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红十字会谈“信任危机”:公众仇富仇贪 我们很冤屈

2011年06月30日 02:07
来源:新京报 作者:王卡拉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关注动机】

连日来,广受关注的郭美美事件,也将中国红十字会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中国红十字会连发两份声明,并召开媒体通气会,但公众的质疑声未见消减,中国红十字会正在遭遇空前的信任危机。

昨日,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谈中国红十字会与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关系,谈中国红十字会在此次事件中遭遇的挑战,期望公众看到一个努力改进,向公开透明靠近的纯粹的红十字会。

关于信任危机

公众的愤慨可以理解

新京报:中国红十字会卷入郭美美炫富事件,你怎么看这件事?

王汝鹏:郭美美事件引起公众强烈反感,实际上反映了大家的一种情绪,仇富、贪污腐败……这是公众对一些社会现象不满的一次集中发泄。公众的愤慨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很冤屈。

新京报:这次遭遇的信任危机,是郭美美引发的偶然现象,还是长久以来公众对中国红十字会不信任的累积爆发?

王汝鹏:不能说公众长久以来对中国红十字会不信任,如果公众不信任,我们就不可能成为中国接受善款最多的慈善机构。应该说是公众对慈善机构公开透明度不够的一次集中爆发,我们首当其冲成为被问责的对象,如郭美美注册的身份是其他慈善机构,被质疑的也许是另一个慈善组织。

新京报:有网友表示不会再捐钱给红会,中国红十字会如何才能重拾公众信心?

王汝鹏:捐赠是自愿的,我们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作为公益机构,要做的就是提高透明度,让捐赠人自主选择,慈善事业是大家的事业。只要我们以此为契机,不断改进工作,增强透明度,提高规范化管理水平,我有信心重新赢得公众支持和信任。

关于商业红会

对其不是领导关系

新京报:王伟常务副会长明确指出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本身不从事商业活动,但在媒体调查中,商业红会在推行多个名为“博爱”的项目中,多家商业公司参与其中,这些项目究竟是公益还是商业项目?

王汝鹏:要分清企业活动和红十字会的活动,两个活动性质不同,国家没给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编制,他们的工作人员都是兼职的。

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是经总会批准成立的行业分会,虽然它还没有在民政部门登记,不是独立法人,但在行业系统内开展募捐活动是许可的,只要募捐款项用于符合红十字宗旨的资助项目就没有问题。

新京报: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没有法人资格,如何在银行开户?

王汝鹏: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有捐款账户,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国商业联合会共同给银行开证明函,请银行协助办理商业系统红会的账号,同意他们开立基本账户。

新京报:这样看来,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是否处于不受监管的状态?

王汝鹏:不能说不受监管,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有一定自主权,可独立自主开展符合红十字宗旨的活动,我们只是宏观指导,一些具体活动并没要求他们逐一报告,但不等于不受总会监管。

通过这次事件,我们要切实加强对行业系统红十字会的指导和监督,他们暴露出来的这些问题,说明我们的监管力度还不够,下一步我们要就加强系统红十字会的监管研究提出新的措施。

新京报:今年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在召开全体代表大会后,将向民政部申请成为独立法人的社会团体,红会怎么看?

王汝鹏:如果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在民政部门获准登记,成为独立法人,总会与他们之间的关系仍是业务指导关系,它的主管部门是中国商业联合会,主管部门对其应承担人、财、物等方面的领导和管理责任。准确讲,红会和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不是领导关系,是业务指导关系。

关于公开透明

捐款用途将可上网查

新京报:在目前发展环境下,红十字会存在哪些问题?

王汝鹏:总体来讲,特别是2008年以来,中国的慈善环境有了很大改善,但对慈善组织的自身要求也越来越高,现在大家普遍反映,慈善组织不够公开透明。其实大家也正在努力去做,但离公众的期望值还有距离。我个人认为,中国慈善公益组织的外部监管实际上比国外还要严格得多,比如,民政部对基金会有信息公开制度、年度检查制度,国务院有《基金会管理条例》,国家还制定了《公益事业捐赠法》等等,约束、监督机制很多。

推进公开透明,提高规范化管理水平,这是国内所有慈善组织要努力去做的事情,中国红十字会应首先做好这方面的工作。

新京报:总会正在研发的“中国红十字会捐款信息管理系统”特点是什么?

王汝鹏:目的就是要打造一个公开透明的网络平台,过去我们能实现捐款人在线查询,查询捐款是否到账,但还很不够,捐款人更想知道钱用到什么地方,落实到什么项目上,这些即将在中国红十字会得到实现,我们争取在7月底前推出。

关于国外经验

欲探索一会两制模式

新京报:国外红十字会有哪些值得借鉴的地方?

王汝鹏:中国红十字会是民间机构,但有政府拨款支持,这在世界各国都如是。其实国外的红十字会,政府拨款或购买服务的比例比我们还要大,我们政府的拨款主要是承担工作人员工资和日常办公经费,开展社会救助主要还是依赖募捐。

挪威红十字会的政府拨款占70%,社会募捐只占30%,政府的支持力度很大,国外较早地开展政府购买服务,而我国刚刚起步。

再者,国外筹资力度较大,比如,英国红十字会的筹资部工作人员就有100余人,但他们的筹资额度并没我们高。我们中国红十字会筹资部只有两个人编制,加上聘用人员,一共才8个人,可我们每年接受的社会捐赠数以亿计。今年,我们要求各级红十字会加大筹资力度,同时采取市场化方式,引进一些人才。

现在受到人员编制的限制,我们想探索一会两制的模式,一个体制是传统体制,吃财政饭,另一个体制是市场化,招聘一些人,这也是改革措施,肯定会遇到阻力。

本报记者 底东娜

■ 样本

澳门红十字会

单笔超5000元开支就审批

虽然同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分会,但澳门红十字会和香港红十字会享有高度自治权,保证绝对的财政和管理独立。

有关澳门红十字会的组织章程和法令于1999年12月13日颁布。根据组织章程规定,会员大会是澳门红十字会的最高权力机构,基本上每年召开一次会议。

澳门红十字会还设有监察委员会,它是负责审查澳门红十字会的账目是否正确以及行政是否合法。

一名熟悉澳门红十字会的业内人士指出,澳门红十字运作项目与内地红十字会的方式有很大区别。

“澳门红会的资金使用非常严谨,每笔资金都是很严谨的管理。”该人士称,在澳门红十字会,所有善款都在财务部集中管理。要使用这些善款,需中央委员会、理事会、工作部门共同去考察认定。

正常的行政费用支出,单笔超过5000元就要报审批才能用。

该人士还透露,澳门红十字会在地震援建项目的工作人员,住宿是红会统一管理支付费用,但餐费、水电费等都是自掏腰包。

香港红十字会

年报长达50页网上可查

香港红十字会发言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针对具体事情立项,香港红十字会需经部门管理委员会、财务委员会、董事会层层审批后才能定下来。这些部门委员会成员,都来自专业岗位,而且他们是不受薪的服务。

为确保专款专用,香港红十字会每年年末都会请国际会计事务所做审计,审计结果会在年报中详细呈现。长达50多页的报表,市民通过网页或电话均可查询到善款流向。记者在香港红十字会官网看到,从1999年至2010年,每年的年报都可看到,每个当年开展的项目都图文并茂,非常详尽。每年香港红十字会的财务将汇报给社会福利署,社会福利署每两年会亲临红十字会检查。

本报记者 王卡拉

调查

 

你认为红十字会陷入信任危机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1.你如何看待公众对郭美美和红十字会的紧追不放?
  难以理解,事实都不清楚却揪住不放,解释了也没有效果
  可以理解,红十字会问题一大堆,开小会式的公开不能服众
  需要认真对待,这是公众对社会真相稀薄,丑闻常不了了之现象的愤怒
  需要警惕,是社会缺乏基本信任,群体泄愤的表现,是社会隐忧
  说不清
 
2.你认为红十字会陷入信任危机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红十字会内部长期的不透明、不公开,组织神秘
  “天价帐篷”、“天价餐费”等过往丑闻已导致公信受损
  对郭美美事件回应不及时、不详细、不公开的习惯傲慢做法
  与商业营利机构长期说不清楚的关系
  过高的捐款手续费,存在敛财嫌疑
  当前社会真相稀薄,人们总是充满怀疑
  公益组织长期的官办官化,现代社会性组织发育不良
  其他
 
3.你认为红十字会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什么?
  接受国际有公信力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内部人财物管理充分透明化运作
  对每一分善款的运用,要做到公示可查
  降低捐款成本,减少中间环节损耗
  厘清与商业营利机构的关系
  其他
 
[责任编辑:PN004] 标签:红会 王汝鹏 信任危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