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内地地铁大缓建 负债超万亿遭遇融资难

2011年12月27日 12:50
来源:新世纪 作者:于宁 王晨 张宇哲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不瞒你说,今天的会议是裁员会。地铁项目全面延缓,目前我们已经没有新增的订单,旧订单也暂缓执行,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一位前年从高铁业务转到城轨领域的内饰供货商向财新《新世纪》表示。他手中拿着一份上海11号线一期工程中标合同,原定今年追增大约七列车的项目已告推迟,何时能恢复进展无从知晓。

感到势头不对的,还有城轨整车制造商。“现在的形势是订单都在延后,各地政府、业主都缺钱,以前最不缺钱的广州、深圳、上海,现在都资金紧张。未来两年,我们的产能利用率恐怕连一半都到不了。”中国南车的一位人士对财新《新世纪》记者称。城轨整车商在五年快速发展中大力扩张产能,而未来却将面临产能过剩的危机。

和高铁一样,乘着“4万亿”的东风,城市轨道建设近两年也“大干快上”,2008年至2009年间政策审批大为宽松,放行了28个城市的城轨规划,至2015年全国共规划建设96条轨道交通线路,线路总长2500多公里,总投资超过1万亿元。

2011年的经济局势显然令城轨的这段“黄金发展期”难以为继。银根与地根的紧缩,使政府融资平台和土地财政失去了以往的能量,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遭受重创。

各地城轨投资正处于从高速增长跌落到负增长的拐点。“后续项目落实情况并不理想,七八成项目出现延期。”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交通技术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江宇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说。他认为,土地出让金的减少,对地铁建设资金缺口的影响大约占15%-20%,“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两三年,对地铁公司将是致命打击”。

“如果信贷环境依旧如此紧缩,我们的资金来源会受到很大影响,建设地铁简直像是在沙漠里建大厦,太难了。”昆明地铁有限公司投融资部门一位负责人也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

很多业内人士都寄望于货币政策在新的开年会转向适度放松,届时城轨行业又能否迎来新的转机。

“4万亿”后遗症

国内各城市对建设地铁、轻轨等城市轨道交通项目从来不乏热情,但因其投资成本高、收益少、公益性强,中央政府向来严格控制审批关。中国城铁的这轮发展始于2003年的政策解冻。据财新《新世纪》记者了解,2002年10月召开的一次国务院办公会议,还强调对各城市地铁的立项问题进行冻结,主要原因是需要详细调查国内地铁建设实际情况。

2003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加强城市快速轨道交通建设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对申报发展地铁的城市基本条件作了明确规定: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在100亿元以上,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000亿元以上,城区人口在300万以上,规划路线的客流规模达到单项高峰小时3万人以上。

而申报城轨的城市标准则要低于地铁: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在60亿元以上,国内生产总值达到600亿元以上,城区人口在150万人以上,规划线路客流规模达到单向高峰小时1万人以上。

同时,《通知》规定,原则上城轨交通项目的资本金须达到总投资的40%以上,对社会保障资金有较大缺口、欠发教师及公务员工资、政府投资项目在建规模过大,与其筹资能力明显不适应的城市,其城轨交通项目不予批准。

“虽然政策开始明朗,但从当时的条件看,发改委对地铁的审批还是卡得非常紧的,当时一些城市就因审批过严而迟迟拿不到批文。”曾为多个地铁项目提供咨询服务的北京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但这一状况在2009年出现了大逆转。”

2009年4月底,国务院推出新政,降低城市轨道交通、铁路、商品住房等项目的资本金比例,城轨建设的最低资本金比例调低为25%。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原司长王庆云当时表示,国务院已批和将批的城轨规划共涉及23个城市,2020年之前投资规模将超1万亿元。

“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出台后,各地政府都争相上大项目,和高铁一样,大量城铁项目只要具备基本条件就都批了,实际需求是否合理,投资能否落实,这些问题在当时都被弱化了,甚至没考虑清楚。”一位接近发改委的人士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说。

这位人士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2009年时,政策审批上放得太猛,审批简化,不再认真论证;当时信贷宽松,贷款也容易。“有些地方政府资本金都没到位,发改委审批的时候也予以通过,而银行只要看到政府批文,贷款和担保条件均予放松。”

他还透露,当时不少地方对客流量的申报都存在作假行为。是否上城轨项目,是上地铁还是轻轨,一般都是政府领导拍板决定,与发改委、国土局沟通好,然后根据申报的标准往里面套数据、报规划,“更为糟糕的是,规划很不稳定,一年三改很普遍,比如线路变化、提高造价、增加延长线等” 。

在2010年中国(长春)国家交通与城市发展论坛大会上,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黄卫曾公开表示,没有发现哪个城市交通量的预测是靠谱的,更不用谈准确了。而中国地铁咨询公司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施仲衡院士也在这次论坛上公开批评长沙市,“国务院批的建设规划是高架,出了市中心以后应采用高架或地面,他们都压到地下去了,造价一下子高起来了。”

中南大学城市轨道交通研究所教授王成立也曾公开表示,长沙市城市客流量稀少的近郊和远郊也布置了轨道线,走出地铁口就是菜地和仓库,城市中心区地铁线路里程远低于外围区,中心区换乘站数也远小于外围区,线网是一张畸形网,竟然通过层层审批得以通过。

张江宇认为这轮城轨审批大跃进需要反思,他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说:“照我们看,很多城市都不该建地铁,该建的也就北京、上海、天津、深圳、武汉、南京、广州这类特大城市;沈阳、太原这类城市建一条轻轨就能满足客流了;而无锡、宁波、温州、徐州这样的城市上BRT(Bus Rapid Transit,快速公交)就行了。”他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4万亿那拨审批下的项目,现在看来,地方政府落实的总体情况要推迟,推迟的覆盖面达到60%至70%,大部分地方投融资都有困难。”

“从今年政府宣布要开通的城市来看,延缓已是不争的事实。”张江宇对财新《新世纪》记者称。从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提供的资料可见,2011年宣布开通地铁的有八个城市,天津的2号线、3号线已有延迟;北京的8号线、9号线从10月推迟到年底才能分段开通;重庆市只有短短的16.5公里的1号线,已经分两期开通;长春轻轨4号线虽已开通但亦有延误。按时开通的,只有深圳的五条线路,西安和沈阳各一条线路。

地铁建设在全国的四面开花,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像2009年动工建设的大连,因是2013年第十二届全运会承办城市之一,所有的完工期限都指向2013年5月。大连三面环海,地质地表条件复杂,规划地铁每公里造价却仅为4亿元。2011年以来,大连地铁已发生六起坍塌事故,其中一起事故导致人员伤亡。对此大连地铁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彭非解释称,由于国内很多城市同时在造地铁,能承担施工且有资质的单位不多,这些单位凭资质在不同城市获取标段,将原有地铁施工管理人员拆分,导致新组建的项目部缺乏地铁施工经验。

另据财新《新世纪》记者了解,2011年5月,天津地铁2号线建国道在区间盾构过程中,由于盾构机的观察窗被人拆掉,未能及时发现,导致穿越海河时严重透水,造成六人死亡事故,这件事直接影响了2号线2011年无法通车。近年来,各地类似事故大有增多之势,暴露出突飞猛进的城轨建设蕴含着大量的管理、技术等方面的薄弱问题。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新世纪 地铁建设 基金分析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