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朋友“路人”向小悦悦父亲道歉:不知道是你女儿

2011年10月21日 05:04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早报记者 于松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寻找“18名路人”:一人向小悦悦父亲当面道歉

记者观察

早报记者 于松 发自广东佛山

小悦悦遭车碾压受伤后,媒体、网友都在寻找途经小悦悦车祸现场“不闻不问”的18名路人。寻找,是为了将无声的视频变成有声的陈述,全面还原真相。

依据视频,他们的举动被贴上了“冷漠”的标签。这需要18名路人站出来释疑。可惜,至今只有4人被“揪”出来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其余14名路人尚不知所踪。

不过,在寻找的途中,早报记者虽然没能找全18人,但他们为何“不闻不问”的真相已愈发明晰。

近日,小悦悦父亲王持星告诉早报记者,已有两名“路人”分别通过电话与面对面的形式,向他表达了歉意。

第一个来电的“好心人”

就是第一个“冷漠路人”

王持星说,17日下午他在广佛五金城的店铺外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来电。电话中是一名男子。该男子声音很低,首先询问“你是不是小悦悦的爸爸。”当得到肯定回答后,他称“我知道第一辆肇事车辆的车牌号,想告诉你”。(此刻,第一辆肇事车司机已经在家人的陪同下主动投案。)

王持星称,他接听电话时,正好一名男青年骑车从店铺外的巷道经过,该青年一手扶车把,一手持手机通话,话音与说话的内容与他电话中接听到的一致。王持星一眼认出来了,这名男青年就是视频录像中第一名不闻不问的“路人”。

王持星客套的回复了几句,便挂掉了电话。王持星说,男青年在通话中话语有些磕绊,透着一股歉意,而他已知道,这男青年就是广佛五金城一家店铺的工作人员。

接到这个“迟到”的电话,王持星称“心情很复杂”、“挺不是滋味的”。他在14日(小悦悦受伤后的第二天)就在五金城内到处张贴了求助信,寻找好心的目击证人,却始终没能等来一个电话。然而,在第一名肇事司机迫于警方追查的压力主动投案后,他才接到第一个“好心人”的电话。

朋友“路人”的道歉:

不知道是你女儿

“也有一个‘路人’当面向我道歉过。”王持星说。其实,他原本不愿向媒体提起此事,因为这个“路人”是他的一个熟人,“也算是一个朋友吧”。

这名“路人”在事发后的第四天(16日),找到了王持星,满脸的歉意,声音低沉。王持星回忆:“他主动开口的,称当时经过时不知道是我的女儿,知道的话,肯定会去救的。”

王持星“哦”了一声,转身离去了。他称当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复这位“不知情”的熟人。18日晚,王持星说,下次再遇到这名“路人”朋友:我会告诉他,不管是不是你认识的人,你都要伸手救一把的;救人,不分熟人与陌生人的。

不过,王持星始终不愿透露这名“路人”朋友的详细信息,一是不希望这名朋友被曝光受到舆论的谴责;二是小悦悦遭车碾压重伤,根本原因是“我们做父母的监护不严,不能过多责难他人了”。

小悦悦父母的无奈:

别过多谴责路人

截至目前,被“揪”出的4名路人中,只有两人(包括有小孩)承认看到了重伤的小悦悦而没有施救,另两名成年男子均一口否认曾看到过重伤在地的小悦悦。

王持星说,他起初观看视频时,只关注了肇事车辆与受伤的女儿,并没有太在意“不闻不问”的18名路人。当他把视频拿给一个“电脑高手”试图看清第一辆肇事车辆车牌时,这名“电脑高手”跺着脚骂“没有人性的肇事司机与路人”。

如今,“18路人”只是一个不伸手救援、冷漠的代名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夫妇俩有时还会刻意闪过此话题。18日晚,当再次提到“18路人”时,曲女士在一边央求王持星:“老公,别说了,都怪咱们没有把孩子看(护)好。”

连日来,有网友在热议与反思:“18路人”是被摄像头拍下的,但那些没有被看见的呢?日后,类似“冷漠”的人是否也会包括你我?我们更需做的到底是什么?

早报记者发现接受采访的4名“路人”情绪都很低落,有人不停地向来访的媒体记者与网友解释“我确实没看见”,有人干脆“闭门”谢客。此外,有人接到了陌生人的谩骂电话,有人的网店被网友抵制。

对此,广东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陈忠烈认为,应该是谴责社会现象,而不是追责到现场的每一个过路人,这是整个社会应该承担的责任,应通过建立、健全相应的奖惩机制来杜绝。

相邻的陌生人:

孤零零的老乡们

陈忠烈所说的社会现象在五金城得到了典型体现。小悦悦遭遇车祸的地点,距离王持星的店铺只有100米的距离。然而,车祸现场四家商铺的老板均不认识王持星与小悦悦,而王持星夫妇也不认得他们。虽然,他们至少都在广佛五金城做了5年的生意。

新华劳保店的老板娘吴女士称,车祸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4日上午,王持星手提三箱牛奶来感谢她的视频录像时,她才认识王持星的。

达江机械、伶俐五金电器、少钰水暖的老板也称,都是因为小悦悦的车祸才知晓王持星的。

其实,不光是百米之外的商家“陌生”,就连前后左右的“邻居”,有的也只是面熟。金帝砂轮店的隔壁有2家店铺,对面有2家,斜对面还有1家。这几家店铺的老板称,在这里开店至少都有6年了。

然而,6年相处下来,金帝砂轮店老板胡琳称:“跟他们也只是面熟,交往很少的。我们平时基本上不来往,他们做他们的生意,我们做我们的生意。”相比胡琳,陈桂伶跟周围邻居的交往更少。她称,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印象中跟相邻两家店铺的人都没说过什么话。达江机械的谭镜钊等商户也称,整个广佛五金城“都是这个样子”。这在随后对40个商户的采访中,得到了印证。

王持星是五金城内少数几个“爱交朋友的人”,然而,他也仅仅认识店铺前后左右20米内的商家。而在此已10年的崔先生,在五金城里真正认识的“也就那么几个”。

“都忙着做生意,没有时间去闲聊。”胡琳说。她的说法,绝大多数受访商户都表示认同。不过,“忙着做生意”也并不是唯一的解释。资料显示:广佛五金城位于广佛交界处的大沥镇黄岐,建于2001年,目前新区老区共占地面积约40万平方米,商铺2000多间。据谭镜钊等商户讲,广佛五金城的商户来自“五湖四海”,比例靠前的省份是山东、湖南、江浙、广东与河北。

“这2000家商户虽然都在这个五金城内,但平时基本都是与老乡们联系,不是老乡的,即使相邻也很少联系的。” 胡琳说,这就是广佛五金城的群体生态。不过即使是老乡,但不做同一类产品的商户,也多是陌生人。例如,小悦悦受伤后,帮忙转院的崔先生与王持星是山东老乡,两人的店铺相距不足百米,但两人此前却互不相识。

一年收费2亿:

社会管理谁在缺位?

北京大学社会学夏学銮教授指出,在社会学上有“陌生人社会”和“熟人社会”两个概念,而广佛五金城属于“陌生人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很陌生,感情上较为疏离,他们之间彼此独立,不相互依赖,没有认同感,处于一种“连接但不黏着”的状态,而这种连接往往是十分脆弱的,稍有震动就会断掉。

而在没有街道办、没有居委会、没有管委会的广佛五金城,物业管理部门是唯一与所有商户直接打交道的“婆婆”。不过,广佛五金城的一些管理人员称,虽然商城每年的租金与管理费近2亿元,但商城至今没有组织过社交娱乐等团体活动,日常也没有这个平台,他们的工作就是为商户的经营提供服务。

有专家称,我国现在正处于从传统“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期,新旧交替中社会信任呈现空白,普通的民众中很多还缺乏现代意识、公共意识。有人提出从法律知识到应急急救技能,公民意识和技能都还未深入人心;社会互信状况被“彭宇案”等负面案例不断蚕食。如今,有法学专家称,要对此立法,设立奖惩机制。

而五金城的商户说,这样的群体生态不光是广佛五金城,各大城市几乎都这样。有人反问:“你知道你家对门的邻居是做什么的吗?你不知道对吧?!”

[责任编辑:PN014] 标签:路人 陈忠烈 五金城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