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国民党老兵郑信桓:曾伴杜聿明邱清泉 不后悔留在大陆

2011年08月03日 14:49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解说:解放军不断收缩包围圈,数十万国民党军队被紧紧压缩到一个仅十平方公里的狭窄地带,为了不使蒋介石迅速决策,海运平津诸敌南下,保证平津战役顺利进行,毛泽东决定对杜聿明部围而不歼。

郑信桓:每天用飞机,一百架飞机运饼干,运弹药,饼干多,运饼干多,那么多人要吃,几十万,还有很多老乡跟着呢,那些就没得吃了,牛马也杀光了,什么都杀光了。

陈晓楠:每天只有靠空运的粮食。

郑信桓:每天空运一百架飞机,从早上六点开始运到晚上六点多,为了抢这个(粮食),每天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个包,还砸死好多人,从上面掉下来砸死好多人。他到处都安了广播器,说国民党如何如何,我们整天就听着他的歌。

陈晓楠:放什么歌呢?

郑信桓:唱那个思乡曲,唱爱情曲,唱那些思乡歌,使你的人思乡。

陈晓楠:对你们的心理有影响吗?

郑信桓:肯定是有影响,这人是一个感性动物,一听到那个东西,慢慢触动自己的心,这个仗还有什么打的,肯定完了。

解说:1949年1月6日,人民解放军对杜聿明残部发起了总攻,郑信桓率特务营掩护杜聿明、邱清泉向北突围。

郑信桓:当时我就只顾向前冲,一个劲冲,离开战地十里路了我回头来看,那天亮了我一看,糟糕,没有人了,才过来十来个人。

解说:一周后,郑信桓得知了杜聿明被俘,邱清泉阵亡的消息,一个被解放军释放,突围时一直陪在邱清泉身边的警卫连连长向郑信桓讲述了邱清泉自杀的详情,他得知开始突围后不久,杜聿明和邱清泉就被冲散。

郑信桓:到天亮了一看,到处都是活捉邱清泉,活捉杜聿明喊口号,他一看没有什么希望了,到处都是解放军,它的一个外甥跟着他的,他就交待,他说第一你回去向老头子,向他汇报我没有投降,我自杀了,完成不了任务,第二个你再跟我的太太说,叫她赶快带着儿子向香港那边跑,那些卫士呢怕他会自杀,把他的枪就拔掉了。

解说:佩枪被卫士拔掉,但邱清泉从大衣中掏出了另一把手枪,向自己的腹部开了三枪,痛苦倒地,怕打这个地方打坏脸,认不出来,所以他有他这个想法,他为了保护这个头,他不肯打这个头,他打这个肚子,他自己打了两枪死不了,你们赶快开枪打我,快点打死(我),他就叫赶快补枪,结果大家都不肯,谁肯呢,肯打他呢,结果那个外甥呢没有办法了,留他(受罪)让他做俘虏也不好,结果拿那个冲锋枪把他补死了。

解说:淮海战役结束后,解放军在一堆乱尸当中找到了邱清泉的尸体,确认身份后,用450斤小米换来一口棺材,将他掩埋,如今,已找不到任何标记。

郑信桓:也许我(当时)跟着邱清泉呢,可能我同样也跟着他自杀啦,他对我比儿子还要好,最后他落了这个结果,我就哭了一天。

郑信桓十年荣辱征战 以“战犯”身份被捕

陈晓楠:对于一代名将邱清泉之死,其实一直有不同的说法,有击毙自杀之争,种种描述不尽相同,有人说呢,他在突围途中精神失常,高喊着“共产党来了”,四处乱跑,最后被乱枪打死,而另外一个曾经是邱清泉警卫营长,名叫远硕卿的人,他后来写文章说自己目睹了邱清泉面向南京方面敬礼和蒋介石诀别,随即举枪自尽的这个完整的过程,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可是郑信桓笃信着邱清泉是自杀身亡的说法,而且这个画面始终成了他脑海当中最不愿触碰的一幕。

解说:1945年5月,奉命坚守南平的郑信桓,遭到解放军的猛烈攻击,全军覆没,他只身游过闽江,精疲力尽的倒在江岸。

郑信桓:那个时候是一点多钟,根本看不见什么东西,慢慢的摸摸,就给我摸到一个大行军锅,我一看(摸)里头咸鱼蒸猪肉一锅饭,我说这个天救我,因为我们的部队在那过奖,被解放军赶,赶到了,一炮打过来他们就跑了,把东西给丢了。

陈晓楠:这饭又救了你。

郑信桓:救了我,我就拼命在那里用手捧着吃饭,我一面吃我就一面笑,我说神仙、老虎、狗,我现在就是狗,神仙我做过了,老虎我做过了,现在做狗,做齐了,真是做人做到这一步了。

解说:南平只身突围后,郑信桓带着妻子随着潮水般败退的国民党军队来到了厦门,登上了一艘准备开往台湾的船只。

郑信桓:我在那个船上我就想,想了很久,把我从小一路我就想起来,想想,最后我说,喔,十多年我没有见过父母了。

陈晓楠:所以这么多年战乱,这是第一次特别想家。

郑信桓:对,我说算了,今后我就做个平民百姓,我当个小学教师还是可以,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回去。

陈晓楠:所以你就是突然有一个念头,觉得自己不能走。

郑信桓:是的,什么东西我都想透了,军人这个东西我也看透了,我说回去了,什么都是假的啦,正好又那么巧呢,一个船直开广州挂个牌,离我们也没有好远,结果我马上叫我的老伴,我说走,过南面,她说到南面,到哪去,我说回家。

解说:十年荣辱征战,郑信桓最终带着妻子一无所有地回到了家乡,隐瞒自己的历史,如愿当上了一名小学教师,但他“罪恶累累”的历史最终还是被发现,作为一名“战犯”被捕入狱,五年后才获释回家。

郑信桓:(回来的时候)我那个仔像个猴子一样的,就是一堆骨头,饿的走路都那么摆,自己跑到海边捡那些烂瓜烂菜吃。我回来就砍柴什么我都干,砍柴,做苦工,好歹赚钱我都干,我已经下了狠心,把我过去什么东西,什么官啦那些东西我都撇开。

陈晓楠:重新开始生活。

郑信桓:重新开始。

郑信桓不后悔留在大陆 称往事都是一幕戏

陈晓楠:郑信桓今年已经89岁高龄了,但是眼不花耳不聋,而且走起路来仍然挺胸抬头,目不斜视,听说我们要来采访,他还特别穿了一双有点像军靴的那种中帮皮靴,举手投足之间,仍然是一个地道军人的做派,老人十年南征北战,有过胜利的辉煌,也曾经经历过失败的惨痛。

让我们有点意外的是,其实他说起这些生生死死,大喜大悲的传奇经历的时候,不管是胜还是败,讲起来都相当的平静,有的时候讲到自己的失败还会发出爽朗的笑声,然而这笑是悲是喜,是自嘲还是淡然,滋味也是相当的复杂,老人后来回到家乡之后,一直过着挺清贫的日子,不久前在广东那一带闹台风,他的老部下还特别从台湾给他寄来了一些钱,但是郑信桓说,当年没有选择去台湾,他从来没有后悔,因为在后来漫长的人生当中,他从未与家人久别,而且现在已经是儿孙满堂了,这个是最让他感到满足的,他现在最常说的就是四个字,叫作顺应时代。

陈晓楠:你现在有时候突然回忆起来,多年前打仗的情景,那是什么感觉?

郑信桓:回想起来就等于一幕戏。

陈晓楠:一幕戏。

郑信桓:对,一幕戏,就好像做梦一样的,想起来我就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我说搞怎么搞得这么乱七八糟的,很传奇的。

陈晓楠: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是吧?

郑信桓:想起来觉得好玩。

陈晓楠:您这一辈子打过胜仗,也打过败仗。

郑信桓:对。

陈晓楠:怎么看自己呢,是一个失败者还是个胜利者,或者说在历史上有个什么样的一个角色?

郑信桓:这个东西留给后人评吧。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郑信桓 邱清泉 杜聿明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