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复旦投毒案犯独白:我犯罪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人参与 评论

林森浩  被告席上的林森浩面色青白,身穿迷彩马甲,看不出情绪波动,甚至有点心不在焉。”  4月5日第一次探望黄洋时,林森浩、程磊、傅立远一起,买了66块钱的水果,隔着重症监护室病房的玻璃,只能用对讲机跟病人对话。

林森浩

2013年11月27日,上海复旦投毒案开审,被害人黄洋的父亲坐在法院外等待结果

原标题:林森浩:我犯罪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被告席上的林森浩面色青白,身穿迷彩马甲,看不出情绪波动,甚至有点心不在焉。他的话很少,少到要审判长王智刚督促他说话的地步。法庭辩论环节,审判长问:被告人,你有什么要为自己辩护的?他答:“我没有什么可辩护的。请律师发言。”现场听审的一位女记者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

11月27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C101刑事庭,今年4月引发舆论极大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开审。5年前,同样震动外滩的杨佳案也是在这儿审理,审判长也是王智刚。

被告的身份,是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专业学生。他在回答基本情况中的“学历”时,脱口而出“硕士”,突然顿了一下,“呃,肄业。”

这天的审理共进行了8小时,没有出现人们事先预想的激烈而冗长的辩论。审判长至少3次提醒被告“说话声音大些”、“靠话筒近些”。在公诉人举证期间,审判长还忍不住打断一次,提醒被告人:“公诉人质证及播放有关的视频中,你应当注意认真地听,法庭将来要对你进行质证。”被告答:“哦。”

愚人节

4月1日愚人节早上8点多,林森浩听到室友黄洋——同校同级耳鼻喉科硕士生——起床的声音。像往常一样,后者拿着他的白色马克杯接了点饮水机里的水。马克杯上面印着“X大歌手”字样,大概是这个爱唱歌的28岁男生某次比赛的纪念品。

杯子里的铁调羹撞击陶瓷壁,黄洋喝了水,紧接着吐了出来,并伴有干呕——“像我们呛到鱼骨头那样,然后抠出来的感觉。”黄洋拎着水去盥洗室冲洗,动静很大。

躺在床上佯装睡觉的林森浩听着这正在发生的中毒。他在前一天傍晚,向饮水机中投入他从实验室偷拿出来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黄色,油状,有刺激性气味。两年前他用该试剂制造大鼠肝纤维化。2011年3月11日,他的QQ签名为“吸入、食入、经皮吸收,属高毒类”,与科普资料上对该试剂的描述一致。他的研究是用超声诊断肝纤维化。

他害怕黄洋问他什么,在手机响起不得不起床后,“为了避免和他讲话我就出去了。直到他走了我才又回到宿舍。”

宿舍位于复旦大学医学部(枫林校区)西20号楼421,寝室里住了3个人,葛林是本地人,经常回家。2011年8月,黄洋搬来与葛、林同住。

27岁的林这样描述二人关系:“关系一般,不是特别铁。可能互相之间会有一点看不惯,比如说他觉得我这个人可能没什么生活情调,我可能觉得他有点自以为是。平时聊天也会聊到理想和个人想法。”

公诉人问:你们的人生观、价值观相近吗?

答:……应该不是特别相近。

问:你觉得黄洋如何?

答:他也是个很聪明很优秀的人,从个人为人上面我觉得他有点自以为是,或者说可能有点自视(甚高)了一点。

问:你认同他的为人和处事方式吗?

答:我对这个……没什么认同不认同的。

问:你们存在直接的矛盾和冲突吗?

答:没有。

问:对黄洋牵扯到你的言行是否存在有不满的情况吗?

答:基本上也没有。

问:黄洋平时喜欢开玩笑吗?

答:偶尔。

问:他会针对你开玩笑吗?

答:也比较少。

问:对你开玩笑你能接受吗?

答:有些可能不接受。

问:比如哪些不能接受?

答:(沉默了几秒)现在让我想我也想不起来。我这个(人)比较注重公平,相互之间的一些开玩笑,我比较注重公平。

问:你认为他在开玩笑的过程中对你不公平?

答:不是。我认为对人对己的标准应该是一样。

问:那你认为他对你和对自己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吗?

答:(一样的时候)少。

问:有这个(标准不一样的)情况是吗?

答:对。

问:对这点不满意?

答:对。

3月30日晚,林黄二人与对门413寝室的傅立远、程磊两位同学聊天,“我的同学黄洋就在我们几个玩游戏的时候说愚人节要到了,他要整人,而且边说还边在那边猛拍着我同学傅立远的肩膀,当时我看着他很得意的样子,我当时就想:那我愚人节就来整你一下。”林想到次日正好要到以前做过实验的地方去,那边的同学请他帮忙做个实验的受试。“加上以前听到过另一位同学讲过,有人拿毒药整同学的事情,就阴差阳错地做了这个事情。”林供述说。

“没有想后果。”他说。给他“借鉴”的那个案例,后来他在看守所里看报纸,才较为仔细地了解了一下。那次中毒事件发生在清华大学,至今“没有查获”。

据寝室第三人葛林描述:“黄洋性格较外向,有主见,多次以开玩笑的方式直接评价林森浩的生活细节。”有一次,黄假借林的名义批评葛生活邋遢,林当场听到,“很不满”。在葛的印象中,“林森浩性格内向,有时候比较记仇。顾家”。

“顾家”的贬义解读是“小气”。据林的几位同学回忆,有一次林得到两万元的国家奖学金,大家起哄要他请客,林没有应承,黄当场表露出不满。据程磊说,3月初,黄洋有一次询问林是否想去东南亚做毕业旅行,程磊“觉察出黄的话语间有嫌弃林平日小气的意味”,“林森浩当时很不高兴。”傅立远评价说,“黄洋为人有些强势,说话不太注意别人的感受。”

另一名吴姓同学称,黄洋喜欢在其面前炫耀自己的学术成就和办事能力,有时说话会伤害到别人感情而不自知。黄洋对于从商有浓厚的兴趣。曾于2012年创业求职,但不顺利,所以报考了复旦大学2013年博士研究生。

黄洋讲出的愚人节“整人计划”,是“一个人睡觉的时候,用热水泡他的脚,使其尿床”。他拍着傅立远的肩膀,说:用这个整整你如何?傅觉得“比较无聊,就没有回应”。而一同在场的林自陈:“潜意识里想用这种(和水有关的)方法捉弄黄洋。”

“说话直接”、“不注意他人感受”,也是与林熟识之人对他的评价。审判长询问林:你对这些关系和对你为人处事评价的证言有什么看法?林回答:“每个人看我不同,那是他们的看法,我没有什么意见。”

林对起诉书和证人证言的主要异见只有一条:“起诉书上检察院方陈述的我投毒的方法最终导致了我同学黄洋的死亡,这个事实讲得很清楚,我没有异议。但是关于起诉书上我与黄洋‘因琐事不和’,‘继而怀恨在心’以及我‘决意杀害’他,不是事实。完了。”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责任编辑:PN043]

标签:林森浩 黄洋 经皮吸收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专题: 复旦研究生疑遭室友投毒死亡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