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朱文晖:奥巴马演说未触及现实问题 与外界预期有落差

2013年01月22日 01:43
来源:凤凰卫视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1月22日《焦点直播》节目播出“朱文晖:奥巴马演说未触及现实问题 与外界预期有落差”,以下为文字实录:

谢亚芳:欢迎回到我们的现场。刚刚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完成了他第二个任期的宣誓以及就职演说,整个就职演说时长有20分钟。到底各界会如何来看呢?在现场的是时事评论员朱文晖先生。其实刚刚我们也一路在看,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数了一下,至少有十几次的欢呼掌声,而这些掌声多半是落在美国精神,比如说人人生而平等,每一个人都应该享有自由和民主,每一个人都应该享有自己的权利,我们要为弱者争取他们的权利。这些都是一种美国精神,美国人的一种美好的愿景。我不知道您怎么看今天奥巴马的就职演说和外界之前的预期和评价,有多大的落差?

朱文晖:我觉得落差应该还是有的,因为他基本上讲的并没有触及到现实的问题,就算触及到的时候,他也是把这些现实的问题大而化之的,和你刚才讲的美国精神、立国的精神,追求个人的自由,追求世界和平,追求美国在全球体系当中“茅”这种作用,连到一块。但他并没有说哪些特别的议题需要怎么样。我记得很清楚,比如他讲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时候,他就和新能源绑到一块了。讲到税收,他又把教育讲到一块了,教育讲着、讲着,就说移民、就业,他都给扯到一块去了。所以基本上这个看法,他是比较典型的第二任就职演说,因为你如果说换了一个党,第一任上来的时候,当然很多讲法,因为你过去无论是四年还是八年,是别的党做的,你有很多的不满,有积累了很多议题需要做,但是你做了四年之后,我们往往都清楚,连任总统的名望是比较低的,因为他原来可能强力推的一些东西,他就可能会具有比较大的争议性,包括奥巴马作为己任去推的医疗社保的改革,你看他非常清楚,医保的改革,他推出来,他觉得很大的完成任务,但其实在另外一面,差不多一半的人就反对他,所以他这里面也提到了。但这时候你就不能拿它作为自己的成绩讲,而且往后怎么推进,你也不能知道。

又比如说中东战争,其实咱们的嘉宾也讲到,他其实这十年的战争是不是结束了,很可能再从阿富汗撤回来,但在这里面他也不能讲太多,因为讲了太多,它有争议性。你撤了之后,阿富汗怎么办,丢掉还是怎么样。所以这个问题讲了具体问题,在第二任就经不起推敲,而且在第二任的时候,往往他要面临很多争议性的话题,怎么很技巧的解决,所以第二任更多要平衡很多方面,同时他很重要的是没有连任的压力,他应该要大刀阔斧做一些事情,但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够挑出一个矛头来,先把这个靶子竖起来给他的对手来打,不能干这个事。

谢亚芳:就像你说的,第二任有它的优势,有它的弱势,弱势一般都经过了四年的消耗,名望一般不如第一任来的高涨。但是他有一个优势,他没有连任的压力,所以很多议题他其实可以大刀阔斧的出来执行,而这次我们注意到其实奥巴马在一开始除了提宪法,他还提历史,可以说在这次连任之前,奥巴马是寻求了很多历史专家、历史学者来给他一些谏言,以史为鉴,因为美国的历史上许多第二任的总统都会因为施政的差池或者是丑闻的问题,而提前变成了一个跛脚鸭,非常清楚的包括尼克松、里根、克林顿都有这样的问题,甚至包括最后的小布什因为伊拉克战争的问题,所以他也以史为鉴,希望能够避免这样的状态,所以你怎么看奥巴马他第二个任期所要面对的麻烦与挑战?

朱文晖:应该说他的第二任期,他可能更多事情是要真正做一些事情,你既然没有连任压力,他很清楚众议院在共和党的手上,很多事情是很难做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就要选择不是多说,而是可能少说,谈一些大家都推不倒的原则性问题,要谈一些美国的自由平等,立国的思想,谈一个宪法,但是他真的再的时候,可能就不一定要这么谈了。

我们现在看到他很多东西要做,比如说很紧急的,枪支的管控,因为很多有作为的总统都想做这个事情,但是做这个事情他必须等到时机出来,如果说没有枪击屠杀案,死人比较多的状态,你是做不到的,因为枪支协会势力很大,突然出了这个事情以后,他就想趁热打铁,把这个事情做一下,但是我们想最后肯定争议非常大,而且如果说我可以判断,假设他真的推的时候,没有新的枪击案,他可能很难推下去,如果说这个时候哪个人精神又出点问题,又来一个枪击案,他可能就推的会相对顺一些,这是救国的议题。

还有马上他要面临的就是债务的上限问题,我们去年说财经悬崖,这是第一步,削减开支和债务上限怎么做,他就很难,可能更重要的现在就是他这个提名的内阁部长人选,因为你就职之后,你现在只有一位副总统跟着你,部长怎么办?部长现在他提出了国安团队的部长,其他的小部长可能争议不是很大,但是排在前几位那些部长,国务卿、国防部长、中情局长,参议院他在听政的时候,他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来,会不会有比较大的争议。当然,除了这些排在前面的问题之外,他还有一些中长期的问题,他需要解决。像移民的问题,他刚才的演说当中也点到了,让移民同样实现美国梦,但是这个要通过立法,而且要通过联邦的立法,而且现在各个州有不同的看法。

另外,全球的政策,所以他全球体系,美国的作用,当然可能最重要的就是提振经济,他虽然谈的比较高调,经济复苏正在开始,而且美国的前景很光明,但是经济复苏是开始到什么程度?是他在一连任之后的第一、第二年就比较强劲的复苏,还是他差不多下的时候,你说跛脚鸭的时候再去复苏,很强劲的,这又是不同的,你假设2014年非常强劲,可能在中期选举的时候,民主党可能会夺回一些失去的地盘,如果那时候还是不好,失业率还是很高,可能得一个反向的效果,我想这些情况属于一些比较中期的问题,所以你可以看到,他头发确实是白了很多,而且是你真做完之后,跟小布什这样,也会白的更快。

[责任编辑:PN034] 标签:奥巴马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