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收费清单,给企业一个明白账

作者:斯远
2017.02.09

存在的不一定是合理的,无论是从权力权利对等的原则出发,还是从放水养鱼、涵养税基的思路出发,政府都有必要约束收费冲动,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以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激发社会活力。

“国务院部门要带头治‘费’,切实起到‘以上率下’的作用。”在2月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明确要求,把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与深化简政放权放到同等重要的位置,从源头上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会议要求,坚决取消事业单位不合理收费,坚决杜绝中介机构利用政府影响违规收费,行业协会商会不得强制企业入会或违规收费。

总理强调,年底前要建立政府定价管理的涉企收费目录清单制度,给企业一本明明白白的账目。

各种“费”多且重,一直是中国各类市场主体的隐痛,公众多有诟病。很多时候,企业甚至搞不清这些收费项目究竟对应哪些政府服务,甚至将其等同于刚性支出的附加成本。由此,两种原本完全不同的费税支出,在企业那里却被混为一谈,这在加重企业负担的同时,也往往被转嫁到民众身上,从而引发社会持续的抱怨与不满。

每年的全国两会,都有代表委员批评政府涉企收费名目繁多、手续复杂,加大企业交易成本。前不久,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也公开表态,称每年企业要缴纳500多项收费。尽管后来经财政部、国家发改委核实,哇哈哈集团2015年有支出数据的实际缴费项目为317项,剔除重复计算项目后实为212项,缴费金额7412.07万元,但这并没有消除公众的焦虑。

这些收费包括政府性基金2项,全部为国家设立项目;二是行政事业性收费26项;三是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排污权出让收入)1项,为国家设立项目;四是经营服务性收费148项,五是协会商会会费、订刊费等其他收费35项。

细察娃哈哈的账本可以发现,前三项政府收费仍是“大头”,尽管只有29项,但金额却占到了整体缴费数额的81.15%,而其中绝大多数属于国家设立项目。其中的协会商会会费,正是总理在昨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所特别强调的,行业协会商会不得强制企业入会或违规收费。

尽管这些收费未必完全不合理,但政府非税收入的居高不下,必然会传导给市场不良的信号,值此经济下行的当口,又如何能体现“共济时艰”?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总理会在国务会议上明确要求国务院各部门要带头治“费”。存在的不一定是合理的,无论是从权力权利对等的原则出发,还是从放水养鱼、涵养税基的思路出发,政府都有必要约束收费冲动,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以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激发社会活力。

事实上,中央政府一直强调规范收费,据披露,2013年以来,各地区各部门持续推出减费降费措施,中央层面统一取消、停征、减免涉企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496项,地方取消收费600项以上,2015年以来又出台了一系列减少涉企经营服务性收费和企业社保费用支出的举措。

从去年开始,国家发改委要求各省级价格部门对政府定价管理的涉企、涉进出口环节和涉行政审批前置经营服务收费全面实行目录清单制度,同时探索建立“中央、省、市、县”四级联动、全面公开的收费目录清单体系。

应该说,政府已经意识到规范涉企收费面临的严峻形势,并已启动目录清单制度的相关工作。但是,现实情况却并不乐观,目前依然存在收费名目较多、乱收费等突出问题。

一方面,中央与地方、政府与社会组织之间缺乏联动,取消不合理收费、降低收费的“动能”还不够大;另一方面,也与政府简政放权、转变观念还有待进一步深化有关,只要权力还没有被关进笼子,就会出现各种利益诉求。

也因此,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抓紧建立涉企收费目录清单制度,构建一个覆盖“中央、省、市、县”四级联动的收费目录清单体系,并全面公开,一体周知;再就是费由法定,不得自专;而根本之计则在于必须强力推进政府转型,遏止政府以及附着于政府的各类社会组织的利益冲动。

也是在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总理强调:“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必须讲规则。只有让各类市场主体得到充分竞争、公平竞争,我们的市场和经济才能真正‘活’起来。”任何游离于法律之外、无序、苛繁的收费,灼伤的都不仅仅是一个个市场主体,而是社会活力与动力的根基。惟有以绝大的勇气,以雷霆的手段,踏实践行,方才有可能动“奶酪”、去沉疴,“给百姓和企业一个满意的交代”。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扫描二维码
关注政能亮微信
扫描二维码
观看三元·政能亮创意互动H5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