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国改革四大阻力调查:一些政府部门“伪改革”

2013年01月08日 10:24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作者:唐卫彬 陈晓虎 周立民

原标题:力战改革“窗口期”

把改革力度、发展速度、社会可承受度和人民群众满意度结合起来,在深化改革中加强执政能力建设,“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唐卫彬 陈晓虎 周立民

“改革必须抓住‘窗口’期,并在重点领域关键环节取得突破。”新一届党中央高扬改革旗帜,近段时间以来,连续释放出深化改革的积极信号。近期,《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东中西部地区调研时,受访者也发出这样的强烈呼声和迫切期待。大家普遍认为,深化改革是当前和未来能否“全面把握机遇”,确保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的关键。

过去10年,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国奇迹”备受国际社会关注,但与此同时一些矛盾和制约因素也日益凸显。有专家指出,从某种意义上讲,“改革就是与危机赛跑”,绝不可贻误时机。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说:“中央的决心让我们增强了信心。”

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分析,“我国的GDP考核让经济发展付出资源、环境代价,经济结构不合理矛盾凸显;收入分配不公,区域、城乡、行业间贫富差距过大,社会群体性事件频发;官员腐败问题突出。”面对现实困局,党的十八大报告给出了切实改革方向,“改革之箭”已在弦上,新一轮改革“时间窗口期”已全面打开。

北京、上海、广东等地的干部和专家学者向本刊记者建议,面对执政风险,执政党要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社会可承受的程度和人民群众的满意度有机地结合起来,同时,在深化改革中加强执政能力建设,提高全党的理论创新与理论武装能力、文化创新与思想引领能力、利益整合与社会凝聚能力、党风廉政与自身净化能力、执掌政权与巩固国防能力、国际交往和世界影响能力、危机处理和稳定社会能力。

改革共识汇聚改革动力

据近期新华网“如何抓住用好战略机遇期”大型网络问卷调查显示,有37.50%的人认为“改革难了”,有30.74%的人认为“改革慢了”,有26.84%的人认为“改革少了”。接受本刊记者采访中,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委书记梁维东等人直言,改革就是要让更多的人看到希望和有幸福感。

“政绩观出了问题,要改革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宋晓梧不无担忧地告诉本刊记者,现在群体性事件多发,农民、工人、知识分子、企业家、干部等群体都不同程度带有不满情绪。比如,近年来,四川什邡、江苏启东、浙江宁波、广东乌坎等地,都因为政府招商引资支持工业项目落地,以及基层干部腐败等问题,而引发众多群众上访甚至打砸。

企业家群体也迫切期待深化改革的又一个春天。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知名民企董事长和本刊记者谈及改革紧迫感时,述及经营企业时的苦水,几次唏嘘不已,“不改革不行了,民营企业在资源配置、市场竞争、金融支持等方面长期不公,再不改,企业会继续出走国外、企业家会继续移民,因为有一种不安全感。”

基层改革者更是期待深化改革脚步不要停歇。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以政治文明为抓手,试点“还权于民”的改革。区委书记李南沉与本刊记者细谈“殷都试验”和为什么要改革,原定1小时的采访延续5个多小时,直到凌晨近两点,现场采访记录达6万多字。

河南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村是全国农村城镇化改革的“明星村”,63岁的村党支部书记李连成是十八大代表,他虽患有严重哮喘病,但谈到农村改革问题时,忘记了自己是病人,来回踱步,高声大嗓地说:“有的地方城镇化其实就是土地城镇化,农民没有市民化,农民工就医看病、住房改善、子女上学等问题在城市里被边缘化。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城乡二元差距越来越大。我有生之年的理想是,把西辛庄建成中国第一个村级市,让农民在家城镇化。”

改革亟需冲破四大阻力

然而,本刊记者调研中同时发现,一些地方改革久议不决,一些部门改革决而难行,一些领域改革行而难破,新一轮改革阻力重重,集中表现出四大阻力。

“负思潮”阻力,即一些极端社会思潮在意识形态层面严重影响改革方向。

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为本刊记者分析,许多国家的改革机遇都因被极端社会思潮左右而丢失,中国现在主要要警惕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狭隘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四种社会思潮,“历史虚无主义否定我们党领导人民改革建设的历史;新自由主义要求对现有公共资源进行私有化改革;狭隘民族主义以爱国的名义,煽动民族仇恨;民粹主义以代表底层民众自居,仇官仇富。”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陆子修、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王德培为本刊记者分析说,“这些思潮都企图裹挟民意,影响决策。如不加以有效引导和应对,对改革大局非常不利。”

“伪改革”阻力,即一些政府部门借改革之名进行部门私利整合,或因消极执行改革政策导致一些领域的改革改而无效、改而效微。

“一些‘伪改革’表现在改革的不彻底性。”接受本刊记者采访中,不少人士认为,大部门制改革到了地方政府这一层面,不少部门只是简单合并,领导职位不减反增,人员都没减少。

一些“伪改革”以加强监管之名,审批不减反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说,一些部门在审查规模、价格等多个环节强化了审批权,中间多了不少“收钱”环节。

“伪改革”还表现在政府减少审批,行业协会增加审批。某太阳能企业董事长告诉本刊记者,“审批在工信部确实减少了,但在行业协会却增加了。例如,中国节能协会审批一个节能产品认证就要三四万元,而且每年都收,企业负担很重。”

“不改革”阻力,即与政府权力关系密切的既得利益群体,担心改革触动现有利益格局,不愿改革也不敢改革。

一些学者向本刊记者反映,既得利益群体不愿改革,因为在政府与市场之间有自由进出的“旋转门”,有权力寻租的市场,有高收入的保障。比如,某部委一位正局级领导退休后到一家企业当法律顾问,年薪100多万元;某部门一位处长辞职后到金融机构担任高管,年薪从六七万元变成了近千万元。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说,收入分配改革久久难以推进,主要是既得利益群体反对。

“怕改革”阻力,即一些领导干部担心改革风险大、难度大,因自身能力不足,怕失权、失稳,宁可消极观望,维持现状。

采访中,江苏省昆山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宣炳隆谈及改革创新体会时说,最怕的不是改革本身,而是怕领导不表态、不同意。

四川巴中市巴州区白庙乡党委、政府一度在群众中失去公信力。从2010年开始,新上任的乡党委书记张映上探索乡财改革,在网上公开包括每一笔接待费在内的乡级所有财务,网民热议为“中国第一个全裸乡政府”,认为是防止公款吃喝和基层腐败的有益探索。

本刊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虽然乡办公楼因拖欠30多万元工程款而缺窗少门,但一楼贴满公示项目的信息板十分抢眼。一年多来,因政务公开透明,这里的干群关系得到改善。然而,有的“怕改革”者却视其为另类,不予支持。

改革成败决定执政安危

新华网“如何抓住用好战略机遇期”大型网络问卷调查显示,高达89.02%的受访者认为,深化改革对于抓住战略机遇期“至关重要”和“比较重要”。显然,改革成败取决于执政党深化改革的步伐与方向,决定国家发展机遇的有与无。

坚持改革,事关发展机遇。采访中,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和郑州市委常委、巩义市委书记舒庆认为,抓改革也是抓机遇,未来10年能不能抓住战略机遇期,就看改革彻不彻底、坚不坚决。如果不能像小平同志当年那样有勇气,机遇期不仅没有,还有可能被逆转。

坚持改革,事关民心向背。宁夏回族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齐同生说,深化改革就是执政党得民心的头等大事。安徽省政府副秘书长刘奇说,执政的权力是人民给予的,权力应该向人民感恩,人民分享到了改革成果,自然会向党和政府感恩,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坚持改革,事关执政安全。中国共产党肩负任务的艰巨性、繁重性、复杂性世所罕见。调研中一些受访者为本刊记者分析,纵观世界一些大党大国的衰落,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修修补补,最终因改革停滞而走入死胡同。当前面对“躲不开、绕不过”的体制机制障碍,如果消极应对,将问题击鼓传花,固然可能稳定一时,但“危机”就可能跑在“改革”前面,矛盾更多、危险更大,可能丧失发展机遇,甚至落入“转型期陷阱”,严重影响我党执政安全。

中国科技大学人文社会学院执行院长汤书昆、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校长李小建认为,改革一定要动真碰硬。只有不断深化改革,执政党才能引领并攻克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难关,才能抓住用好战略机遇期,有效化解执政风险。

[责任编辑:PN040] 标签:改革 窗口期 基层腐败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