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深圳联防队员涉嫌强奸案:底层的懦弱

2011年11月17日 15:13
来源:新民周刊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正在淡化的乡土人情已经无法制约这样的恶势力,在公权力救济不及时的情况下,懦弱地忍受较之反抗或许更有自保的意义。这就是中国底层相残与底层懦弱在深圳的一次极端的撞击。

不要轻信你所看到的就是真相,真相在很多时候总是距你一步之遥。发生在广东省深圳市的一起强奸案从三名当事人命运发生交集开始就在沿着一条不太正常的轨迹发展。

10月22日夜,深圳市宝安区河东社区,安徽籍外来人员王娟(化名)被同乡杨喜利当着丈夫杨武(化名)的面强奸,此后长达近半个月的时间内,这起强奸案并未引起外界的关注,甚至于在案发地,曾为此案感慨万千过的乡邻们都已逐渐将注意力转移至日常生活的琐碎。直至11月8日,南方都市报记者成希的一篇报道打破了所有的平静。

这篇报道在网络上被冠以《女子遭联防队员毒打强奸,丈夫躲隔壁未敢做声》的标题迅速传播。人们对杨喜利这名有着公权力色彩的联防队员的暴戾义愤填膺,但更不解于杨武何以在杨喜利长达一个小时的施暴过程中不报警、不反抗,始终躲在两米之隔的杂货间战战兢兢,乃至强奸最终发生时,仍吓得连头都不敢抬,任由弱妻遭受凌辱。

杨武最终选择了报警,并在警员到达现场后冲出来与杨喜利扭打在一起。然而,人们在看到这则新闻后,对他的愤怒显然超出了对杨喜利的谴责。杨武自责地评价自己是“世界上最窝囊最没用的丈夫”,他在互联网上最初恶评如潮,乃至被贴上了“史上最懦弱的男人”的标签。

稿件见报当天,媒体蜂拥而至,将杨武家20多平方米的电器修理铺围得水泄不通,长枪短炮对准杨武,话筒更是直接逼向精神行将崩溃的王娟。媒体记者做了一个危险的动作,他们试图通过此案探讨人性,却没有看到自己已经一脚跨越了新闻的基本伦理。

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可以从杨武的懦弱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也许,从新闻的角度,这确实比联防队员杨喜利的恶可探讨的空间与价值更大,一些媒体记者从一开始就直奔这个新闻点而来。

杨武与王娟显然始料未及。王娟对丈夫的懦弱是否怀恨,而杨武又有着怎样的纠结,这些都是记者们所关注的话题,乃至于有记者直接逼问王娟“你是怎么被强奸的?”王娟躺在床上,无奈之下侧转身子,拼命地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脸,措手不及的杨武开始哀求记者们离开,别问了。

这个画面传至互联网,立即引发了包括新闻界在内的极大反感,人们震惊并愤怒于媒体对王娟赤裸裸的二次伤害。11月9日《江淮晨报》对此事的整版报道配上了这样的标题:《“我是世界上最窝囊的丈夫” 是的,你还好意思说!》如此草率、直接的道德审判,引来了如潮的谴责,第二日,《江淮晨报》在官方微博上作出道歉:“在制作标题时,我们只是浅薄地对受害人杨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未能做到应有的公正、公平,给受害人及读者带来了伤害,在此表示道歉。”

于此同时,舆论对杨武的懦弱逐渐转为理性的反思,试图探询其懦弱的根源,并开始给予他必要的同情与理解。其实,置身案发地深圳宝安区河东社区,你就会发现,新闻的中心远没有外部那样嘈杂。

早在11月8日,也就是媒体蜂拥而至的当晚,深圳市宝安区相关部门就将杨武一家紧急转移。消息人士透露,王娟如今被安顿在宝安区某医院,杨武家人被安置在某宾馆,并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络。

新闻当事人就此“消失”,也许对不堪媒体骚扰与外部重压的杨武与王娟而言,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只是,信源由此只剩宝安区公安分局一家。11月8日夜,该局给驻当地的媒体发送的新闻通稿在不到两个小时内四易其稿,修改的细节包括牵涉该案的三人的名称,警方接警、出警的时间等,本刊记者通过比对这四篇通稿发现,主笔者着重斟酌的是案发过程以及三者尤其是杨喜利与王娟此前的关系上。

而今,随着宝安区公安分局新近一份对三者关系表述含糊、略带暧昧的新闻通稿的发布,杨武夫妇“设局擒狼”说甚嚣尘上。

真相在哪里?

外乡人杨武的弱

好比世上从来只有无缘无故的爱,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杨武的懦弱有着怎样的社会背景,杨喜利的恶又有着怎样滋生它的土壤,包括王娟在内,我们试图将他们还原为最真实而完整的人,并梳理清他们目前看起来云山雾罩的关系。这是一个艰难而又琐碎的拼图过程。不过在熟悉这三者的人看来并不复杂。

身高不足1米6、削瘦如铁的杨武今年31岁,他的少年很不幸,父亲在他14岁时去世,而后杨武便离开位于安徽阜阳农村的老家,漂泊都市,直至后来学了修理电器的手艺,最终在深圳宝安区河东社区租了一间20多平方米的铺子修理电器,生活才算有了着落。

王娟是杨武的第二任妻子,与杨武同乡,没有人知道杨武第一任妻子何时又是为何离他而去,河东社区的人们看到杨武时,他已经与王娟在一起苦心经营,照料前妻留下的两个女儿以及与王娟后来生育的一女一男,幼子方才3岁。

杨武收入不稳,生意景气时月入不过千余,这个身材矮小的男人给邻居们留下的印象虽然懦弱,却是相当友善,杨武时常帮邻居们修理电器却不肯收费。杨武的生计在都市人看来确实窘迫,但对于他的邻居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值得感慨的,邻居们绝大多数都是他这样的外来人员,都在为生活疲于奔命,很难说谁比谁更可怜。

深圳是中国本地人口与外来人口比例倒置最为严重的地区,倒置比例高达1:6,以河东社区所属的西乡街道为例,共有33个社区,其中8个城市社区,25个“城中村”。以河东社区为例,拥有深圳户口的本地住户420户,但多已在去年河东新区建成后搬走,老社区的居民几乎全是杨武这样来自全国各地乡村的底层百姓,他们在附近的企业打工,或开店谋生,有些人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

杨武的电器修理铺往东不到10米就是河东社区警务室与居委会联防队值班室,联防队员们介绍,河东社区外来人口约有2万多人,为管理社区日常秩序,居委会聘用了近60名联防队员,这些联防队员也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底层社会,每19人一组,而负责警务工作的“片儿警”具体几个人,这些联防队员自己都说不清,“好像是3人”。

联防队员们坦言,河东社区在深圳关外,虽已城市化,但社会生态与农村并无二至。与多数中国都市里的外来人口聚集地相似,河东社区的这些外乡人处于无根的漂泊状态,邻里间交际不深,盗窃、抢劫、打架乃至强奸这类案件并不鲜见,但一般而言,除非是恶性犯罪,这些外乡人大多处于隐忍状态,乃至一些人东西被偷、被敲诈也不报警。

不过在遇到杨喜利之前,杨武的生活并没有多少麻烦,只是不到两年前,店铺里丢了东西,在河东社区警务室的提醒下才安装了四个摄像头。河东社区居委会的一名联防队员说,装摄像头在深圳并不奇怪,杨武所在的这条街道多数人家都装了。他回忆,两个多月前,还是在他们的提醒下,杨武才换了早已到了报废期限、画面模糊的老摄像头,“附近一家旧电子铺刚好收进了一家工厂淘汰的摄像设备,杨武买来进行了技术升级”。

而今,强奸案发生后,一些人揣测这是杨武与王娟事先设好的局,否则杨武干吗要在家安装摄像头?

“事实上,那时候杨喜利与杨武还未重逢。”这名联防队员回忆。

恶人杨喜利的可怜处

31岁的杨喜利也来自安徽,与杨武同村,杨武事发后曾透露,杨喜利上学时就因为品行不端小学一年级就被开除。根据杨喜利的大姐杨大影的叙述,杨喜利兄妹七人,排行老六,这也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家族,至今老家仍有一个半身不遂的老父亲。杨喜利与哥哥姐姐多年前也辗转来到了深圳,不过他们住在与河东社区一路之隔的径贝社区。

杨喜利平素还算是一个看起来比较本分的人,但却酗酒,且酒后发起酒疯来相当吓人。漂泊的外乡人没有了在老家环境中乡俗人情的约束本来就容易失控,再加上从小养成的暴戾性格,杨喜利在深圳很快就闯了祸。2003年,杨喜利因为抢劫被判刑三年半,直至2006年出狱。出狱后的杨喜利一直没有找一份正儿八经的营生,哪怕像他的大姐这样开一家废旧电子收购站。直至2008年12月,他被招进径贝社区联防队负责岗亭收费工作,径贝社区与河东社区一样,招收外乡人组成联防队管理社区日常秩序,也称“护村队”,所谓护村其实不如说是“用外乡人管理外乡人”。

除了曾经因抢劫入狱,杨喜利后来又因打架斗殴多次被拘留,径贝社区治安办蔡主任说理论上,他们招聘联防队员时是要查一下是否有犯罪前科,但遗憾的是,连这名负责治安办的主任都说不清杨喜利为何被招进了联防队,河东社区联防队一名联防队员认为这并不奇怪,“规定只是规定,实际招联防队员时,有在联防队熟悉的老乡介绍就通过了。”

杨喜利被编入径贝社区联防队三组,组长是联防队长钟思贤,按照钟思贤的叙述,杨喜利入职最初三个月还算正常,后来就本性暴露了。杨喜利住在径贝社区治安综合楼502室,直至11月8日,杨喜利归案后半个月,记者们在这间屋内还发现了他喝剩的20多个空啤酒瓶。钟思贤解释,杨喜利喝酒后撒酒疯,打人骂人,也有联防队员告诉记者,杨喜利喝酒后打人时,如果遭遇反抗便会将对方往死里打。

钟思贤以及联防队领导为此教育过杨喜利多次,杨喜利也因此写过很多次检讨与保证书,但仍屡教不改,毫不收敛,钟思贤说他们也拿他没辙。

杨喜利也是一个生活不如意的人,很难说他的恶最终衍变至极端究竟与联防队员的身份有多少关联。他的性情大变一说源于家庭的重大变故,去年他4岁的儿子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因为需要巨额医疗费,再加上杨喜利酗酒后时常殴打妻子,最终导致这名湖南籍的妻子与他离婚。杨喜利的月收入1300元基本工资加上300元的补助根本无力支付儿子的医药费,杨喜利的大姐杨大影说他们兄妹6人凑过5万元医药费,但转眼就花完了,孩子抵抗力太差,感冒一次就花了1万多元。

尽管骨肉亲情难以割舍,但兄妹们毕竟各有各的家庭压力,因此再难对杨喜利伸出援手。这之后,杨喜利又找了一个女朋友,同居半年后,同样由于酗酒打人,女友难以忍受,最终在今年9月也离开了他。

也就在这期间,早已断了十多年联系的杨喜利与杨武重逢了。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杨喜利 杨武 底层社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