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河北一高三班主任服毒自杀 遗书称工资月光活着太累

2012年05月28日 02:17
来源:新京报 作者:刘一丁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5月17日,妻子马婷婷的手机里保存的赵鹏照片,赵鹏在遗书中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妻子和孩子。新京报记者刘一丁摄

事发后,馆陶第一中学校长报警,警方介入调查。新京报记者刘一丁摄

■ 人物简介

赵鹏,生于1982年,大学毕业后,在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教书,担任高三年级班主任。

每天周而复始地与高三学生一起出早操,直到学生晚上就寝,一天的工作才结束。

或许是来自生活、工作、经济等各方面压力,不到30岁的他选择在办公室服毒自杀。

赵鹏在遗书中说,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他不到两岁的儿子,希望学校能帮他照顾一下他们母子。

4月27日晚,查看完学生宿舍,赵鹏一天的工作结束。他返回办公室,拉上窗帘,关掉灯,将一瓶敌敌畏一饮而尽。

赵鹏生于1982年,生前是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高三年级的一名班主任。

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赵鹏,成为一名高三班主任后,每天无休止的重复工作,以及“工资月光”的生活,让他感到窒息。

在收到4月份工资的这一天,他选择服毒自杀。

服毒

4月28日,一个敌敌畏的空瓶放在小桌子上,350毫升的敌敌畏只剩下瓶底黏黏的一层

4月28日,距高考还有38天。

上午6点10分,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校园里又响起整齐的早操口号声。这天,陈磊发现,高三A4班班主任赵鹏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在操场上。

陈磊是高三A1的班主任,也是高三年级的副主任。

6点20分,陈磊走进办公室。按前一天考务会上的要求,他要安排高考二模的考务。

办公室的窗帘紧闭着,有些暗。平时,窗帘很少拉上。陈磊开始并没有多想。每天早起晚归,睡眠不足,他坐在办公桌前清醒了一会儿,想想要干什么,又走出去。

大概10分钟后,他带着学生进屋把考场的标志牌全部搬走。这时,他发现趴在电脑桌下的赵鹏:两腿绷直,脚尖紧绷着,一只手压在腹下,一只手像是去取什么东西,姿势看起来很不舒服。

“鹏哥,喝多了?”陈磊拍了拍他的肩膀,赵鹏的身体已经凉了。

这时,陈磊才注意到办公室里的异样,窗帘紧闭,一个敌敌畏的空瓶放在小桌子上,350毫升的敌敌畏只剩下瓶底黏黏的一层。

“坏了,鹏哥喝农药了。”陈磊惊得困意全无。

他喊来同年级组的班主任老师薛广、杨宪文等人,拨打急救电话。120赶到已来不及,赵鹏服毒量太大、时间太长,抢救无效。校长王明照闻讯后,报警。

赵鹏的上衣挂在一旁,从内兜里,老师们发现了赵鹏的遗书:“活着实在太累了,天天这样无休止的上班让人窒息,所领的工资只能月光。我决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这里,我并不恨这个地方,毕竟是我自己选择来到了这里。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儿子以后怎么活,仅希望学校能帮我照顾一下他们母子。赵鹏2012年4月27日晚。”

这一天,距赵鹏30岁的生日还有18天。

特殊的一天

传言今年每人要发一台笔记本电脑。对这一天,老师们都很期待

据老师们推测,赵鹏应是在4月27日晚上服的毒。

4月27日,这一天工资到账、可能还要发福利,本是让人高兴的一天。并且,此前有传言说,27日,县领导要到学校看望高三年级的班主任。

去年,作为“辛苦费”,每个班主任发了一辆电动车;今年,传言每人要发一台笔记本电脑。对这一天,老师们都很期待。

赵鹏也很在意。26日晚上8点多,他给远在老家黑龙江绥化的父母打电话专门提到此事。他说,如果县长来了,就再给家里打电话,如果没来就不打了。这是赵鹏与父母的最后一次通话。

这一天,县领导没有来。

4月27日下午6点左右,赵鹏收到工资提醒短信,四月的工资到账。“1450元,少了500块钱。”赵鹏将工资短信拿给陈磊看。

三月份,赵鹏的收入除了基本工资1450元外,还有500元交通补助,共1950元。

其实,500元补助是来自河北省的一项短暂的补助政策。2012年,河北省对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以交通补贴和精神文明奖励为名,每月发980元补贴。在馆陶,每位教师变为500元。

这一补贴政策,在河北只执行了一个月。四月份,馆陶也取消了500元补助。没人会意识到这500元对赵鹏意味着什么。

晚上8点多,赵鹏参加班主任们一起开的考务会,安排第二天模拟考试的考务。考务会上,老师们还提到白天学生打架的事,这一天,赵鹏班上的一个学生和另一个班级的学生打架。赵鹏把自己班的学生批评了一顿,还把学生赶回家反省。

这次事情的处理不像赵鹏的风格。2009年,赵鹏曾带一个高二班,一名学生违反纪律,学校要开除他,赵鹏说“开除他,先开除我”,最后保住了那名学生。学生们很喜欢这名憨厚耿直的老师,有学生称跟他关系很“铁”。

“自己班的学生就像自己家孩子,即使犯点小错误,也不该处理自家孩子这么严重。”在考务会上,班主任们劝赵鹏,陈磊发现赵鹏一言不发,用手不停地捋头发,看起来烦躁不安。

陈磊一闪念,有时间,要找他聊一聊。会后,各自忙着通知学生考试事宜,没有碰到一起。

晚自习后,薛广、赵鹏等三名班主任值班查宿舍。

晚上10点40分左右,查完宿舍后,赵鹏没有回家,而是独自回到办公室,关掉灯,拉上窗帘,将一整瓶农药全部喝完。

警方调查,4月27日下午6点半左右,赵鹏在学校西侧两三百米外的农资店购买了农药。陈磊猜测,赵鹏购买农药应是在收到工资短信之后。

调查加载...
 
[责任编辑:PN032] 标签:赵鹏 馆陶县 班主任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