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袁善腊辞去一切党政职务 称不因举报事件改变退休初衷

2012年01月18日 16:32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魏一平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回头再看,当时政府的处境,也是骑虎难下。一方面,已经出面协调担保了钱,资金风险显而易见;另一方面,引入中航的努力也白白浪费,就在这3天前,2009年3月10日,正值“两会”期间,中航集团和湖北省的相关领导还在北京高调签署了《关于建设武汉航空枢纽的框架协议》。

站在一个政府官员的角度,袁善腊强调更为现实的压力还是安全。当时,“因为重组后国航方面要给原东星航空的飞行员减薪,闹得人心惶惶,现在兰世立又不见了,一家航空公司的老板突然消失了,出了事情谁负责?”

第二天,3月14日早上,武汉市委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参加者已经不仅限于袁善腊这一级别的领导。至此,东星航空事件,也不再是一家企业重组那么简单了。会议决定的第一条,就是当晚零点,东星航空停航。

就在会议召开时,与会的武汉市公安局长接了个电话。挂掉电话,他告诉大家:“兰世立抓到了,在珠海的海关。”大家松了一口气。

进入政府的运作范畴,一切都在加速进行。当天下午,武汉市政府办公厅向民航中南局发去《关于停飞东星航空公司航班的函》。民航中南局当即批复,并以明传电报的形式,向东星航空公司发出《关于暂停东星航空公司飞行的通知》。对于一家航空公司来说,一旦停飞,无异于被判死刑。

此后,东星方面一直耿耿于怀的就是这个突然到来的停航,并在2011年2月向广州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民航中南局此前做出停飞的行政处罚无效。官司已经有过一次开庭审理,但到现在仍没有裁决结果。“东星航空正常运行,怎么飞机说掉就能掉下来呢?”兰剑敏质问,“更何况,2008年12月12日,国家民航局刚刚对东星航空进行了安全审计,在总共639项安全审计项目中,东星航空的符合率为94.6%,结论是:‘通过安全审查,基本符合要求。’”

事实果真如此吗?“东星航空长期拖欠飞行员、员工薪水,长期拖欠机场管理费、航油费,中航油已向法院申请财产保权,通用租赁公司已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已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袁善腊在介绍市政府决定东星航空停飞的背景时说,“当然,作为东星航空实际控制人的兰世立,‘闯关出走’也是促使停飞的重要原因。”

东星航空还有起死回生的希望吗?

此时,放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里的一份文件,开始提上议事日程。据武汉市政府法制办副主任彭国元介绍,因为拖欠飞机承租方通用航空的租金,早在2008年12月,通用就曾向法院提出申请东星航空破产清算。但因为当时与中航的重组谈判正在进行,领导打招呼压了下来。2009年3月初,发现兰世立苗头不对后,通用航空于3月10日再次向法院提出申请。3月30日,武汉中院正式受理通用航空的申请,意味着东星航空进入破产阶段。

按照我国《破产法》的规定,对于濒于破产的企业有三条道路:和解,重整,破产清算。彭国元提醒本刊记者注意,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并不意味着东星航空已经破产。实际上,和解不可能,东星航空此时的走向仍有两种,要么引进新投资者完成重组,要么就破产清算。

根据武汉中院最后的裁定,截至破产申请受理日,东星航空资产总额为3.99亿元,负债总额为10.76亿元,涉及债权人216家。“按照当时的计算,只要重组方能同意投入2亿元现金,先让飞机飞起来,东星航空还有启动的可能。”彭国元向本刊记者回忆,重组的条件并不具备。“只是,谁也不想出钱,债权人想以债入股,老股东又没有资金实力,外来的投资者还不想自己掏钱,而是想做个中介寻找新投资方。”现实一点讲,东星航空和兰世立已成为不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都不愿蹚的浑水。

2009年8月26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裁定,东星航空公司破产。第二年4月9日,武汉市中院判决兰世立犯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认定逃避追缴欠税5000万元。兰世立最终为自己的信用赌注付出了代价。

初中毕业后,两个哥哥都当兵去了,兰世立没能当上兵,他顶父亲的班去了当地的一个供销社,从营业员干起,据说后来做到了副经理。这栋供销社的楼至今还在,但却物是人非,留下来承包门面的老人也都对他印象模糊了,自从1985年离开后,就没人见他回过这里。

大哥兰宏旺告诉专程来采访他的本刊记者,他对1985年记忆深刻。那一年,家里刚买电视不久。一天,兰世立来看电视,正在复习准备成人高考的兰宏旺,让他把声音调小点,兰世立有点不屑:“现在都想当万元户去挣钱,谁还去上学啊?”他拍着胸脯许诺大哥:“如果你能考上,我给你1000块钱;如果你顺利毕业,我给你张万元存折。”已经在供销社小有成就的兰世立更认可经商。结果,没过多久,大哥果然考中,兰世立却面露难色地说,这次只能给500块,因为兰世立自己也考上中专了。“他告诉我,是因为跟人打了一架,别人骂他,干得再好,一辈子也只是个小营业员。”

公信力追问

曾经的东星航空,现在已不复存在

2011年12月26日,湖北省纪委、监察厅新闻发言人在重大责任事故调查处理情况新闻通报会上,回答记者关于“兰世立举报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有关问题调查情况”的提问时说,根据对兰世立及其家人提供的原东星集团公司10多名职员和举报涉及其他单位的数十名证人进行调查取证,查阅了东星国际旅行社财务凭证1100多本、涉及的10多家相关单位大量资料,调查结果证实,“袁善腊同志不存在兰世立举报的违纪违法问题”。

就在湖北省纪委新闻发布会的第二天,记者约见了袁善腊,双方的谈话持续了近3个小时,自始至终,他的叙述还算平静和克制。显然,这一事件对袁善腊及家人的伤害匪浅。他反复向记者提到了重塑社会公信力的问题:“对一个没有经过任何核实的所谓‘实名举报’进行疯狂的附和,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公民进行无端的辱骂,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首先对我们公务员的公信力是一个挑战;第二对我们法治的公信力是一个挑战,一个健全的法制社会要求每个公民都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都会十分珍惜自己的记录;第三对网络媒体的公信力也提出了挑战。”

进入2012年的1月9日,刚刚闭幕的武汉市人代会,袁善腊完成了“裸退”。当地政界人士分析,如果按照正常的路径,58岁的袁善腊很有可能在离开武汉市常务副市长的位子后,前往“人大”或者政协担任副职。但是,他却选择辞去了一切党政职务。“是否跟举报一事有关?”我们就此向袁善腊求证。他笑了笑,说:“关于退休一事,早在2011年6月我就向省、市有关领导做了汇报,我在副市长岗位上已干了12年,经历了三届政府,早已是‘超期服役’。形成正常的退休制度,也是客观自然规律,我不会因为举报事件而改变我的初衷。”

到采访的尾声,记者提出一个问题:“回看东星航空事件的全过程,如果抛开个人感情,有什么教训值得反思?”他沉思了一会儿,答道:“我在东湖高新区工作期间,对‘鼓励冒险、宽容失败’的创新文化理念比较认同,对园区企业,尤其是对民营企业的支持也体现了这一点,这也是促进东湖高新区蓬勃发展的原动力;另一方面,在市场经济体制还不完善的条件下,还应该更加重视企业信用建设,更加重视追求法制、追求规范。”

如果站在兰世立的角度去看,政府在其中的影子毋庸置疑,甚至在某些环节上还有用力过猛之嫌。但如果将之放在当时的前因后果中来看,政府的选择,却又极具中国特色。“政府帮企业,初衷是好的,但怎么帮,还缺少更市场化、更专业化的手段,容易留下后患。”不止一位受访的民营企业家和国企负责人都表达了类似的反思。由此看来,被举报的副市长袁善腊,也不过是这一制度背景下的普通一员罢了。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兰世立 航空枢纽 破产清算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