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刘江永:“救灾效应”显现 中日关系转暖

2011年04月20日 08:06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4月19日《凤凰全球连线》,以下为文字实录:

任韧:这里是《凤凰全球连线》,我是任韧,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持续不断制造高浓度的辐射脏水,核辐射危机远未解除。日本原子能安全与保安院在昨晚宣布,推定福岛第一核电站反应堆内的燃料熔毁。而更让人不安的是,4号机组地下出现了高浓度的污染积水,其深度并不是原先所发布的20厘米而是5米。这一发现将会令福岛核电站内高浓度污染水的总量,远远超过原本估计的6万吨。

日本核危机雪上加霜,首相菅直人在美国三大媒体发表文章道歉,周边邻国一片哗然。难道道歉也分国籍?调查显示,7成日本人希望首相简直人下台,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却随着电视曝光率的大增而受到肯定,成为最受期待政治人物。震后危机外交,菅直人政府如履薄冰却厚此薄彼,核灾危机政治,日本政坛老将坠马新秀崛起。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接受凤凰卫视的专访,再一次强调,日本并未隐瞒核事故信息。

今晚《凤凰全球连线》在东京现场,专访枝野幸男的凤凰记者李淼,以及在北京现场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员副院长刘江永,解读日本的核灾难反省。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星期二在东京的首相官邸,接受了凤凰卫视记者李淼的独家专访,枝野感谢国际各方对于日本灾后的援助,特别是通过凤凰的镜头,感谢来自中国的援助,听听他怎么说。

枝野幸男(日本内阁官房长官):世界各国都对我国的地震、核事故进行了援助,也包括中国,胡锦涛主席亲自去日本驻华使馆慰问,总理、外长也对日本表示慰问。日本接受援助的体制不是很充分,有一些援助未能接受,但日本非常感谢中国等国的援助。

任韧:日本感谢中国的援助,而日本的首相菅直人在16和17号,美国的三大媒体上发表文章特别是提出了,对于日本核事故处理表示道歉,却引起了国内的一些舆论的不满。比如说他们会问为什么道歉也分国籍?只在美国进行书面道歉,为什么这样的道歉文章,没有出现在周边国家的一些媒体上?向请教一下在北京现场的刘江永教授,您是怎么来看这样的一些表态?

刘江永(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员副院长):我也注意到这些报道,并且在网上查了一下,有关菅直人首相发表文章的中文译文,我的感觉刚刚相反,我认为其实目前最重要的问题,并不在于是不是向谁道了歉,或者说怎么样道歉。因为这场核灾难是大自然灾难所带来的恶果,同时也有过去人为的一些因素,以及这次在应对危机过程中,有些部分处理的不够及时不够有力,到现在也没有控制住局面。

就这一点菅直人首相在向美国报纸上发表文章当中,他表示了遗憾,我认为这种表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重要的是如何使日本的领导人,以及目前奋战在第一线的团队,能够以最有效的方式,最及时的控制局面,不使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危机、核污染,继续影响日本本身的生态环境以及安全,同时不对周边邻国以及其他的国家,空气或者海水造成核污染,这是当务之急。

从这一点上我认为,菅直人首相文章的重点并不在与道歉,只是整个文章当中的一句话,更多的是讲了如果不辜负各国的期待,同时竭尽全力来控制危机,来增进各国之间的合作,同时也表达了有能力有信心能够进行灾后重建。对130多个国家的帮助和救援表示感谢,我认为基调是可以肯定的,不必在这个问题上向谁道歉了,做过多的解读,这并不是我们看问题的重点。

任韧:灾后的重建当中,对于核灾难为什么会发生,为什么在事后没有得到急时的控制,这样的反省显得尤为重要。枝野幸男在接受专访的时候表示说,日本在排放辐射水的问题上做得不够充分,今后将会努力的改正,但是他强调日本并没有隐瞒核事故的信息。

枝野幸男:这次事故我们一直争取正确、迅速、不隐瞒地发布信息,我一直这样指示有关部门,有批评说我们早期没能发出信息,但其实政府、东京电力公司在初期掌握收集到的信息本来就很少,我们竭力去保护民众健康不受危害,有一定效果。

但结论上来看,因为政府未能充分掌握信息,这一点的确说明不够,让大家误解我们隐瞒信息,当然误解已经没有了。但今后我们也要努力公开信息,特别是排放辐射水,对周边各国和有关人士很重要,我们虽然事先向各国传达但努力不够,今后如果发生同样事态,要尽量快告诉大家。

任韧:枝野幸男说外界对日本政府的误解已经没有了,是真的吗?我们刚刚得到一个消息,日本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在18号的夜晚举行记者会,这其中宣布有一个重大的数据出现了差错,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四号反应堆,地下的高浓度污染积水,它的深度并不是原先所公布的20厘米而是5米。这样一个重大的差错,我想请教一下李淼,我们看到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东电,在核危机发生之后,一直不断的出现各种各样的差错,各种各样的失误信息披露,也难免让外界怀疑,是不是信息披露上出现了问题,枝野对此作出了否认,你怎么看?

李淼:首先在3·11地震之后,福岛核电站出现危机之后,我们看到无论是东京电力公司,还是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或者是首相官邸、日本政府,公布的数字有的时候都是错误百出的,有的时候上午刚刚公布了一个数据,接下来下午马上又更改了,很多时候甚至连元素的种类都弄错,这个时候我们不知道到底应该确信东京电力公司公布的数据,还是影响确信其他官方公布的数字。但是至少在今天的独家专访当中,我是非常明确的问枝野,就是为什么政府在把核事故等级调到七的时候,却是经过了一个月这么长的时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日本向大海当中排放低辐射水的过程当中,为什么没有能够向周边的邻国作及早的通告?枝野当然也是表示道歉了。

首先我们举例说明低辐射水排放的问题,当时是在4月4号的时候,日本政府决定把低辐射水排放到大海当中去,据说当时的情况非常的紧急,为什么把低辐射水排放出去呢,首先是因为把要废弃设施空出来,把它来装这些高浓度的辐射水,因为高浓度辐射水如果进入大海会更危险。

据日本政府说,我们在4月7号的时候采访了,核能安全保安院的审议官西山,当时他很明确的对我们说,政府用了20分钟的时间,决定把低浓度的水排放到大海当中去,我们且不来讨论20分钟到底是短还是长,但至少在当天晚上19点03分的时候,东京电力公司开始向海中排放辐射水,可是在19点05分的时候,日本外务省才把传真通告给各国驻日本的大使馆,就等于说已经开始做了,然后才通告过各国。这样的做法很显然是违背了国际上面具体的准则,从这一点来说,日本政府向各国道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还有另外一个例子,就是日本为什么在经过了一个月之后,才把等级提升到七?其实我们掌握的数据说,本来在3也15号的时候,发生氢气爆炸之后,日本政府其实就已经掌握了一定的数字,周围的核辐射已经超过了37万兆贝克以上。如果达到这个数字,就很显然已经达到了七的标准,但为什么却拖了整整一个月,用日本政府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当时掌握到的数字太少,没有办法确认安全性和准确性。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也很难判断,日本政府包括现在所提供的避难区域的事情,20公里然后又扩大到30公里,目前又改变成不是同心圆,甚至包括40公里以上的地区。从种种的事例来看,可以判断出,日本政府因为信息太少,可能会产生比较混乱的状态,另一方面我们也很感觉怀疑和疑问,就是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有掌握某些数据呢。

任韧:如果是信息获取的渠道比较少,信息获取的总量比较少,那么日本政府对于核电站问题解决的乐观态度,会不会也会有偏差?枝野在接受访谈的时候说,核电站问题的解决尚需时日,不过福岛核危机正在逐步的好转。

枝野幸男:目前局势仍然不能松解,今后也要防止情况恶化,要尽全力处理,但这几周事态没有恶化,正在一步一步走向解决。我们此前公布了6至9个月内,控制住核泄漏的日程,这个目标不容易实现,但我们会努力。

[责任编辑:PN005] 标签:刘江永 关系 救灾效应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