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长沙“天空之城”被指侵占湿地 未通过环评就开建

2013年08月16日 08:00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何光伟

原标题:“天空城市”:保护环境还是破坏生态?

远大集团世界第一高楼被指侵占长沙湿地,未通过环评就开建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实习记者 李清洲 发自长沙

2010年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曾令远大集团声名大噪,其下属公司在15天内完成了一栋30层高的T30酒店的建设,该视频在线点击接近500万次。

过去十年来,中国经历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建筑热潮,以适应城镇化下城市人口和工业的持续扩张。但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频繁的建筑活动正在破坏环境,尤其是废物和劣质建筑为环境埋下了极大的隐患。

不过,远大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张跃并不这么认为,他称远大的建筑代表着正好相反的含义—建设高楼有助于“减少建筑对于公路交通的依赖”,他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要建非常非常高的楼,来保护这个地球”。张跃曾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授予2011年“地球卫士奖”。

2013年,远大集团开始着手打造的“天空城市”,有望成为全球第一高楼,再次引发舆论热议。这个项目,或许正是张跃实现其建高楼“保护地球”理想的直接力证。

“第一高楼”叫停风波

2013年7月20日,在长沙市望城区回龙村,一个靠近大泽湖湿地的郊区乡村,远大集团举行了“天空城市”项目的奠基仪式。

根据远大集团的规划,“天空城市”建成后将高达838米,逾200层,超越目前的世界最高建筑—迪拜828米的“哈利法塔”。这栋未来的世界第一高楼,吸引了全球媒体的广泛报道。

按照远大集团的说法,可容纳3万人入住的“天空城市”,完全采用工厂预制模块,由工人组装,预计7个月便可完工。最初计划在2014年1月建成。而根据现在的计划,项目将在2014年4月封顶。

但长沙当地媒体《潇湘晨报》却在7月25日报道称,该项目由于没有完成相关法定的报建手续,已被有关部门叫停。不过,《潇湘晨报》网络版后来删除了这篇报道。

远大集团随后对项目没有报建的说法作出回应,称公司进行了备案,所有手续均合法合规。张跃发表在远大集团官网上的《天空城市正能量》一文称,“天空城市”从未收到过“叫停”通知。

回应对于媒体的“泼冷水”表示遗憾—“我们从未收到‘叫停’通知,却迎来满世界‘被叫停’欢呼,甚至连洋人对中国失去理智的诅咒也罕有地接连登上中国主流媒体。”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处在“叫停风波”中的“天空城市”,目前只是在做工地“三通一平”的清表工作,并没有进入实质施工阶段。

湖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下称“湖南住建厅”)认为“这在程序上没有问题”。来自长沙官方的消息亦表示,“天空城市”项目进行清表及临建工作没有问题,其相关手续正在办理中。

不过,湖南住建厅承认,之前确实没有收到关于“天空城市”的报批,但也从没有发布过叫停该项目的文件。

“天空城市”未获湖南住建厅审批的说法亦出现在新华社的报道中。报道引述湖南大学多位匿名知情人士的说法,称该项目尚未进行充分的安全及环境评估。该报道还称,大楼奠基仪式举行后,施工尚未开始,引发外界质疑大楼是否能于2014年4月完工。

远大集团新闻发言人朱琳芳对此予以否认。朱表示,项目迄今所有手续正常,公司正按计划“一步一步推进工程”,也进行了报建及备案,所有手续均合法合规,并获得了政府批准。

朱琳芳称,远大集团希望新华社能纠正错误报道。

尽管远大集团称大楼已通过国内外3家研究所的风洞试验,也通过中国超限高层建筑抗震设防评审,并进行了数百项测试,显示大楼的全钢结构能够承受9.0级地震。但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尹稚看来,预制房屋很普遍,预制摩天大楼则太过疯狂。

中国最好的消防设施及技术对于70层以上的火灾无能为力,尹稚最担心的就是“天空城市”的安全问题,他质疑如果刮大风、发生地震或火灾时怎么办。

其实前述张跃发表的回应文章,也并未提及大楼应对安全问题方面的信息。他只批评质疑者对国家超高层建筑审批流程和法规缺乏了解。

项目环评疑云

“天空城市”究竟是一座什么样的高楼?

远大集团的官网上有一部宣传片,形容“天空城市”是“城市化的下一步”,能够缓解城市扩张和交通拥堵,理论上可以使路面上的汽车减少2000辆。此外,“天空城市”将采用可持续材料兴建,每套住房单位都将安装空气过滤器。

在中国建筑学会秘书长徐宗威看来:“摩天大楼多是设计成玻璃幕墙,整个建筑一定是全封闭的,完全要靠空调来调节室内空气。从能源角度来看,这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但张跃在回应质疑时表示,说“天空城市”浪费能源的说法不对。他称,建筑保温是全世界最大的问题,大就大在它不需任何高难的技术就可以解决,而人们却对它视而不见。

“我把‘天空城市’建成吸引眼球的世界第一高楼,首要目的是要把它当作一根针,扎醒那些麻木对待建筑保温的人。”他不无讽刺地说。

其实这些争议并非主要问题。对于“天空城市”,外界最关心的是其环评报告问题。

尽管长沙官方和远大集团都表示,“天空城市”项目相关手续正在办理中。多个消息源显示,环评报告书就是其中之一。

根据规定,建设项目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必须要委托有资质的单位做环境影响评价书、环评单位进行网上公示,征集意见后编制环评报告,最后进行第二次网上公示。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印发于2012年8月27日的《远大可建838米天空城市建设项目公众参与信息与公示》(下称“公示”)显示,项目施工期将产生噪声、扬尘、建筑和施工人员生活垃圾,运营期会产生生活污水、废气、噪声和固体废弃物。

这是“天空城市”在环评流程中的第一次公示,对于后续的工作进展,并无公开的任何信息。

湖南大学环境影响评价中心负责“天空城市”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编制工作。来自该中心的消息称,“天空城市”项目的环评报告正在编制过程中。环评报告本身并未提及项目所在地大泽湖湿地。

但回龙村多位受访村民表示,他们对“天空城市”的环评并不知情。长沙市望城区管理科科长曾金良也公开称,“并未收到关于远大集团‘天空城市’的环评报告”。

民间环保组织“天津绿领”的创始人赵亮,在8月9日向长沙市环保局递交了公开远大集团“天空城市”项目环评报告的书面申请,但他得到的答复是“没有环评”。

时代周报记者未能联系上远大集团环评项目负责人黄秋意置评此事。但远大集团新闻发言人朱琳芳回应称,“天空城市”的环评报告已经完成。

其实除了环评报告书,“天空城市”最让环保者担忧的是侵占大泽湖湿地,破坏大泽湖的生态环境。

来自环保人士的抗议

8月14日,长沙的最高气温达到38℃。

就在4天前,中国气象视频网发布了2013年省会城市高温天数排行榜,其中长沙以50天领跑榜单,成为名副其实的“火炉”。

伴随高温而来,袭击这座“火炉”的,是干旱。

这一轮62年不遇、近10年来最严重、持续30多天的高温天气,给长沙的蔬菜生产造成巨大损失。长沙市农业局发布的消息称,目前长沙市蔬菜受灾面积达18万亩,市里正在实施全方位措施积极抗旱抗灾保生产。

民间环保组织“自然大学”发起人冯永锋直言,长沙稳居全国“火炉”之首,主要原因是长沙天然湿地大量消失。

“天空城市”的开发商远大集团,此时成为环保者们指责的对象。他们批评“天空城市”正在破坏长沙的最后一块湿地大泽湖。

在“天空城市”工地“三通一平”的清表工作现场,可以清晰地看到大泽湖湿地被新土掩埋的迹象。

工地上更有一些管道通往大泽湖。按照现场工人们的说法,铺设的管道是在大泽湖里取水供给工地施工只用。工地还挖了水渠到湖中心,土方早已越过湖中鸟群停留的地方。

由于日久暴晒,大泽湖的水位已不足膝盖深。

大泽湖还是一些鸟类的栖息地。长沙市的爱鸟人士因此抗议:远大集团对湿地和湿地内的水鸟如何补偿?为什么远大集团在“天空城市”的施工环评里未注明这些?

大泽湖周边的丝网捕鸟和电网捕鱼盛行,让这个湿地的鸟类和鱼类正在大量消失。环保者们担心,在干旱时填湖侵占湿地抽水,将会给大泽湖的生态带来灭顶之灾。

环保者们批评远大集团野蛮施工,他们呼吁,在长沙旱情严重的情况下,“天空城市”项目必须立即停止抽水施工,至少现在要“留水抗旱”。

由“自然大学”发起关注大泽湖命运的环保人士联名给张跃写信,呼吁远大集团不要破坏大泽湖的生态,公开“天空城市”的相关规划和环评报告。

信中称,号称环保建筑的“天空城市”占地100多亩,其地基需要填平部分大泽湖湿地,正在破坏这个生物多样性的生态平衡。为了把对大泽湖湿地的生态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在“天空城市”的环评未正式通过之前,必须停止一切在湿地及周边的施工行为。

环保者们批评说,为了所谓的“人类建筑理想”,而践踏、粉碎自然界大量物种的天然生存空间,这是极不道德、极为残忍的行为。

不被看好的前景

“摩天城市报告”的数据显示,全球在建的摩天大楼中有87%在中国。该报告称,5年之后,中国摩天大楼的总数将超过800座,是现在美国总数的4倍。

巴克莱资本最近公布的报告则称,摩天大楼的兴建是金融泡沫出现的征兆,也是经济放缓的征兆。

北京理工大学政府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兴起的摩天大楼建设潮,表明中国正急于赶超发达国家,把摩天大楼等硬件看作是赶超的标志。

胡星斗认为,中国的摩天大楼已成为中国式“面子”的象征,这是不受民众约束的政绩考核制度偏向于建设大工程。中国城市千城一面为建摩天大楼,已让传统文化、传统建筑多被毁弃,这表明了国人的浮躁和不自信。

在经济学家杨佩昌博士看来,摩天大楼之所以在中国如此盛行,首先来自于官员对美国的崇拜——在所有欧美国家中,只有美国有摩天大楼。

另外一个原因是,只有大工程才有大利润。杨佩昌认为,做超大工程才有超额利润。

杨佩昌对摩天大楼指数显示经济增长放缓这一说法表示认同。对于中国兴起的摩天大楼热潮,他认为这是中国经济走下坡路的趋势。

但胡星斗则认为摩天大楼与中国经济放缓没有必然联系。他表示,中国在经济高歌猛进时盖摩天大楼,经济下滑时也要盖,以投入刺激经济增长。

“天空城市”应当是政府行为,胡星斗认为,这不可能完全是企业行为,因为真正的企业家不可能在地皮并不特别昂贵的长沙盖超高建筑。

来自中国房地产指数系统的数据显示,长沙今年上半年的住房销量为7.521万套,同比增长24%,均价为人民币7203元/平方米。

但这些数字并不能说明问题,房地产行业对长沙地产投资前景的看法已经远不如一年前那么乐观。有研究机构根据地产投资前景的好坏,对中国30大城市进行了排名。结果显示今年长沙从去年的第10位跌落至第17位。

“天空城市”一旦获得审批开建,这栋全球第一高楼在有700万人口的长沙是否会有市场,成为一些质疑者探讨的焦点。

“天空城市”实际上就是一座楼中之城,建成后将包含4450套住房单位,一个拥有250套客房的酒店,93部电梯,楼内还设有一条十公里长的步行街,从1层延伸到170层。

远大集团还将规划出10万平方米的空间用作学校、医院和商务办公。

杨佩昌认为“天空城市”是一种“耗血”的做法。他称,长沙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购买力,利用率也不会很高。

湖南大学建筑学建筑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邓广同样不看好“天空城市”的前景。甚至关于工期他亦持审慎态度——7个月内完工无法实现,至少政府方面会有很多审查和批复。

[责任编辑:PN043] 标签:天空城市 胡星斗 地球卫士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