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安乐:“中华民国”4个字是统一绊脚石 应忘掉

2013年07月09日 13:51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张欢 万静波

原标题:现在是中华民族万世太平的前夜,惟一变数就是台湾问题——对话张安乐

本刊记者张欢万静波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待统一促进党在台湾的作用?你说的这种“红色力量”在台湾可能并不会受到太多人支持

张安乐:我们是红色的,认为台湾与大陆共处一个中国,希望将来能够统一,目前先一国两制。目前台湾的红最少,我们是惟一公开站出来的。绿色的定义是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应该正名叫台湾共和国。蓝色指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最好叫中华民国,其实现在也就百分之十几的人认为,这是从兴中会到同盟会、辛亥革命、北伐一路过来。用中华民国的名义还可以从大陆弄些好处,这也是一部分蓝色的人的想法。

台湾的民主本来应该是中国人的骄傲,但是因为涉及到国家认同问题就很麻烦。我们现在在台湾一无支持对象,二没有根据地。南部可以算是绿色根据地,蓝色没有根据地,台北都岌岌可危。我们红色更惨,什么都没有。

马英九内心深处是红的,他当主席就说中国国民党终极目标是要统一,可第二天就在台独报纸登广告说台独也是我们的选项。因为台湾的土壤是绿色的,他必须要媚俗,我想他绿色话讲久了,自己也就相信了。纳粹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说,谎话说一千遍就是真的了。

马英九的问题就在于他的外省人原罪感非常严重。民进党是意识形态的,而地方派系是没有意识形态的,他们和国民党是利益共生。如果民进党和地方派系结合,就完了。

蒋介石在台湾去日本化,恢复中国化。马英九又开始去中国化,他不是一个大的政治人物,他认为吃定我们了。现在大陆对台湾是越绿越拉拢,你依靠的对象在哪里?三大法宝要先有党的建设,才有武装斗争,才有统一战线。他们不是被你统战的,而是靠拢你的。你大军要过江了,张治中才会跟你。拉拢政客是没有用的,他怎么可以帮你做工作,价值在哪里?拿了你的好处回去还是要反对你。

所以要有一个地方,进可攻,退可守。当年你没有延安你就完了。当年毛泽东要背靠蒙苏,如果你真投靠了苏联,就完了。

当你培养了红色选民以后,就会有红色政治人物,比你还红,一国两制讲得比你还要深,这就是良性循环。等到那个时候,红色在政治上就会有影响力了。

人物周刊:这些年海峡两岸的关系得到了改善,而大陆还存在更多现实的问题,台湾问题的重要性在哪里?

张安乐:现在是我们中华民族万世太平的前夜,惟一变数就是台湾问题。如果我们过了这个关,我们就成了中产阶级社会。如果过不了,就不好说。我认为需要耐心。

现在的资讯是挡不住的,威权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有效率,毛泽东用这个来搞斗争,邓小平用来搞建设。孙中山有能力推倒旧秩序,却没有能力建设新秩序,乱了38年。毛泽东建设了新秩序,20世纪惟一有能力建设中国的就是毛泽东。

既得利益很难一下子放弃。美国4年内战,烧杀掳掠很严重,但是没有清算啊,军人骑着马配着枪回家了。我们4年下来,伤口到现在都没有愈合。

我始终认为台独是不可预测的炸弹。如果宣布台独,大陆任何领导人怎么办?不打,影响内部稳定,打,不可预测。

人物周刊:你主张“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你怎么说服台湾民众和政治人物,毕竟现在台湾还并不认同你的理念。

张安乐:“中华民国”这4个字是台独的护身符、统一的绊脚石。现在连苏贞昌也在用“中华民国”包装他的台独。有些人还有些中国情怀,还想统一的,像郭冠英讲的,统一要在中华民国底下统一。如果不是中华民国,我们就不统一,可显然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我对中华民国绝对会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更有感情,我在它底下长大,我们这些人一定有感情。但是我对中国更有感情,不能为了中华民国4个字,妨害了对中国的认同。所以,现在我跟我们的同志讲要忘掉中华民国四个字,回归中国。很简单,中国是本,今天我穿这个衣服叫中华民国,明天我穿那个衣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我还是我,还是中国。不能为了衣服把人给忘掉了。

我和马大姐(注:马英九大姐马以南)说,马英九到了美国还不是犯人一样。先向哥斯达黎加买入场卷,还要行贿。有了入场卷才可以和美国说我要过境,和犯人一样。陈水扁过境纽约,洋洋得意,但还是被人家拦住了。香港特首去美国,警察会拦着么?不会,还得拼命保护。你马英九在美国被限制,高级犯人。美国国务院一个处长跑到台湾,蓝绿大佬还不得乖乖排排坐。2004年“3·19”枪击案之后。几万人准备要冲击总统府,为什么不冲击了?我们一个同志制定计划的,一大早接到命令取消。包道格(时任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和连战、宋楚瑜说,好了好了到此为止了。

如果统一,台湾人做副元首,你到美国下飞机,副总统来接。国宴在白宫,包道格安排吃住还可以,想上主桌那是未知数。

人物周刊:你说的中国,指的是政治中国、乡土中国,还是文化中国?

张安乐:中国就是这个土地上的人民,中国文化是流动的,不是一成不变的。中国文化最发达的时候是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时候,后来定于一尊。中国文化后来吸收了印度文化,现在吸收了西方文明,不断在进步。

中国就是中国,没什么文化政治的区别,那都是学者的语言。现在的问题是,两岸要统一,邓小平讲得很清楚,一国两制是最好的方法。我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可以接受联邦,不接受一国两制。我告诉他,夏威夷是联邦的一个州,香港是一个特区,可香港不必交税给北京,夏威夷要交税给华盛顿。香港人在香港犯了北京的法,没有犯香港的法,北京不能来抓你,比如法轮功。夏威夷人没有犯州法,犯了联邦法,联邦会来抓你。联邦说你可以进美国,你就可以去夏威夷,如果联邦说你不能进美国,你就不能去夏威夷。

你不认同这块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怎么叫认同文化中国,韩国人比中国还认同文化中国啊。人家祭孔啊,礼失求诸野啊。台湾比大陆保留的多很多,包括祭孔和很多其他的东西。好不容易天安门广场树个孔子像,又给搬走了。

有人说香港到现在都没有普选,可英国人在的时候,香港人从来不敢要求普选,立法局议员都是指定的。伦敦派英国人当总督,绝对不会派香港人当总督。

改革开放,就是民生主义。马克思讲阶级斗争是社会进步的源动力,孙中山讲民生问题是社会进步的原动力,那现在改革开放是解决民生问题,还是阶级斗争?

以前中国是苏联的附庸,称苏联“老大哥”,自从两边翻脸以后,最起码中国大陆走民族主义了,而以前国民党英文名是Nation’s Party,它的民族主义是真的。

现在大陆民权主义走得最慢,但跟毛泽东时代比起来,天翻地覆大跃进了,要给它时间嘛。“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这不就跟“民治、民有、民享”和“民主、民权、民生”异曲同工了吗?    

人物周刊:这次回台湾,帮派兄弟是什么态度?

张安乐:兄弟也分很多种,很多尊重我的选择。有没有抱怨的声音,有。尤其在民进党执政时代,害怕会不方便,害怕被镇压。

台湾很多地方是政商黑结合,搞工程就是三个缺一不可,这些民代负责政府内部的打点,商人负责作业拿钱,怎么样摆平其他商人就要靠兄弟。比如说一个工程一定要有几个公司来标,怎么分让兄弟来调节,这次标让这个公司拿到,拿到以后每个人分多少钱,怎么分工作,兄弟调节、做仲裁来保证,这些不能写下来的。政治人物不能直接拿钱,商人拿钱给兄弟,兄弟拿钱给政客。

当然有些兄弟会因为我不方便。埋怨也有,但不重要,基本上我做的决定基本能够实行,他们都尊重,尊重我的选择。

人物周刊:你的一生足够丰富,现在支持你做事的精神动力是什么?

张安乐:其实还是那句话,中华民族万世太平的前夕,我能做什么?我绕了一圈,中国的儒释道法都启发了我,想清楚了就没什么问题了。我现在替共产党做事,因为共产党替人民做事,共产党要一分为二,前30年讲斗争讲破坏,姓毛。后30年姓邓,讲建设。

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个巨人看我们,就好比我们看蚂蚁争食,他会觉得我们很可笑。人生就好比火柴,有人就亮一下子,有人从头亮到尾。不管怎么样,也都不过是一瞬间而已了。

[责任编辑:PN043] 标签:张安乐 白狼 竹联帮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