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外看南非
2010年06月12日 01:32国际先驱导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旅行,岂不就是一场拥抱?主人把热情、好客揽在双臂之间,迎接成千上万飞越大洋来到非洲最南端的人们,拥抱笑容,拥抱文化,拥抱自然。

第一次在非洲大陆举办的足球世界杯赛,有足够理由让这场拥抱成为可能。无论是金玉米、约翰·贝利这些土生土长的南非人,还是徐静蕾、全莉、阿涩这些为这块土地神往的中国人,透过他们各自的视角,我们试图努力呈现一个尽量完整的南非——尽管对于一块纯粹而又复杂的土地来说,任何简单的概括都可能失之于苍白。

此时此刻,它的魅力与神奇正在召唤世界。

六色南非

【作者】袁晔(本报前驻南非记者)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该怎么叙述你呢,南非?

这个问题在我脑子里不断回旋,眼睛却盯着一面小小的南非国旗,无数小珠子缀成了黑红黄绿蓝白六色。这是在南非最常见的纪念品,也不知是哪位祖鲁族或恩德贝莱族大妈的手工。小国旗上抢眼的绿色组成Y字形,活像一个人张开双臂拥抱。如何诠释这些色彩的含义,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透过六色,我看到的是生命、源起、历史和种族关系。

生命之绿

恐怕没有哪个大陆像非洲这样喜爱绿色了。在53个非盟成员国中,有41个国家把绿色绘在自己的国旗上,南非也不例外。我听到最多的解释是:绿色象征非洲大地上蓬勃的生命活力和孕育的希望。

活力与希望?非洲?有人恐怕对此心生怀疑,他们可能想起了媒体上经常提及的腐败、低效、落后、原始、暴力犯罪、艾滋病横行。但与此同时,旅游指南上的南非又“有着地球上最美的风景,野生动物在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上自由驰骋,黄金钻石闪闪发亮”。一个地狱,一个天堂,我们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南非。

其实,南非就是人间,地球村里该有的喜怒哀乐、丑美善恶这里全都有,这里的主角是4800万南非人,只有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才会触摸到这片土地真实的脉动。

我时常在南非人身上感受到活力,他们喜欢开怀大笑,无论有没有音乐和鼓点,情绪对了就开始又唱又跳,不管是总统、部长还是平民百姓。

但有时,他们的随性而为又过了头,以至于要抱怨他们做事拖沓、漫不经心。

他们看上去天性乐观,但其实各有各的追求和烦恼。打开电视和报纸,那上面也充斥着关于不忠、贪欲和爱情的肥皂剧与八卦新闻。防止被抢劫的确是南非人必备的生活常识之一,但这也不妨碍周末全家人去街边草坪上烤肉喝啤酒。有些人因不满现状而移居国外,但更多的人选择留下来,他们植根于此,像《狮子王》里唱到的“生生不息”的草原,春风吹又绿。

海洋之蓝

如果没有环抱南部非洲大陆东、南、西三面的印度洋和大西洋,南非的历史将完全被改写。虽然南非西北角卡拉哈里沙漠生活着南部非洲最古老的土著,但南非的历史通常从十七世纪中期荷兰人从开普敦登陆说起。可以说,蓝色的海洋造就了今天的南非。

途径好望角的大西洋—印度洋航线曾经是欧洲人通往东方的“海上生命线”,南非东部的印度洋沿岸就成了欧洲航海家补充食品和淡水的地点。1488年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在南非南部的莫塞尔湾登陆,成为踏足南部非洲土地的第一个欧洲人。

在莫塞尔湾的迪亚士博物馆,我见到过一些白底青花、微微闪光的碎瓷片,说明写道:“这些来自中国的瓷器残片打捞自东伦敦(比莫塞尔湾更靠北的港口城市)附近海域的一个沉船地点。”足以佐证当年贸易的繁忙。

不过,1652年荷兰探险者扬·范里贝克首次登上好望角才是欧裔白人真正意义上的登陆南非,他们在桌山脚下建立了第一座城市开普敦,300多年来开普敦数度易主,历经荷、英、德、法等欧洲诸国的统治及殖民,地处非洲却充满多元欧洲殖民地文化色彩的开普敦,因此成为南非人的“母亲城”。19世纪初,白人开始向北方内陆迁徙,逐渐遍布南非各地,也开启了白人与黑人、荷兰人与英国人为各自利益互相血战的历史。

财富之黄

1886年3月,一位名叫乔治·哈里森的澳大利亚人在如今的约翰内斯堡郊外的山坡上被一块石头绊倒,这一跤竟决定了此后南非的命运——那块闪烁着金光的石头导致一个巨型金矿带的发现,约翰内斯堡由此建立并逐步发展为非洲第一大都市,当地祖鲁语称“Egoli”(黄金之地)。

黄澄澄的金子让南非跃升为非洲经济强国,让它拥有了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最好的通讯、电力、交通网络,直到2007年,中国才超过南非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

如今,约翰内斯堡近郊的金矿大多已退役,但当年开采出来的矿渣依然堆成一座座闪闪发光的“金山”,本次世界杯开幕式和决赛的举办场地“足球城”就坐落在金山脚下。

虽然南非仍然是黄金、钻石、铂金等60多种矿产的生产大国,近年来矿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率已逐步下降,旅游、金融、制造、服务业等行业的比重上升,产业多元化无疑将给南非的发展注入更持久的动力。

鲜血之红

从小我们就被告知五星红旗是用“革命烈士的鲜血染成的”,这一解释其实同样适用于南非。说起国旗上的红色,南非记者约翰·贝利认为:“那代表着先辈为反抗种族隔离制度而流的鲜血。”

在南非生活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当地的公共假日,除了圣诞节、复活节、元旦等,其余都是具有政治涵义的,例如6月16日青年节,就是为纪念1976年6月16日索韦托起义,当年南非政府强令所有学校用白人的阿菲利康语(又称南非荷兰语)授课,激起黑人民众强烈不满。6月16日5000多名学生在索韦托罢课游行,遭到警察开枪射击,200多人丧生。这一惨案在全世界激起对种族隔离制度的谴责和声讨,引发国际社会对南非的制裁,从而成为南非人民反种族隔离制度的象征和转折点。这些血与火的历史,如今被生动地记录在约翰内斯堡的种族隔离博物馆。

种族隔离制度末期和1994年曼德拉当选总统后,由于曼德拉、黑人大主教图图等积极倡导种族和解,南非没有出现黑人向白人进行大规模报复的现象,避免了更大范围的流血,基本实现了社会的平稳转型,被国际社会称为奇迹。这样的血色,不出现在国旗上才是幸事。

种族黑白

谈论南非的政治和社会问题时,刻意提及肤色往往是“政治不正确”的,但事实上黑白关系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南非黑人主教图图把1994年后的南非称为“彩虹国度”,是希望南非人摒弃仇恨,实现和解,让不同种族、多元文化在这个国家和谐共存。然而,过去一个世纪以来被割裂得如此深的黑白鸿沟,又怎能在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填平?

愈合不等于痊愈,每逢刮风下雨,这个伤口还会犯病、发作。就在世界杯赛哨音吹响的前两个月,伤口又犯病了——4月初,南非一个极右翼组织的首领尤金·特雷布兰奇被两个农场雇员杀死在家中,起因是特雷布兰奇拒绝给黑人雇工付报酬。一个南非白人的死震动全国,给原本欢庆的气氛蒙上一丝阴影。

所幸的是,案件发生后,包括总统祖马在内的领导人和各政党均呼吁民众要保持克制和冷静,一些曾扬言要采取报复行动的白人也撤回了激进的表态。事态逐渐平息下来,但是,南非的深层次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各种“不稳定因素”依然存在。

图图曾经说过一句著名的话:“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南非人也经常说:“原谅,但不会忘却。”经过了漫长的苦涩与煎熬,南非人学会了宽恕和原谅。但这种不忘却会不会带来新的不原谅、不宽恕呢?让黑色与白色在南非国旗上和谐地共处下去,尚需所有南非人继续付出努力。世界杯赛事仅有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外来者会带着不同的记忆离开,而对南非人来说,安享于这片美丽富饶的故土则是一代又一代的事情。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何帅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