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全缅学生民主阵线:我们不走昂山素季的路

2012年05月03日 09:50
来源:时代周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身着迷彩服的吴科(KoOo),带着笑意试探性地问道,“我们这里怎么上Facebook网站?”

他的笑容真切但掺杂了些许艰涩。他身后铁皮屋顶的竹屋里,火堆上支着一口小锅,里面正煮着类似于米饭、鸡肉的东西。

他的问题很难回答。在这个位于缅甸西北部山区某座山顶的营地里,上网所需的设备极为罕见,它们大多来自临近的中国。但确实,与缅甸其他地区以及外部世界连通并交流,对吴科所从事的事业来说,其重要性不亚于枪支与手雷。

对于武力斗争更为熟悉的他,用有些尴尬的笑容遮掩着自己的忐忑。

吴科是缅北一个武装组织“全缅学生民主阵线”的副主席兼司令。尽管缅甸新政府近一年来开始了政治改革并寻求民族和解,但吴科的武装组织最近却重新拿起了武器。

吴科所在的营地似乎并未做好战争的相关准备。走廊里,两名女兵正忙着用两台老旧的缝纫机缝制制服;另一名士兵读书给两个孩子听;还有两名士兵站在附近吸烟,看着新兵扛柴火上山。

这时,一个头戴白色头盔的教官吹响了哨子,所有懒洋洋的活动停止。30余名身着军装的士兵聚集到吴科的身边。教官用例行却又严肃的腔调喊着各种口令。每个人—男人、女人和儿童—都整齐地列队听训。

尽管眼下的这支部队尚未成形,但它所代表的全缅学生民主阵线在缅甸历史上却占据着相当瞩目的位置,而吴科则从一开始便投身于这支力量。

1988年,缅甸学生发起反对军政府的示威,但遭到军方镇压,全缅学生民主阵线随即成立。

一些示威者从仰光和曼德勒逃到与中国接壤的少数民族地区。“160名学生逃到了克钦独立军位于巴交(Pajau)的总部。”吴科回忆。他当时便是其中一员。

“现在,最初的那群学生只剩下十五六个了。”吴科说,“一些人死在战场上,一些人返回家乡,还有一些人移居海外。”全缅学生民主阵线的主席KoThanKhe目前也生活在海外。但据吴科透露,前者即将从澳大利亚返回缅甸,重新投入抗争。

在过去数年间,不同武装组织之间的争斗削弱了它们的整体地位。吴科以及全缅学生民主阵线克钦邦北部分支1997年归顺克钦独立军。

去年6月,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撕毁了长达17年的停火协议,重燃战火。很快,全缅学生民主阵线亦卷入战争。“2011年8月8日,克钦独立军允许我们再次拿起武器。”吴科说,“他们为我们提供了武器。”

对于今年4月1日举行的议会选举,吴科表示,“我们不知道这些举措是否具备诚意。”在他看来,新政府的政治改革并未影响到缅甸军方的地位。“我们依旧存疑,因为尽管吴登盛总统已经下令停火,但军方仍在派遣更多的部队到克钦邦。”

“我们不需要虚假和平。”吴科表示,“他们展示了他们的军事肌肉,试图逼迫我们停火。”

全缅学生民主阵线“头可断,不可屈”的口号以及关于缅甸治理的“民主、自由与联邦制”理念吸引了大量缅甸青年。

“刚开始,加入我们的是退伍的士兵。后来,学生以及听到消息的青年也加入到我们的行列。”吴科介绍,“他们当中有克钦、缅族、印度族等各族人,我们从克钦邦所有的城市与村庄招募士兵。此外,有20名其他邦的士兵也加入了我们。”

有一名新兵之前是一名僧人,参加了2007年的大规模僧人示威。

目前,吴科还没有给自己的队伍实行正式的军队编制,因为人员仍显不足。对于自己的角色,他的感觉亦十分复杂,“我过去在中国做生意。后来,克钦独立军要求我们返回缅甸参加战斗。我们搁下了生意和家人,来到这里。但这是我们的责任。”

他并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但他坚信自己选择的道路。“昂山素季所在的全面民主联盟做着他们该做的。但他们有他们的道路,我们有我们的。我们选择直接通向民主的道路。”

离开时,我们之间的谈话已经从Facebook转到支付网站PayPal的好处上面。“有人建议在马来西亚开个账户,有人建议在中国开。”吴科轻叹,这场战争自他被卷入开始,已经发生了变化。

 
[责任编辑:PN009] 标签:吴科 昂山素季 KoThanKhe 缅甸历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