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唯一入狱的央视春晚总导演赵安:只有权力异化人

2013年02月24日 15:41
来源:中国周刊 作者:李佳蔚

“只有权力异化人”

春晚资深策划撰稿人石林,做过1997年、2001年、2002年和2004年四届春晚的总策划与总撰稿,从春晚早期开始一共参与十一届春晚的策划工作,在他看来,在这么多合作过的春晚导演里,赵安算得上“礼贤下士”的一个。

石林和赵安的成熟合作,始于1989年春晚著名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这个小品里,赵安“发掘”了评剧演员赵丽蓉,让其成为了演小品的“老来俏”。其实,最早确定的女演员并不是赵丽蓉,而是一位资深电影演员,可排了好多次效果总是不理想,赵安顶住压力,换掉了那个资深电影演员,请来了赵丽蓉,结果小品的彩儿一下子就出来了。

在小品里,石林设计的桥段之一,是赵丽蓉饰演的老太太说买这么多东西,下半月咋过?电视台记者说没事儿,这是虚构,老太太说你们电视台这就是蒙人。

在电视台的节目上讽刺电视台,赵安却没任何意见。“这文风多尖刻!”石林说,赵安非常理解创作者的意图,“和他进行艺术创作上的沟通,舒服极了,从艺术感觉上,是一个很好的导演,不像一些人根本听不懂。”

在石林的印象里,在没有当上文艺部主任时,春晚前,赵安都会提前到家里拜访他,认真听取他的意见,反复和他沟通某一个小品的社会背景、创意构思。

“算是礼贤下士了,赵安给创作人员创造一切条件,让人不得不好好给他干。”石林感慨说。

此后,两人又陆续合作了春晚小品《妈妈的今天》、《如此包装》等节目,特别是《如此包装》,成为了春晚小品的经典之作,赵安以“找乐”为主题的作品,为春晚开创了新思路。

事实证明,在以赵安和张晓海为代表的新一代春晚导演的努力下,春晚进入一个新的全盛时期。春晚成为了中国演艺界的最大名利场,而春晚总导演似乎是这个名利场上最有权力的人。

而石林并不赞同这个说法:“春晚审查最后完成,上面有很多可以把你随时毙掉,(春晚总导演)只是一个节目前期的组织者,生杀大权不在导演手里。”

在石林看来,改变赵安的不是春晚总导演本身,而是由于文艺中心在央视的特殊位置——春晚的影响力会把文艺中心主任的位置的影响力无限放大。

“搞艺术,不管多么辉煌,还是搞艺术,春晚总导演不止赵安一个。当领导以后,膨胀了,只有权力异化人。”石林说。

“骂也骂不醒了”

作为提携赵安的恩师,邹友开比其他人更敏锐地发现了赵安身上的变化,“慢慢地把控不了自己。”

对于央视知名导演来说,见到高级别的领导是相对容易的一件事,可邹友开一直告诫自己的得意弟子:“要尽量躲一点。”

有一次,邹友开和赵安一起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一个活动,一位领导在场。活动结束,赵安拉着邹友开的手,说,咱们找领导合影去。走到一半,邹友开挣开了,说,我不去了,你也不要去了吧。最后,赵安自己去了。

在邹友开看来,当上春晚总导演,对每个电视导演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肯定和荣耀,“都会有多多少少的改变,只不过有个程度问题。”

邹友开不止一次提醒赵安要低调一些。“少说,多做,不吹。做出的成绩越多越大,越要夹起尾巴做人,”可后来的赵安“人已经膨胀到那个地步了,听不进去了,骂也骂不醒了。我也不在他眼里”。

每年年三十,在人民大会堂会有一个团拜会,参加人员都是部长一级,央视台长多是列席参加。按照惯例,当天上午央视会派人把当天晚上的春晚节目单送到现场,向各位领导拜年。一般情况下,这个任务是台长一级的领导或者是文艺中心的领导负责的,可赵安自己拿着节目单就去人民大会堂了。

这样一来,央视内部对于赵安的非议慢慢地多了起来。

2000年的春节晚会是由赵安和张晓海联合执导,一位知情人士感慨:“看到他们俩从飞机上直接下到晚会现场,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以前从没觉得赵安张扬,这次有了这种感觉。”

正因为如此,赵安出事后,邹友开感到“非常吃惊”, 也感到是“早晚的事情”。

2002年9月26日,赵安执导完《濠江明月情》后,从澳门返京。据知情人士透露,赵安“一下飞机,就被抓了”。执法人员对他进行了全面审查,理由是他的实际收入与消费不符,赵安只是国家工作人员,但他却拥有豪宅、轿车及大量贵重物品。

鲜为人知的是,几天后,赵安被人保了出来。此间,邹友开见到过赵安,询问其发生了什么事情。邹友开回忆说当时赵安显得颇为轻松,似乎并没有将被审查之事放在心上,一个劲地说:“我没事儿,一点事儿没有。”

没过几天,赵安正式被捕。

没有如果

赵安被捕入狱后,围绕其受贿的传闻满天飞。有人说赵安当文艺部主任,私下收了很多钱,甚至有消息说警方在赵安家里光现金就起获了1000多万元。

赵安入狱后不久,两位检察官找到邹友开,拿着一份检举赵安执导晚会的具体贪污款项的材料,找邹友开核实。

邹友开仔细看过材料,说,这台晚会的全部支出都是我管,赵安根本不管晚会的资金支出。当着检察官的面,邹友开写了一份材料,证明检举材料不实。

还有一次,赵安的律师拿了另外一份检举材料来找邹友开。材料说赵安利用手中权力,在1998年的春晚中安排演员。邹友开看了,直斥“扯淡!98年导演是孟欣,和赵安有什么关系?”

“作为曾经密切参与春晚的负责人,这些事情我非常了解,赵安当了四次央视春晚的总导演,权力并非外界传闻的那么大,”主管了十多年春晚的邹友开说,这并不只是为赵安一人辩解,“实际上,并不只是赵安一人,任何一个春晚总导演的权力,都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大,那么绝对,那么夸张。”

最终,44岁的赵安因受贿罪被判10年有期徒刑,没收个人财产20万元。法院认定,赵安身为事业单位中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牟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行贿者是留着一头长发、被誉为“词坛怪才”的张俊以。

法院认定,张俊以为了能让自己写的歌上春晚等晚会,才多次行贿赵安。

2003年,这一轰动一时的案件也被解读为:“媒体缺乏监督,这是一种新的危险。”

赵安受贿案立案后,央视即正式作出决定:开除赵安的党籍和公职,同时免去其央视文艺中心副主任、文艺部主任的职务。

赵安成为了央视建台46年后第一个被“双开”的中层干部。

2008年4月,赵安保释出狱后第二天,就托一朋友打电话给邹友开约其一起吃饭。邹友开当即就同意了,还特意嘱咐赵安要带妻子——女高音歌唱家芦秀梅一起来。

“他明显憔悴了,”邹友开看见昔日的弟子,眼泪差点掉下来,“几年不见,他显得有些老了,精神上有点儿萎靡不振,一言一行特别谨小慎微。”

一落座,邹友开就认真地和赵安说:“你一定要吸取教训,不要那么张扬,犯了错误,知错就改。你才40多岁,路还很长,日子还长,只要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赵安当即起身向邹友开敬茶,感谢当年邹对他的支持,还表示一定会好好努力,重新开始。

这顿饭,从7点多吃到晚上10点多,赵安不停地向邹友开敬茶敬酒。赵安还说,自己在监狱里身体不是很好,可坚持出黑板报,看书学习,逢年过节导演节目,努力表现,才获得了假释资格。

看着眼前的赵安,邹友开“五味杂陈”:“他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可如果当初不那样,他的舞台该有多大啊!”

“赵安如果文化起点高,绝对不会犯以后的错误,”邹友开说,“有文化水准的人,看问题往往比较辩证。文化起点低的人,一取得成绩,就飘飘然了,不能正确地对待自己。”

可一切没有如果。

去年3月,赵安的妻子芦秀梅在与癌症抗争了四年后去世。邹友开去参加了追悼会,追悼会上,赵安失声痛哭。“说句心里话,芦秀梅去世,与赵安不能说没有关系,这种情况下,她心情能好吗?”邹友开说。

邹友开说,赵安的女儿一开始在幼儿园,“像在天上一样”,甚至一度有明星派人负责接送,可赵安一出事,连孩子都被人看不起,无奈之下,家人只能把孩子送到国外去。“很惨啊,很惨啊,”邹友开重复感叹了两句,接着长叹一声,“可惜了!”

[责任编辑:PN016] 标签:赵安 春晚总导演 邹友开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