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黄山门背后冷暖 现场记者:他们有点太冷静
2010年12月24日 13:45时代周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复旦学生自发悼念遇难民警

一支由复旦大学生、校友和校外人员组成的18人探险队,在黄山登山探险时迷路报警,在搜寻归来途中,黄山风景区公安局民警张海宁不幸坠崖牺牲。队员对牺牲民警的冷漠,网上曝出的“复旦媒体公关”等各种言论,让此事件迅速升级,最终演变成了“黄山门”。

本报记者 龙婧 实习生 路琳娜 发自上海

死神来得猝不及防。

12月13日,一支由复旦大学生、校友和校外人员组成的18人探险队,在黄山登山探险时迷路报警,在搜寻归来途中,黄山风景区公安局民警张海宁不幸坠崖牺牲。

张宁海牺牲后,媒体和公众陆续质疑队员对牺牲民警过于冷漠,而随后网上曝出的“复旦媒体公关”等各种言论,让此事件迅速升级,最终演变成了“黄山门”。

复旦学生黄山遇险

在登山队领队侯盼的记忆中,他们大约是凌晨2点听到搜救队的声音。那时,他们已经在翡翠谷被困了7个小时。

这支登山队一共有18人,10名男生,8名女生。7人有10次以上的户外探险经验,7人有1次以上户外活动经验,4人没有经验。他们同样是在复旦BBS上看到信息,报名拼团的。因都曾属复旦登山协会,大部分人彼此认识。

按照计划,他们将穿越黄山东海大峡谷。这是一处没有开发的景区,但对驴友来说,却是一条比较成熟的户外路线。2009年5月,复旦登协曾经组织一支28人的队伍,在有向导的情况下穿越了这个大峡谷。

侯盼说,这次队伍里有参加过那次穿越的队员,他们还带了GPS、等高线地图等装备,队伍里又有测绘地图的专业人员,而以前穿越过的老队员给过他们攻略,这让他们最终决定无向导穿越。

一切都很顺利。虽然到达后(12月11日)当天下午GPS就因落水不得不关机,但他们还是凭借指南针和地图,顺利抵达了计划露营的通天塘营地。侯盼说,12日凌晨,黄山下起了小雨,这让雾变得大了很多,因为分辨不出山形,又没有GPS,队员们在越过一个高地后下到山谷,开始分不清方向。

GPS被重新打开,定位却出现了100米的偏差,队伍开始偏离原定路线。到了下午4点,侯盼跟探路的领队在如何前进路线上发生分歧,而队员在得知今晚走不出大峡谷时,也开始变得焦急,有人提出要报警。

侯盼说,关于报警,队伍里也有人反对,但当探路的队员表示,体力透支且有失温的情况发生后,他最终也投了赞成票。

“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信号,时断时续。”登山队队员施承祖回忆,报警是大家一致同意的,当时电话不能打出去,他们一群人轮流往外发短信,都没有回音,而他用手机给自己姨父发出去两条,都被收到了。

施承祖的姨父报了警,上海警方联系了黄山警方。最终,黄山方面出动了一个230人的救援团,开始搜救。

尽管在求救信息里附上了坐标,但队员所处的云谷寺一号地区,由于过于偏僻,加上天黑雨大,到了凌晨2点,才被救援队伍找到。

救援民警坠崖牺牲

队员们开始一个个随着民警走出去,张宁海在旁边打着手电探路。侯盼最后一个离开,他走出不到5分钟,听到后面有人喊“有人掉下去了”。

掉下去的是张宁海,黄山景区一个25岁的民警。当时,他正拿着手电,给往下撤的队员照明,在一个湿滑草地,他脚一滑。在旁边的人,只来得及看见电筒翻滚而出的光线。

有人掉下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队伍,侯盼说他赶紧冲到前面,这时已经有消防队员拿着绳子下去了。他听到有喊声从下面传来:“是个警察,有警号。”那声音顿了顿:“用手拍他的脸,已经没反应了。”

张宁海掉下去的消息,负责压队的唐清威也知道了,那是他后面的救援人员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是警察,人没了。”

“我的脑子嗡了一声。”侯盼说,他叫队伍停下,让队员报数,但河边水声太大,人又太多,他决定让大家退回原来露营的地方,等天亮再走。侯盼说,张宁海掉下去后,他们在原地等了几个小时。天亮了,另一支救援队来了。

唐清威和侯盼证实,他们出山时,队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有人掉下去,但由于当时太乱,张宁海已经牺牲的消息,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

下山途中,登山队遇到了从上海赶来的东方卫视记者冷炜。

在下山之前,冷炜采访了3个人,一个是第一个下来的大一的女孩,另一个则是发出短信的施承祖。接着采访了领队侯盼。“我在前两个刚采访完的时候,就觉得,他们有点……很冷静。”他问侯盼:“为什么队员们看上去好像都很冷静,看上去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侯盼回答:“你说谁?你把他揪出来!”

快出山时,侯盼找到了冷炜,拜托他帮忙给张宁海的家人带一句话,就是他代表他们的团队向张宁海家人表示极大的歉意,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

登山队员被指冷漠

被救下来的学生,开始被安排洗澡,体检。做体检时,冷炜一直在场,他目睹的画面让他即使在后来所有学生都道歉后,依然耿耿于怀。

“这些学生在体检时,一直都在嘻嘻哈哈,面带笑容。没有一个人提到牺牲的张宁海。”冷炜说,这让他当时就感到不太舒服,体检完吃饭,这时侯盼主动提议大家默哀一分钟。这让冷炜觉得欣慰,他提醒摄像师说,一会要是有他们难过得吃不下饭的(情景)注意拍一下。

但事实让冷炜很失望,没有一个学生表露出难过的表情,还有不少人依然在谈笑风生。同事拍完后,对他说了四个字:“你看你看!”冷炜说,这种感觉不仅仅存在于他一个人心中,黄山台的女记者陈艳(音)采访完下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些孩子太过分了,一个个嬉皮笑脸的。”

冷炜说,如果学生们不在这个时候做点事情,将来会被骂死。于是他找到侯盼,建议他在张宁海遗体被运出来时,带领队员去接一下。侯盼答应了。冷炜同时证实,学生们在出山后,曾对校方和管委会表示,想对张宁海家里做点事。但是管委会和校方以“现在不合适”拒绝了这个要求。

张宁海的遗体运了七八个小时。悬崖有50米,要先从悬崖下去,再抬上来,绕大半个黄山才能出来。

张宁海遗体被抬出山时,大部分参加救援的队员都哭了,就连并不认识张宁海的黄山公安局长也哭得一塌糊涂。学生们朝张宁海的遗体深深地鞠躬送别,一位女生跪倒在地上。

事后的追悔

回到学校的登山队,遭受到了意料之中的舆论压力,但最初的舆论,只是仅仅谴责他们草率探险的行为。但随着安徽记者在微博上指责他们在明知民警因此事牺牲后,依然谈笑风生的情景后,指责上升到了道德层面。

随后,“登协夺权论”“复旦公关控制”论,开始被逐一曝出,而在他们的对面,张宁海的父母却一再要求媒体,不要对这些孩子过于苛责。两边鲜明的对比,无疑让这种局面雪上加霜。

侯盼、唐清威和杜彬等等,都遭到了人肉搜索。他们的校内网一打开,几乎全是指责和攻击的短信。

侯盼说,他们并非没有压力,从出事后整整三天,他几乎都没睡着过。不只是侯盼,参加登山的一个女生,则在事情发生后,几乎再也没出过门,天天呆在宿舍里,也不跟人交流。

这时的他们,除了道歉,最多想的是反驳和辩解。

唐清威说,他首先想写一个技术总结帖,这是历次山难后都要做的事情,也是反驳网上对他们的线路、装备、天气考虑的质疑。“我们就想证明自己没有错,这个事件完全是个意外,意外到就像出门走在马路上被车撞了一样”。“我们最初都不敢去面对这个事情,别人不提,我们也不敢想。”最初,侯盼也一直在想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到底犯了什么样的错误,报警是否应该等等这些问题。当时想到的多是活人的教训,而没有去想一个生命的消失。

上周三晚上,侯盼接到了张宁海堂姐的电话。电话里,她并没有去责怪他们,只是详细询问张宁海去世的一些细节,比如当时是走在哪里,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什么情况下失足,有没有喊,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

“我一下子就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侯盼说,他发现,真的一条生命没有了。他开始忏悔和后悔,他哭了一场,然后睡了三个小时。他决定,要承担所有的事情和面对所有的责任。

侯盼给唐清威也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张宁海家里来电的详情,这让唐清威直接找到了校方,要求去参加张宁海的追悼会。

12月17日,张宁海的追悼会在黄山和复旦同时举行。张宁海的遗照,在草地上,被心形的白花簇拥。获救队员捧着鲜花,一直在痛哭。而在千里之外的黄山,侯盼和唐清威用弯得不能再弯的角度给张宁海鞠了三个躬后,痛哭着跪倒在了张家父母面前。

参加完追悼会后,侯盼召集18人开了会,随后,他代表18个人写了一封名为《迟到的道歉,一直在行动》的信,承认自己错了。在信中,他形容自己的时候,用了“寡廉鲜耻”、“自私自大”、“膨胀无知”等等语言。侯盼说,用这样的形容词来描述自己,并非是受了网络上评论的裹挟。在信中,他希望为张宁海的家属做三件事:捐款; 定期探望二老;定期拜祭张宁海烈士并为张宁海就读过的中学建立贫困生助学基金。

唐清威在个人主页上则更新了状态:我们会默默地去做,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以后,如果大家还关注这事,我们再回头看,希望大家给我们点时间。宁海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我们18个人会用心去对待。

队员周飞,在博客上写了一篇《走错路的黄山》总结了这次灾难:“我们的轻浮和虚妄开启了一场风暴,最终吞噬了一条鲜活的生命,这自然成为我们道义上永远不可卸下的责任。”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

分享到: 凤凰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龙婧 编辑:王尚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