王室的婚礼,可是哪个小国的王子和公主的婚礼也没有像英国这么轰动。再想到我们的近邻日本,日本的皇太子结婚的时候,肯定没有全世界的轰动。

再想到上一次1981年,那时候你肯定还小,上次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的婚礼,当时我也还小呢,当时在北京读书,但是那时候中国的媒体有报道,但是绝对没有这么铺天盖地,你看中国内地报纸很夸张的,他们几十版几十版提前在做专刊,那个时候中国的电视业也不发达,一般的老百姓家里有电视机的还不普遍,整个电视转播也不发达,1981年的数字是大概全世界有6亿到7亿人口,这次据说是20亿,至少是20亿。

陈淑琬:目前美国媒体的初估。

何亮亮:我想这就是巨大的一个改变,这个20亿当中我相信中国大陆的人都不少了,两岸三地都不少了,我就是在想为什么这样一个婚礼,会吸引这么多人的关注,我们除了那些人,好像女性比男性更关注,好像是。女性们对于婚礼包括很多细节,包括凯特的身世等等这些以外。我就在想到一个是今年以来的世界动荡不安,不好的消息很多,特别是打开电视机看的话,因为从今年一月份开始,北非和中东那里持续的在,到现在你还看不到尽头在什么地方,而且还有日本大地震,然后就是你要看世界各国的政治化,都说政坛上是口水战,没有一种把全世界都凝聚起来的,给人一种比较快活,就是喜事,就是英国。

英国的王室的婚礼给人带来喜事,我想绝大部分的人可能是在看热闹,但看热闹也有个前提我要看了就比较开心,不是我看了不高兴,或者看了骂娘那不会。好像骂娘的很少的,虽然有一些知识分子在批评,但是总体来看这场婚礼真的算是一个世纪的婚礼,它在很多方面都可以成为一个话题。结果从这里面再看英国,英国太需要这样一场婚礼了,但是英国也能够制造出这样的一场婚礼,法国就不行吧。

陈淑琬:这话很有意思。

何亮亮:萨科齐总统的婚礼更多引起的是小报和狗仔队的追击,人们不会太在乎,或者更多的是可能用批判的眼光去看,这位喜欢离婚和结婚的总统,不会吧他看做民族的国家的大事。可是在英国威廉王子和凯特的婚礼居然会成为民族的大事,居然会成为国家的大事,居然会成为英国人的爱国主义,你看昨天的伦敦街头,我相信是处于真心的,他的真的从这里感受到的可能是大英帝国的一种光荣,有一种迂回。

从这里看英国王室,英国人是很精明的,他们很精明的计算到了这场婚礼对于英国带来的正面效益,以及可能带来经济上的收入,不管怎么看我今天初步的观看了一下,你可以想像的世界各地平面媒体几乎没有例外,头版,甚至是做了很多的特别节目,都是特别的报道,就是王室的大婚,给英国带来的好处,给世界也带来了片刻的安宁,给世界看到了一个。

另外就是你说的童话或者我们说的神话,人们很容易把童话里面,芭蕾舞里面看到的婚礼,但是英国这个婚礼不是童话,童话般的婚礼这个形容词是错误的,它就是一个现实的,当然对一般人来说这是一个童话,但对于威廉王子和凯特来说,那是一个真实的婚礼,所以英国人非常聪明,非常巧妙的把这样的一个婚礼,做了上童话一样的包装,然后满足了每一个人,我觉得特别是女孩子或者是青年。

陈淑琬:特别还坐着马车。

何亮亮:马车本身就是就是这样的象征,而且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我们说现在20亿的人口当中,现在很多是青年,他们没有机会看上一次戴安娜的婚礼,但是这一次他们有机会看到了。这里面衍生出了很多问题,昨天我再想,昨天最应该出席上没有出席的应该就有是戴安娜,如果戴安娜还健在的话,就算她已经跟查尔斯分手了,但是如果她能够看到她这位长子,看到全世界在欣赏他们婚礼的时候,我想像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