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纪委专家:制度反腐势在必行 必须改革旧的权力结构

2013年01月12日 16:17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陈勇

原标题:中国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 制度反腐的核心是权力结构改革

本报记者陈勇北京报道

中央纪委、监察部1月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首次以电视直播的形式通报查办案件工作情况。中央纪委常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崔少鹏表示,纪检、监察机关提倡实名举报,凡实名举报的,优先办理,及时回复,并要求各地及时准确发布违纪违法案件信息,积极回应社会关切。这是新年伊始中央纪委首次对外释放反腐新信号。

中共“十八大”后,“反腐”成为当下民众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

在中共“十八大”报告中,胡锦涛用“致命伤害”、“亡党亡国”来警示腐败问题的潜在危险。强调反腐倡廉必须常抓不懈,拒腐防变必须警钟长鸣,这给中国未来一个时期的反腐倡廉工作做出了新部署。

事实上,类似的表述并非胡锦涛第一次提起,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和中共十八大临近之际就曾高调重提,含义颇深。

而新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又以“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之说警示官员,并强调“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今年1月4日,习近平主持题为“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的政治局集体学习。这是中共新高层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再次就改革议题进行总动员。此外,当天的政治局会议还研究部署2013年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工作。

中共从建党到执政至今90余年,当下腐败滋生蔓延,易发多发,实质问题频现,如何从制度层面进行更有成效地反腐,成了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纵观十八大之后,中共新领导层如何展开新时期的反腐工作更是备受关注。

作为国内知名的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有着长达33年的纪检监察工作经历,从军队纪委到地方纪委,从市县纪委到中央纪委,从查办案件到理论研究,李永忠的研究成果不仅多次进入高层决策,其反腐观点亦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

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中纪委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就当下反腐形势和现状一一厘清。

中央的决心前所未有

我们从没在全国党代会结束后不到一个月,就对一个中央候补委员采取“双规”行动

经济观察报:现阶段中国的腐败局势十分严重?

李永忠:1952年2月10日,我们枪毙的天津地委书记刘青山、张子善,他们的贪腐金额折合人民币分别为1.8万元和1.9万元(刘青山,1941年3月担任中共大城县委书记,在他的领导下,粉碎日伪清剿,使大城县抗日队伍和根据地不断壮大。日伪曾以1500块大洋悬赏拿他)。1983年的1月17日,我们枪毙了海丰县委书记王仲,他的腐败金额6.9万元。现在,如果我们以6.9万元为标准,要枪毙多少干部;扩大10倍,69万元我们要枪毙多少;扩大100倍,690万我们还会枪毙多少,敢这么枪毙吗?能这样彻底清算吗?

邓小平在1982年时就说过,“这股风来势很猛,不过一两年的时间,有很多干部卷了进去,卷进去的不是小量的而是大量的。”现在30年过去了,以这样的速度会增加多少?以1982年为基数,至少可以乘30倍!30年来,我们有420万受处分的党员和公职人员。30年来,过去只有一个县委书记被枪毙,现在省部级干部已经被杀掉了6个,腐败的易发多发和滋生蔓延,反腐败形势的严峻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因此,我理解群众绝不赦免腐败的想法。因为,正是有群众绝不赦免腐败的这样一种态度,才能促使党中央、中央纪委下决心认真解决面临的严峻腐败,认真解决30多年来巨大的腐败存量和呆账。因为任何一项重大改革,特别是能激发重大动力和带来重大红利的改革政策,只要坚决维护中央的权威,只要最高决策者有坚定的决心和胆识,通常在改革的初期阶段,只需要有少数或者少部分干部群众能够理解和支持就行了。30多年前的改革开放就是这样起步的!

经济观察报:作为国内著名的制度反腐专家,你如何看待现阶段中央反腐倡廉的决心和行动?

李永忠:我认为可以归纳为四个前所未有。第一,认识的清醒前所未有;第二,重视的程度前所未有;第三,直面问题的勇气前所未有;第四,决心之大前所未有。

作为党的总书记,三天两谈警醒,还明确讲打铁还得本身硬,表明不仅高度重视而且敢于带头。另外,胡锦涛在十八大的报告里面谈到了,反腐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这句话是胡锦涛当总书记十年说得最重的话。但习近平总书记的认识更到位,用的是愈演愈烈。胡锦涛说是甚至亡党亡国,习近平讲的是必然亡党亡国。最后,中共“十八大”大会闭幕22天,候补中央委员李春城被“双规”并敢于向社会公开,这个也是在党内从来没有过的。

经济观察报:在官方历史从来没有过的?

李永忠:对,从来没有过。我们从没在全国党代会结束后不到一个月,就对一个中央候补委员采取“双规”行动。也没有一届中央政治局在党代会后,这么短的时间做出了旨在严格约束自己的八条规定,并且从自身做起,自己带头,不封路、不封山、不封园、不铺派,轻车简从等,这些都是力图要给全国人民一个新的印象。所以,从自身行动、措施和八个规定等都体现了这一届中央领导班子前所未有的决心和行动。

制度反腐势在必行

权力反腐,由此产生了大量的腐败存量和腐败呆账,而制度反腐是解决这些存量和呆账的最佳选项

经济观察报:中共建党到执政已经90余年,你如何看待这些年的反腐历程?

李永忠:建党90年来,中共反腐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即战争反腐、运动反腐、权力反腐、制度反腐。第一阶段从1921年建党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反腐败依托的主要载体是战争。第二个阶段就是运动反腐。从1949年新中国建立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依托的主要载体是群众运动。第三阶段是从1978年到2003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正式颁布。这一时期反腐主要以领导人的认识程度高低、关注度强弱、决心大小为尺度。这也是权力反腐的重要标志。目前是第四阶段,属惩防结合的制度反腐逐步探索阶段。

经济观察报:这四个阶段,载体不同,弊端也不同,如何从制度层面进行更有成效地反腐?

李永忠:制度反腐最重要的标志,首先是必须设立政治体制改革特区来实验,必须要有一个政改特区作为孵化器。因为制度反腐,讲究的是政治体制改革推动下的权力结构改革,是综合性极强的、理论指导意义极大的政改,绝不是随便指定一个地方试试就能搞成的。

2003年,十三年磨一剑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终于通过;同年12月10日,墨西哥国际反腐会议上,中国政府在《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上郑重签字。这两件大事,标志着制度反腐的逐步探索。但实际上,制度反腐还是相当漫长的一个过程。因为监督条例虽然颁布了,但政治体制改革却没有实质性推进。在党内依然是同体监督,党内权力结构仍然没有改革,决策权和执行权还是合在一起,监督权也属于党委领导,纪委隶属于同级党委,而同级党委接受监督的自觉性如何,直接决定着纪委所能开展监督的范围、程度及有效性。换句话说,同级党委接受监督的自觉程度,直接决定着同级纪委开展监督的力度。在这种条件下,制度反腐只能开始进行有限的探索。由于制度反腐,主要是以改革了的新的权力结构为载体的反腐,如果权力结构没有改革,新的权力结构没能成为新的载体,制度反腐也只能是一种良好愿望而非实际行动。

其次,制度反腐需要对用人体制进行改革。在人事制度上,我们现在用的还是苏联模式,层层用的都是等级授职制。马克思在142年前有这么一句名言,“用等级授职制来代替普选制,是根本违背公社精神的。”他赞成的是普选制,民主选举。但中共执政63年来,绝大部分是用等级授职制,很少普选。

这就造成用人上的不正之风难以避免,优秀人才难以脱颖而出。一个权力过分集中的权力结构,人才就难以脱颖而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就难以避免。这种选人用人体制,导致苏共执政74年就完蛋了。我们现在执政63年了,如果不赶快改的话,苏联的昨天就会成为我们的明天。

现在很多人特别想彻底清算30多年所形成的腐败呆账和腐败存量。但是,想要彻底清算,只有两个方法:第一,通过革命引发战争;第二,大搞群众运动。但是,彻底清算后,局面会怎样,谁又能控制这个局面?所以,最好不要去考虑用革命的手段和用群众运动的手段来解决这个腐败呆账和存量的问题。否则的话,我们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成果就会付之一炬。我们只能用制度反腐才能够解决腐败的存量和呆账的问题,才能走出愈演愈烈的反腐困境。

制度反腐,不仅要改革旧有的权力结构载体和选人用人体制,而且需要民众的积极支持和参与。它需要为民众支持和参与反腐败提供平台和渠道,让群众有序的积极的支持参与进来。30多年来,由于搞的一直是权力反腐,由此产生了大量的腐败存量和腐败呆账,而制度反腐是解决这些存量和呆账的最佳选项。如果靠战争来反腐,那就只有革命了;如果靠运动来反腐,那就搞文革了。群众运动肯定能把这三十年的腐败呆账和存量解决掉,但是经济秩序肯定会乱,清算肯定会很严格、很残忍,局面肯定很难控制。因为,现在干群关系、两极分化等社会矛盾,比文革时要尖锐激烈得多。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制度反腐 权力结构 权力反腐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