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气候保护需要有序繁荣的全球光伏市场

2012年11月27日 16:20
来源:创绿中心气候与金融政研部 作者:白韫雯、陈冀俍、李莉娜

4 贸易与气候治理的关联

4.1气候治理与贸易机制的冲突

气候变化及其应对行动对各国经济活动和国际贸易都意味着重大的影响。因此,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需要来自国内与国际机构的行动, 包括专门规范贸易活动的机构。这种逐渐凸显的联系及其重要性被三十多个国家的贸易部长在2007年的印尼部长级会议上强调, 它们“认识到应对气候变化的具体行动,及促进气候变化、贸易和发展之间联系和相互支持,对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作用。”  WTO成员国也在环境商品和服务谈判的背景下讨论了气候变化议题。世贸规则和气候变化的治理机制有着多方面的联系和影响,包括法律规定、多哈谈判进程,以及通过世贸组织解决争端的机制等。但国际社会对这些联系并没有深入讨论,更提不到系统化地解决存在的问题,因此,冲突依然不断涌现。

借助WTO机制对各国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提出质疑,是常见的气候治理和贸易机制之间的冲突,例如:2010和2011年,日本和欧盟起诉加拿大安大略省绿色能源法令的相关规定、日本起诉加拿大安大略省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的政策,以及美国起诉中国风电装备基金等。而近期中欧光伏贸易摩擦则是贸易与气候治理的深入并广泛关联的又一个缩影。从贸易摩擦的角度看,本案件并无特殊,但放在气候变化的全球背景下,贸易战所损害的不仅仅是消费者利益,还有全球气候保护的共同利益。虽然贸易自由与气候保护的目标有时会出现一定冲突,例如边境碳税可能产生绿色壁垒,但是在可再生能源这一点上,贸易自由的利益与气候保护的目标是高度一致的。为了实现全球气候治理、完善国际贸易制度的目标,推进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和贸易之间的联系所导致的一系列问题必须通过综合性的方式从制度上进行理性回应和解决。

4.2 对气候谈判的影响

气候谈判范畴内,中国和欧盟对气候保护的态度以及彼此互信的关系是至关重要的。随着新科学证据的不断出现,人类活动排放温室气体与全球平均温度上升之间联系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小,但气候谈判并跟不上科学的脚步,甚至被甩在了后面。自从哥本哈根闹剧后,国际气候谈判进入了一个低潮期,脚步放慢,不确定性增加。新的政治与经济的变化,包括关键国家和地区领导层的换届、全球经济和金融的衰退,都让气候谈判的进展变得更加艰难与迷茫。去年德班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7次缔约方会议,达成了建立适用于所有缔约方的一个新的后2020国际气候制度的共识,这为各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有所作为提供了一个新的机遇。基于国际影响力以及国内经济和排放规模的考量,欧、美和基础四国的三角关系因而是决定未来国际气候制度形态、范围和有效性的关键。由于美国国内政治对于气候议题的态度几年内很难有大的改观,建立国际制度的领导责任自然落到了欧盟和基础四国的头上。而鉴于其强大的经济总量以及政治制衡的调解角色,中国在基础四国中扮演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这就使中欧之间的关系在气候谈判的国际舞台上显得尤为重要。   

中国和欧盟已多次声称自己会在建立良好的气候制度进程中发挥建设性的作用,也都各自在境内展开了强有力的减缓气候变化的行动,可再生能源行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欧各自在全球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发展上发挥着领导性的作用。同时,中国和欧盟间的经济、贸易和政治联系非常紧密,双方互利共赢的战略伙伴关系不断发展。中欧在谈判中有进一步靠拢的必要性和可能性。然而,现实却与期望相去甚远。此次中欧间光伏摩擦就是相悖一例,贸易保护主义使得双方争端加大,导致彼此减少互信和好感,直接或间接影响双方在谈判中的交流进程和可能持有的立场和态度。

5 民间建议

作为致力于环境保护和应对气候变化的中国民间组织,我们相信,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下,中欧共同且最大的利益是相互支持,推动可再生能源,努力实现全球气候保护的目标,特别是共同促进光伏产业在全球的快速与有序发展。我们反对,以行业保护为由而实质损害广大消费者和企业利益的贸易保护主义。我们呼吁,推动有效的全球气候治理和贸易治理模式,中欧双方展开积极对话,协商并妥善解决分歧,把握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这一紧迫和长远的共同利益,才是明智之举。

1 中欧积极政治对话

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和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中国政府应强烈要求欧盟撤销立案调查,反之亦然,以避免贸易战,减少对国际气候谈判进程和全球减排目标的不良影响。中欧应尽快展开磋商和谈判,认真倾听双方行业的正当关切并寻求妥善解决。

刚结束的第十五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发表的联合新闻公报上,对进一步深化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以及在贸易、气候变化、能源和创新等多个领域的合作都给出了明确的指示。双方一致认为:开放的贸易与投资环境以及反对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对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复苏十分必要;强调要开展国际合作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同意在中欧气候变化伙伴关系框架下,就应对气候变化和推进低碳发展进一步深化政策对话和务实合作。但是,会晤并未就贸易与气候和能源的交叉问题给予足够重视。我们建议:在中欧能源高层对话或经贸高层对话的框架下,亟需成立关于可再生能源和贸易的联合工作组,讨论建立WTO争端相关的协商解决机制,并对相关问题达成协议。过程中应保证双方的利益相关者充分参与讨论,探讨“共赢”之道。

2 国内政策持续大力支持

    现阶段,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仍以外需为导向,欧盟则是在利用上先走一步。当欧债危机造成海外市场萎靡,国内又因并网受限而限制市场发展时,就导致产能过剩的现象。然而,这种以消耗能源、承受较大国际转移排放压力的外需拉动发展模式难以为继。值得肯定的是,为应对当前光伏的困局,国家能源局9月迅速出台了鼓励分布式光伏发展的政策 ,随后,各部委又决定在年底再启动一批金太阳和太阳能光电建筑等示范项目。政府已在出台强力的措施帮光伏走出寒冬,我们仍更期待国家能持续的创造积极的宏观环境,向市场发出明确的信号,推动可持续性的内需,支持光伏整体发展。这就需要政府能打破目前对生产企业碎片化支持的局面,避免扭曲行业竞争导致浪费,开发多样化的国内应用市场,为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的平台。光伏的成本由于规模经济和学习曲线正在迅速降低,随着化石能源价格的上涨,可能很快就不再需要政府补贴,实现平价上网,而政府的补贴以及开放的市场竞争可以加快这个成本下降的过程。因此,中央政府应制定稳定的公共与财政扶持政策,出台完善的管理办法,打破光伏发电并网的壁垒。通过透明的定价机制,推行长期上网电价制度,对各类太阳能发电项目提供稳定的信贷和多元化融资渠道的支持,规范光伏行业清洁生产,推动行业升级。

3 中欧企业良性沟通

    中国是太阳能的最大潜在市场,“金太阳示范工程”、“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等一系列鼓励政策又都证明政府是支持国内光伏产业发展的。因此,无论从资源条件、政策导向以及实际需求的角度,中国企业对光伏行业仍应抱有信心。当内需市场启动,企业淘汰落后产能,中国光伏产业会逐渐正走上正轨。同时,中欧企业双方代表产业先进生产力与管理水平的优势企业应展开积极沟通、协商,努力促成行业间对话,建立规范有序的市场环境,形成互惠互利的全球分工体系和行业协作模式。同时,双方企业在产品研发、生产、销售等领域也要开展密切合作,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实现互利双赢。

4 民间参与推动对话

    中欧民间应积极对话,全力配合与支持政府、行业共同寻求问题及时和有效的解决。在光伏反倾销案件的谈判磋商、中欧高层可再生能源和贸易联合工作组的搭建,以及制定国内行业发展政策的过程中,需建立政府、企业和民间广泛参与、多方合作的长效机制。特别是在当气候目标的实现碰到国际贸易摩擦、政治利益而停滞不前时,民间组织以超越国家经济目标、超越气候政治问题本身的客观视角,采取应对气候变化的有效行动,帮助政府达到甚至超越承诺的减排目标,确保气候变化与相关经济政策的相辅相成,实现协同效应,从全球治理、公共政策的制定和社会监督等角度进行建言献策和参与实践。

 

 

 

[责任编辑:PN028] 标签:光伏 气候 利益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